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南山隱 > 第二百零二章 好久不見
    平靜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轉眼間五:“這位大哥別急,你先出去,我馬上進行救治,現在我需要安靜”

    “劉大夫,求你一定治好我家的娃啊,我求你了……”農夫一步三回頭的離開靜室。

    把門關上,劉秀立即投入了救治之中,小孩的情況刻不容緩。

    小孩被蛇咬的位置在右腿腳踝處,也不知道是什么蛇咬的,毒性很猛,小孩的一條腿都已經腫得粗了好幾圈,且皮膚呈現烏青的眼色。

    這樣的情況,劉秀心道還好對方帶來自己這里了,若是去了其他醫館,小孩能不能救過來還兩說,即使救活這條腿也不能要了。

    心念一動,幾枚銀針飛出刺在了小孩中毒的大腿多處穴位,這是封住他的血液流動,然后劉秀指尖一抹鋒芒凝聚充當手術刀,能量形成的鋒芒無需消毒。

    鋒芒輕輕一劃,將小孩被蛇咬的地方劃開,烏黑的血液頓時流了出來,待到小孩這條腿中的血液流得差不多了,血液也在向紅色轉變之時,劉秀拔出了封閉血脈的銀針,防止小孩這條腿壞死。

    但這并不足以救活小孩,因為蛇毒已經深入他的四肢百骸五臟六腑了。

    下一刻,劉秀心念一動,邊上架子中一粒綠油油的藥丸飛來落入他手中,順手就給小孩吃了下去。

    藥丸入口,小孩發青的臉色肉眼可見的在好轉,然后劉秀在給他服用了一滴藍色水滴就沒有什么大問題了。

    綠色藥丸是專門解蛇毒的,白云行醫紀要上的藥方,劉秀閑得無事兒的時候搗鼓了一些,書上說能解,效果還挺不錯,想想也是,人類扎堆生活的地方周圍,那種聞所未聞的毒蛇真心不容易遇到。

    小孩兒的這條命算是拉回來了,過程并不復雜。

    完了劉秀將這里清理一下,待到小孩悠悠轉醒才打開了靜室的門。

    “劉大夫,我家娃怎么樣?”門外中年農夫紅著眼焦急問,生怕劉秀說出讓他絕望的話來。

    劉秀平靜道:“還好送來得及時,人已經救過來了,不過還有些虛弱,我待會兒開一個方子,給他吃幾你長這么大個兒有什么用?”

    “爹,我餓了”

    “你啊,等會兒回去叫你娘把老母雞殺了給你燉湯喝……”

    看了一眼靜室,劉秀去開方抓藥。

    盡管劉秀還不是很能切身體會為人父母的心情,但他卻是真切的感受道了中年農夫的那種舔犢之情,那真的是傾盡一切毫無保留的付出。

    腦海中閃過小時候自己發燒,大半夜父親冒著暴雨背自己走了十多里路去看病的情景,一切仿佛在昨日……

    不一會兒,劉秀藥抓好之后,那中年農夫過來了,一臉忐忑糾結的問劉秀:“劉大夫,你看,我需要付多少醫藥費?”

    對方一看生活就不容易,劉秀毫不遲疑道:“五十個銅板”

    這真的已經是成本價了,劉秀一分錢都沒有多收,哪怕抓好的滋補藥都是根據對方情況開的尋常藥,昂貴的滋補藥材根本不是他能負擔得起的。

    聽到劉秀的報價,中年農夫一愣,老實說,這真心太便宜了點,便宜得近乎不真實,要知道小孩那樣的情況劉秀收費弄得他負債累累近乎家破人亡都屬于正常范圍。

    看到愣神的他,劉秀沒說什么,窮人看病他盡量優惠,若是有錢人的話,劉秀才不會心軟呢。

    緊接著,農夫尷尬道:“劉先生,我這來的匆忙,身上沒帶錢,要不我把我家孩子放你這兒回去拿錢過來?”

    “不用,你寫張欠條就好,什么時候方便了拿過來就是”劉秀笑道,一碼歸一碼,他雖然開醫館是為了積累經驗,但卻不會一味的爛好人一分錢不收,再怎么樣藥材也是要成本的,醫館畢竟不收善堂。

    當然,若真遇到那種窮得揭不開鍋的窮人看病,而且對方并非什么壞人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總之就是看什么人。

    聽到劉秀說寫欠條,農夫卻是臉紅道:“我不會寫字……”

    “沒關系,我寫好了你按個指印就成,你把姓名家庭住址告訴我就好了”劉秀笑道,說話的時候重新拿起紙筆。

    老實說,遇到這樣的事情,若是劉秀心毒一點的話,把欠條改成賣身契亦或者多寫那么兩筆,這一家也就完蛋了,當然,他不會那么去做的。

    就一張五十個銅板的欠條,期間劉秀還給他說明了其中的厲害關系,以后遇到這樣的事情需得謹慎,聽到這番話農夫冷汗都下來了,心說這里面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呢。

    閑聊中劉秀得知他來自于大溝村,距離林邊村不遠,也是聽說了劉秀連斷臂都能治好的手段這才把兒子帶來的,而且他盡管沒讀過書,卻也大概知道以他兒子之前的情況去其他醫館估計也沒用。

    口碑就是這么來的……

    送走那對父子,劉秀看了看:“這地方可不好找,轉了我好幾圈才打聽清楚,還是劉兄你懂得生活,小院清凈安逸,我來不會打擾你吧?”

    沈風依舊一身白衣,身材挺拔星目劍眉,任誰看到都會稱贊一聲濁世翩翩佳公子,他手持一柄廉價鐵劍,走向醫館大廳的時候,邁步之間雙腳距離像是用尺子量過一樣。

    留意到沈風右手虎口處的老繭,再加上他雖然看上去平靜,但卻內斂到極致常人很難發現的鋒銳氣息,劉秀心道人都是會變的。

    當初認識的沈風,玩世不恭像是長不大的孩子,現在的他,更像是一柄千錘百煉藏鞘的利劍,一旦出鞘必將展露可怕的鋒芒!

    “什么打擾不打擾的,有朋自遠方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坐,吃了沒?要不要喝一杯?”稍微打量他一眼,劉秀拉開一張椅子說。

    沈風也不矯情,順勢坐下,把鐵劍放邊上點頭道:“也好,正好有點餓了”

    拿來碗筷,給他倒了一杯猴兒酒,兩人干了一個,劉秀這才看著他好奇問:“近年來聽到諸多傳聞,一位劍客四處獵殺五毒教成員,那個人說的就是沈兄你吧?”

    提到五毒教三個字,沈風眼中一抹凌厲的殺機一閃即逝,點點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我,但這一年多我一直都在四處獵殺五毒教成員倒是真的”

    “哈哈,那沈兄你來得可不是時候,如今這鎮上壓根沒有五毒教成員”劉秀笑道。

    “飯菜劉秀你做的?真香”沈風咽下一口飯菜笑道,然后才說:“正是因為這里沒有五毒教成員了所以我才過來的”

    “哦?”劉秀眉毛一挑。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