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嘗試過好幾次主動,但是權少爭就像是吃了定心丸,面對她各種的小撩撥都無動于衷。

    一個嘴上說著愛她男人,竟然不碰她。

    江月崩潰啊。

    那個混蛋還非要堅持一些事情留到結婚之后。

    江月嘗試了很多種方法,都嚴重懷疑權少爭是不是對她變心了的時候她看到了蜜里調油,整這個干什么。”

    江月拿起水杯喝水,借機掩飾尷尬的神情。

    本來是想跟方維維討教討教的,現在是被嫌棄了嗎?

    方維維看著江月,“副處,改明了使用方法。

    一盒子小糖果,方維維說這是香體糖果,吃了這個出的汗都是香的,而且還有“促進夫妻感情”的功效。

    江月在網上也查了這個東西,確定沒問題之后才收下。

    江月開車回家,在樓下含了一顆糖果,拎著東西上了樓。

    打開門的時候家里一片明亮,只是沒看到權少爭的身影。

    “權先生,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應,江月挑眉,換了鞋子,去臥室也沒看到權少爭。

    然后江月又去了書房,權少爭站在書房的陽臺上打著電話,身上就穿了一件灰色的羊絨衫。

    江月嘆了一口氣,推開陽臺的門把他拉了進來。

    權少爭沒想到江月突然出現,他嚇了一跳,對電話那邊說了什么掛斷了電話。

    江月揉著他冰涼的衣服,“傻嗎?打電話跑到陽臺上去打?”

    權少爭放下手機抱住江月,“我們出去過吃燭光晚餐?”

    江月抱著他的腰,把自己身上溫度給他一些。

    “跟誰打電話?”

    權少爭抿唇看著江月,嘆了一口氣說道:“國外的醫生。”

    江月一頓,“是去復查的事情嗎?”

    權少爭點頭,“元旦之后我去那邊一趟。”

    “我陪你。”

    “不用,一出這句話江月感受到權少爭的心跳有一瞬間停止,然后是劇烈的跳動,抱著她腰的手都收緊了,“月月,你剛剛說什么?”

    江月拉低他的領口,露出月牙紋身,唇輕輕的在上面拂過,然后認真的看著權少爭,“我說,我們結婚吧。”

    權少爭依舊沒反應過來。

    一切來的太快。

    “不是,你怎么突然想到這個?月月,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江月錘了一下他的胸口,“我能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你都已經跟我求婚了,怎么,現在是想反悔?”

    “不是,我,我只是太激動了,月月,你真想好了嗎?”

    江月無語,“想的不能再好了,給句痛快話,要不要結婚?”

    權少爭點頭,“結,肯定結婚!”

    權少爭高興的抱起江月,把她放到了書桌上,一頓猛親。

    江月勾著他的脖子,“明完的權少爭的手機響起,權少爭拿過來,“是我哥。”

    江月無語,“你接電話。”

    權少爭接聽了權少庸的電話,江月就在旁邊聽著。

    他們兄弟兩人因為父母忌日的原因不過除夕,所以元旦他們是當新年過的,兄弟兩個每年不管多忙都會回家喝酒吃飯。

    權少爭看了一眼江月,想拒絕權少庸,江月腳尖輕輕的踢了踢他,小聲說道:“我們等會兒一起回你家吃飯,順便把結婚的事情跟你哥說。”

    權少爭捏著江月的下巴親了她的額頭,然而跟電話那邊的權少爭說他和江月等會兒一起回去吃晚飯。

    江月看著天花板無奈嘆了一口氣。

    鑒定完畢,她家權先生在某些事情上跟她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

    心累累。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