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復國 > 第217章 趙普之死
    廉縣一戰,契丹軍退縮至西京道,兵鋒不敢過后套。仆骨、同羅等族懾于黑雕軍軍威,竟相派出使臣,獻上牛馬等禮物,河套之地皆在黑雕軍控制之下。

    契丹皇帝耶律述律得知西京道耶律大光戰敗而歸,隔夜宿醉頓時被嚇醒。他從幽州等地調來一萬多契丹軍,補充到西京道,讓他們與大林軍作戰。

    此時,契丹軍朝綱松馳,軍政荒蕪,除了耶律大光,沒有人想去和河套大林軍死戰。幾位契丹將領避開靈州,率軍進攻實力相對較弱的府州,斬殺了一些百姓,謊稱打敗了數支大林軍隊。耶律述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此事也就算過去了。

    按照侯云策最初計劃,黑雕軍只是掃蕩后套的一萬多契丹軍,沒有想到,契丹大將耶律述律竟親率大軍南下,黑雕軍雖然蒙受不少損失,可是以沉重的傷亡戰勝了數萬契丹大軍,一戰定河套。

    此戰后,侯云策反倒有些心事重重,俗語說:木秀于林,風必催之,也不知陛下林榮會如何看待此事?

    侯云策字斟句酌地寫了一封奏折,報告了近期邊事戰情。

    奏折發出之后,侯云策出靈州,過西會州,到靖遠城,然后折回同心城。每到一處,必要隆重祭奠陣亡將士,看望傷殘軍士,然后和各營軍官痛飲美酒,醉臥軍營。

    巡視一圈,足足用去了一個月時間,至六月中旬,侯云策才回到靈州。回到靈州七八大林朝頗有中興之相,可是在交通便利的水岸邊,仍然活躍著一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盜賊,衙門屢次征伐,甚至動用的河中府牙兵,無奈盜賊們滑如魚鰍,讓官軍們無處著力,所幸盜賊都是本地人,向來只求財不傷人,衙門無奈之下只能默許了他們的存在。

    七月二十五日深夜,雨大,屋內卻沒有一處漏水。

    良山驛站接待過無數南來北往的高官顯貴,趙普這種極別的官員更如過江之鯽。趙普出身小吏世家,對人情世故極為了解,找到驛丞,送上幾貫林元通寶,很快就和朱驛丞搭上關系。

    朱驛丞就讓趙普住進了一個單獨小院子,還豪爽地送過來兩根新鮮羊腿。

    趙普的一名隨從在廉縣學得一手煮羊肉的好手藝,煮了一大鍋香氣撲鼻的羊肉湯。朱驛丞是大腹便便的漢子,素來喜美食,愛喝上一口。他沒有想到羊肉湯會有這么香法。雖隔著院墻,讒蟲已從肚子里被勾了出來。朱驛丞提了一罐侯家商鋪送來的老酒,一搖一擺地來到了趙普所住的小院子。

    正在酒酣飯飽之際,一名精瘦年輕人來到了院中,老遠拱手道:“好香肉湯,朱驛丞有妙食為何不請三郎?”

    三郎是河中府參軍事,二年前由許州來到河中府,他為人八面玲瓏,上上下下都能說得上話,三郎和朱驛丞也是極好朋友,兩人常在一起吃喝玩樂,間或還一起到妙香樓風流快活。

    朱驛丞笑罵道:“我說是誰,原來是三郎,你真有口福,來嘗嘗塞外好滋味。”

    三郎也不客氣,落落大方坐了下來。趙普、三郎和朱驛丞地位相當,又均是見多識廣之人,幾杯酒下肚,談興大起。

    三郎和朱驛丞倆人皆醉,趙普酒量甚好,送走兩人之時,在小院中坐了一會。

    此時,月光透過云層,淡淡的清輝輕拂著大地,蟋蟀在雜草中鳴叫,好一幅夏日夜景,本應高興的趙普卻有些心煩意亂,洗浴之后,站在窗前遙望著黑沉沉地遠處,突然閃電從法,趙普、提醒手下:“朱驛丞酒后曾說,河中府近日來不是很太平,有兩股強盜活動甚為頻繁,大家打起精神來。”

    手下抽起侯家刀,圍護趙普。

    在林中走了一陣,高大樹木越來越多,遮完,背著手,再不理壯實漢子。

    壯實漢子對三郎甚為尊敬,接令后,立刻帶人把尸體用布袋裝上,兩個漢子從身后一個罐子里倒出一些和官道浮土相近的泥土,蓋住血跡,用腳踏緊。這些漢子手腳甚為利索。一會功夫,現場就清理得干干凈凈。

    三郎低聲自語道:“趙普兄,你也是條好漢子,別怪三郎心狠手辣,人生如戰場,輸贏都是命,認了吧。”

    眾盜賊來得突然,去得更為迅速。他們鉆進密林。不一會,森林就恢復了平靜,就如一粒水滴落入了江河,沒有激起一絲漣漪,眨眼間就消失了蹤跡。

    數師高金很想和女兒見面,可是沒有節度使將令,雖說是岳父,也不敢輕易離開靖遠城。

    師高月明生了女兒之后,侯云策才發出命令,請師高金到靈州城內一晤。

    侯云策的大名在房當族人中已成為兇惡的代名詞,族人間相互詛咒之時常說:你今比不上大梁的繁華,卻也不遜于一般的中原名城。師高金是房當明手下心腹幕僚,同心城的地方事務多由師高金具體處理,知道管理一座城池的難度,靈州此番景象,實在有些出乎其意料。

    在客房安頓下來,吃過晚飯,草草清洗一番,已是傍晚時分,師高金原本打算明日再到侯云策府上,可是思女心切,還是在傍晚時分來到了侯云策府弟。

    院中親衛早知道師高月明地父親將至,通報姓名之后,很快就來到了內院大門。

    內院里,侯云策抱著半個月的女兒,站在院子中間享受著夕陽西下的美景,當然,女兒小清只顧得上蒙頭大睡,再美的景色對于她來說都沒有意義。

    女兒小清嬌嫩的小臉蛋,在火紅夕陽照射之下呈現出美麗地玫瑰紅,侯云策小心翼翼地抱著小清。師高月明站在侯云策身旁,滿含著笑意看著父女兩人。

    封沙走了進來,道:“師高金到了。”

    (第二百一十七章)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