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無域之皇 > 084 牽絲戲
    旁白響起的同時,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緩緩登臺——應該說是打扮成老頭子的女子,因為她眼眉間還有幾分孟秦氏的痕跡。

    毫無疑問,這個老頭是孟秦氏假扮的。

    老頭破衣爛衫,走路也是哆哆嗦嗦。

    在他身后,跟著走路機械呆板的左映星,亦步亦趨的走上臺。

    左映星一身華麗的木偶打扮,表情充滿固定不變的哀傷。

    乍一眼看去,還真像是個關節活動不暢的木偶。

    直到兩人原本該出場的目擊者,依然以旁白的形式出現。

    “破廟外的風雪很大,我和老人家坐在火堆邊聊,我小時候,最愛墨門的機關傀儡之術。等到成年后,對此更是愛不釋手,打算以此為業,一心鉆研機關傀儡的表演。”

    “可惜鉆研了一輩子,不被其他人認同。到頭來漂泊無定,沒有家庭沒有妻子,只剩一個傀儡陪著我。”

    隨著像極了鐘緯說話的旁白解釋,老者背對觀眾在臺上生起火堆,又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不管他怎么動作,左映星扮演的木偶始終在火堆的另一邊,面向觀眾一動不動。

    臺下觀眾可以清楚的看見,木偶的臉上永遠掛著不變的哀傷。

    仿佛是從左映星的表演中感受到了莫名的哀慟,大家都靜下心來觀看表演。

    旁白依舊平靜道:“我試著安慰他,請求他表演一場傀儡戲給我看,他同意了。”

    話音未落,略帶悲涼的絲竹樂聲突然響起。

    舞臺上的老者十指微動,伴隨著他的十指節奏,木偶一點一點的活過來。

    她一步一頓的走向舞臺中央,機械而僵硬的開始了舞蹈。

    起初木偶關節似乎很僵硬,像是被風雪凍住了一樣,動作也很遲滯。

    但是隨著表演的進行,她的動作逐漸變得柔和,雖然還能看出屬于木偶傀儡的僵硬,卻沒有了之前的遲滯。

    唯一不變的,是木偶臉上那抹淡淡的哀傷。

    左映星假扮的木偶表演,可謂是出神入化惟妙惟肖,始終沒有脫離木偶的范疇。

    時刻都在提醒觀眾,她是一個木偶,也僅僅是一個木偶。

    這段表演能做到的最完美狀態,最終也不過是木偶能夠達到的極限。

    一曲終了之時,左映星做了個標準退場的動作,整個人定在火堆前一動不動。

    再度提醒眾人一個事實,她只是個機關傀儡。

    看到這,眾人心中都是悵然若失。

    哪怕是最愚昧的觀眾,也會覺得左映星剛才的表演好像少了什么,但是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哈哈哈哈哈哈,徒有其形,止增笑耳。”謀士院首席弟子齊云嘯,指著臺上的表演連連搖頭,“如若墨刀行編寫的話本只有這種水平,左映星的鑒賞能力也不過是個笑話。”

    “齊首席說得對,司空仙子不必憂心。”

    “可惜了,左仙子之前的全部努力,今完,老者的聲音念出的旁白響徹全場:

    “我一生落魄,都是拜你所賜。如今,我連御寒的衣服都買不起,貧寒到了這個地步,不如把你燒了取暖。”

    話音未落,就看見舞臺上的背對眾人的老者十指一收。

    左映星扮演的木偶,仿佛受到無形絲線的牽引,撲通一下跌入火堆中。

    看見臺上演員的動作,臺下發出了齊聲嘆息。

    就連坐在鐘緯身邊的墨陽博,也大呼一聲:“住手,不可!”

    然而大火就這么燒起來,熊熊火焰瞬間包裹住左映星全身——當然這只是舞臺上的障眼法,瑤音仙集怎么說也是陰陽云笈宮的分支,些許光影秘法還是拿得出手的。

    原本一動不動的木偶,在火焰的吞噬下,卻慢慢的站直了身體。

    她的臉上還保持著不變的哀傷,對著陪伴了一生的老者彎腰行禮,像是在感謝他多年的精心照顧,又是在做臨終告別。

    趁著越來越大的火勢,木偶在火光開始最后的一場表演。

    這一次,她不用依靠老者的指法操控、不用兼顧自身的局限、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開始舞蹈。

    沒有拘束、沒有限制、沒有遺憾,沒有音樂的伴奏,只有一個宛如活人的木偶在火焰中旋轉跳躍。

    當這一支舞蹈最終落下帷幕時,木偶面對老者、同時也是面對觀眾俏臉上,綻放了一絲不屬于木偶的微笑。

    緊接著火焰沖不上有多精彩,卻讓我回憶起了年輕時學藝的種種經歷。其實沉迷一世不復醒,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傀儡沒了可以重做,局中人實不該醒。”

    突如其來的鼓掌和點評,喚醒了眾多沉浸在劇情中的墨門弟子,眾人緊隨其后開始鼓掌歡呼。

    聽見墨門弟子的鼓掌,站在岸邊看節目的觀眾面面相覷:明明看得郁悶要死的結局,墨門弟子居然甘之如飴?他們這是有病吧?

    不過壓軸表演本就是為了感謝墨門弟子,感謝他們不遺余力的維護慕浪郡滿城的機關弩。

    既然他們覺得好看,說明今來說去,只有墨門后裔才能理解墨門弟子的想法。今日貴賓若是換成其他人,贏的必然是我們。歸根結底是我慮事不周,沒有因地制宜的設計話本,愧對謀士院首席的稱號。”

    “等到明年的海神祭——”

    他還沒說完話,忽然聽見遠處傳來一聲慘呼。

    “啊——”

    幾乎就在同時,一顆紅色的禮花彈從房舍間拔地而起。

    耀眼紅芒直沖九霄云外,在齊云嘯的瞳孔底部倒映出一抹詭異的鮮紅。

    “糟糕,是海底異族來襲!數量至少一千。”

    站在齊云嘯身邊的學宮弟子臉色驟變,他大聲道:“諸位,趕緊前往附近的幾處城間要塞,掌控住距離屋頂上的機關弩,切不可讓重弩落入敵人手中。”

    仿佛是為了印證他說的話,港口附近房頂、炮臺上的機關重弩都在同一時間動起來。

    上百座機關重弩都在同一時間轉向,將弩箭指向了港口舞臺、貴賓席和熙熙攘攘的路邊人群。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