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不滅龍帝 > 299.第299章 沒有門的大殿
    在陸離進入邪巫山的那一刻,冥羽整個人都宛如失去了魂魄,身子從半空中飛落下來。他失神落魄的站在地上,望著紫黑霧氣翻滾的巨大山峰,眼中都是痛苦。

    四個君侯境跟著飛射而下,站在冥羽身邊,一人拍了拍冥羽的肩膀安慰道:“這位兄弟,你也不用那么傷心,萬一你家少主吉人自有天相,能平安出來呢……”

    說到后面這個杜家的長老自己都不相信了,聲音也小了一些。其余三人微微一嘆,別說陸離就算是他們進去肯定都死路一條,更何況陸離只有魂潭境。

    冥羽黯然傷神的站著,根本沒有聽到杜家長老的話。站了幾息時,他小腹的本命珠突然光芒一閃,然后他身子飛躍而起,竟朝邪巫山沖去。

    “你瘋了嗎?回來!”

    一個杜家長老察覺冥羽的舉動,立刻伸手一抓,大聲怒喝起來。但冥羽飛起太突兀了,杜家長老根本抓不住,冥羽身子一閃已化作流星沖入了邪巫山的黑霧內,很快被黑霧吞沒了…

    “這!”

    四個杜家長老對視一眼,滿臉驚容。冥羽這是跟著進去陪葬啊,他喊陸離少主?這說明是陸離的仆人,這主仆感情要有多深,仆人才會奮不顧身的去送死啊?

    “咻~”

    在眾人被震住時,后方傳來一道道破空聲,四人掃了一眼,面色都變得尷尬起來。

    四人紛紛惶恐的恭敬站立,等待那群人破空而來,四人躬身道:“參見族長,我等有罪,請族長責罰!”

    杜家族長來了,一個有著古銅色膚色,強壯如虎的老人,杜钚和羽化神都跟在他身后,聽到四人的話語全部人臉色大變。

    杜家族長一雙深邃有神的眸子朝邪巫山望了一眼,冷聲問道:“進去多久了?”

    一個長老回道:“進去有一會了,他的一個手下也跟進去了,我們想攔,沒攔住……”

    “冥羽也進去了?”

    羽化神面色一變,眼眸閃爍幾圈,卻沒有勇氣跟進去。如果是陸離命令他的話,他無法抗拒。讓他自愿去送死的話,他還沒這個勇氣,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杜家族長幽幽的望了邪巫山幾眼,擺手道:“都回去吧,進入邪巫山我也沒辦法了。”

    杜钚等人都沉就的點了點頭,就算杜钚進去都不一定能活著出來。陸離進去就和一個孩子墜入狼窩般,活下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杜家族長率先朝遠處飛奔而去,帶走了幾個君侯境。杜钚和杜苒留了下來,杜苒站在羽化神身邊,生怕他也跟著沖進去。

    “唉…杜苒你安排一下后事吧。”杜钚感慨一聲,然后帶人離開了,只剩下杜苒在這陪著羽化神。

    “咻~”

    沒過太久,又飛來一群君侯境,秦家的人來了。不過估計路上遇到了杜家族長等人,他們遠遠看了一眼,就都掉頭回去了。

    進入了邪巫山,那代表死路一條,誰也救不了陸離。那古棺內的寶物將永遠埋葬在邪巫山內了,秦家和杜家的族長不可能為了一點寶物去冒險,那不值得。

    杜苒等秦家的人走后,望著羽化神說道:“羽兄,你也別太傷心,這怕是陸公子的命吧。唉……回頭和陸家怎么交代啊?”

    杜苒一陣頭大,陸家直系子弟死在這,雖然和杜家關系并不大。但陸家若要問杜家要個交代,他估計只能自裁謝罪了。

    “不…”

    羽化神搖了搖頭道:“少主還活著,我堅信這一點。既然進去這么久還沒死,那他說不定能活下來。”

    “還沒死?”

    杜苒眉頭一皺,有些不相信,邪巫山里面的巫毒巫蟲最是可怕。那些紫黑色霧氣就是巫毒,一旦被粘上入體后,君侯境武者都會很快死去,陸離怎么可能沒事?

    “沒死!”

    羽化神很堅定的點了點頭,不過卻不解釋原因。

    因為他是陸離的奴隸,他好面子怎么好解釋?正因為他是陸離的奴隸才斷定陸離沒死,否則他腦海內的魂蟲要么自己死去,要么就暴動了。

    陸離煉化了玉符,他就是魂蟲的主人,他死前若煉化玉符內的印記,魂蟲會立刻死去。如果他突然死去,來不及煉化玉符上的印記,那么魂蟲會暴動,羽化神很有可能會死去。

    羽化神此刻魂潭內一片平靜,這說明陸離沒事。既然進去一會兒還沒死,那陸離就有希望活下來啊。

    杜苒還是不相信,驚疑的望著羽化神。后者卻在附近找了個地方盤坐下來,靜靜等待。

    他必須全神貫注時刻戒備,萬一魂蟲暴動,他一個不好就要死去。所以他準備在山下等候,要么等待陸離出來,要么等待魂蟲暴動。

    杜苒想了想,決定陪著羽化神等一段時間,這樣他和杜猙也有個交代,以后陸家問罪他也能辯解兩句不是?

    ……

    陸離的確沒死。

    不是因為他能力和運氣逆天,而是此刻龍帝棺外有一個護罩,這個護罩把所有的巫毒和巫蟲給隔絕在外了。

    很神奇的是,杜钚他們說這里面都是古神禁制,但龍帝棺左突右閃在里面肆意飛行,卻沒有觸動任何禁制。

    半柱香后,龍帝棺輕松飛到了山巔之上的一座大殿外。

    “砰!”

    大殿外是一個白玉砌成的廣場,龍帝棺重重的砸落在廣場上,外面的護罩緩緩消失。

    飛行的這段時間,陸離的身體沒有被妖魔完全控制,只是被寒鐵巨鏈束縛,身子動不了。他可以睜大眼睛看著四周情況,此刻他被前方的一座大殿吸引了。

    一路飛來都是紫黑色的濃霧,這山巔廣場上大殿附近卻沒有任何紫黑霧氣,而且這座大殿銀光閃閃,照亮了四周。

    這是一座什么樣的大殿啊……

    陸離的目光和心靈都被這大殿吸引了,這大殿建造的樣式和北漠那邊不太一樣,因為這個大殿好像…沒有門?

    從山巔上的角度和廣場上的格局來看,陸離此刻應該就在大殿正前方。但大殿就是沒有門,墻壁上面雕刻了無數的蟲子,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蟲子。

    最重要的是——那些蟲子似乎有生命般,陸離目光所過之處,蟲子都活過來了,在墻壁上游走,飛舞。

    千足蟲,肥碩如蛆一般的蟲,有著大獠牙的黑蟲,有著鳥一般翅膀的毛蟲,渾身冒著火焰的蟲……

    陸離看花了眼,這些蟲子有著莫名的魔力,能讓人視線和心念無法移開。

    “嗡~”

    不過,很快陸離就看不了了,寒鐵巨鏈內綠光閃耀,一道道能量傳遞進了他的身體內,他眼睛也閉上了。

    他感覺綠色能量快速涌入他的靈魂之中,又開始入侵他的靈魂,他腦海內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小子,這里是邪巫山,人皇境進入都九死一生。所以…你別想著有人來救你了,乖乖聽話,不要抵抗,本座奪得你的肉身后,會讓你名揚整個天下的。”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