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棱集團正月初八星期一開始上班, 關弘遠正月初七下午才回帝都,結果正月十三星期六那天又出現在別墅。

    這一天正好播放《玲瓏局》的第十九和二十集, 結束上半部劇情。然后會暫停拍攝五天,廣泛收集網友的反饋意見,對后二十集的劇情進行小修或者大修。

    這五天沒有許芷妍的事情,關弘遠便想和她出去約會。

    “妍妍,你這五天有什么安排嗎?”

    “沒有。”許芷妍搖搖頭, 看著關弘遠那冒火的眼睛,瘋狂拒絕說:“但我不會天天跟你亂來的!你想都別想!”

    “我亂來什么了?”關弘遠一臉無辜,隨后裝作恍然大悟又萬分不解的樣子,低落的聲音質問:“原來我在你心里, 就是只會和你在床上歡度時光的人?”

    許芷妍嗤笑道:“呵呵!難道你不是嗎?”

    “不是!”關弘遠理直氣壯地為自己辯解,“我想的是跟你約會, 像普通情侶之間那樣的約會。”

    他板起臉捂著心臟,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黯然神傷地說:“可你卻以為我只想和你上床,讓我好傷心!”

    “約會?”許芷妍直接無視掉他辣眼睛的演技,狐疑地瞅他。

    “對, 我們從交往到現在, 不是呆在家里就是在劇組, 沒有正兒八經地出去約會過一次。”關弘遠眉頭舒展,漆黑的瞳孔中散發出期許的光亮,“我也想和你十指相扣,漫無目的地四處閑逛, 然后走累了隨便進一家飲品店或者電影院歇腳。”

    許芷妍聽得怦然心動,當然也想和關弘遠做一些小情侶的事情。可她和關弘遠這段地下戀情還要不知何時才能見光,極為郁悶地說:“還是等公開后再出去吧,哪怕到時候被人認出來,我們可以不用躲閃,直接當場秀恩愛酸死他們。”

    關弘遠無奈地放棄先前的想法,“那我們繼續在別墅吧。”臉上憧憬的神情漸漸消失,然后又重新浮現起來,“不過在床上度過五天,聽起來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大哥,床上五天,你的腎不想要了嗎!”許芷妍心累地咆哮,“而且你后天就要回帝都了,哪來的五天時間?”

    關弘遠氣定神閑地說:“我可以讓王子騰幫我安排出三天的臨市工廠巡視。”

    許芷妍:“……”這樣假公濟私,真的不怕集團倒閉嗎?

    不過這倒是點醒了許芷妍,她靈光一閃,興致勃勃地說:“我老家就在隔壁市,一個小小的村莊,應該沒多少人認得我,不用擔心引起轟動,咱們就去那里約會吧。”

    和女朋友一起回她的家鄉故地重游,是個不錯的主意,關弘遠欣然同意,“行,那咱們收拾一下,中午吃完飯就動身。”

    許芷妍自從被陳元道接到帝都后就一直在陳元道家里生活,除了高三那年土地征用,她回來辦手續分了筆錢,便再也沒有回過老家。

    后來她每次到洛安拍戲,拍完都是匆忙離開轉去新的通告,也沒有時間回去看一眼。更何況她舉目無親,回去了也沒有意思。

    所以時隔八年,這是許芷妍第二次回到故鄉。回想起記憶里那個熟悉又陌生的村落,陡然升起一股近鄉情更怯的感覺。

    當車子行駛到山腳下時,許芷妍望著窗外那蜿蜒曲折的盤山公路,不禁驚嘆連連,“哇!路變得這么寬了嗎?還鋪全部水泥了!”

    她記得她離開時還無法大面積鋪水泥,依然是那種坑坑洼洼的土路。

    “對,后來技術更先進,攻克了地質問題。”

    “阿遠哥哥,你們真棒!”

    等進到村莊后,除了村口的那棵大榕樹,許芷妍已經認不出這是她的老家了。

    那些破舊危險土房全部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煥然一新的別墅小洋房。道路干凈,房屋井然有致,老人小孩在家門前的大樹下乘涼,臉上安靜祥和,完全不復她印象中每日為生計滿面憂容的苦悶。

    許芷妍瞠目結舌,美麗的雙眸眨了幾眨,艷麗的紅唇微微張開,怔怔地問:“阿遠哥哥,這還我老家大梧村嗎?”

    關弘遠笑笑,“你沒有看錯,這就是你的家鄉,美不美?”

    “好美!”許芷妍想起《桃花源記》里面背誦過的內容,“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

    這里和文中描寫的完全一樣好嗎!她好想重新回老家定居!

    許芷妍臉上洋溢著笑容,偏過頭撲上去吻了一口關弘遠的臉頰,“感謝國家扶持!感謝你們百棱集團的援建!”

    關弘遠坦然收下許芷妍的贊美,嘴角翹得老高,內心極度膨脹,想飛上天和太陽肩并肩。

    百棱集團實業遍布全國各地,需要關弘遠視察的工廠非常多,所以其實他并沒有機會親臨每個地點。

    這里有一個絲揚服飾的布料供給廠,他也是直到去年的事件發生后才來過一次。今天雖然是借口,但既然有安排,便要先去一趟。

    工廠的廠長姓李,李廠長接到門衛處的電話,立即離開車間來到門口迎接關弘遠。

    車門打開,那個年輕的總裁從車里出來。

    李廠長要上前時,卻見關弘遠回身彎下腰,然后車里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手心上,一個女人探出身走下車。???關總竟然帶女伴過來?而且兩人的行為舉止如此親密!

    李廠長的心中掀起一陣波瀾,面上不露分毫地走過去,“關總您好!有失遠迎,還請見諒。”然后看著關弘遠身邊的女人,感覺有些眼熟。

    “李廠長您好。”關弘遠見李廠長不認識許芷妍,有些驚訝,旋即了然地介紹道:“她是我們絲揚服飾的代言人許影后。”

    關弘遠這么一說,李廠長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他老伴還有他孫女喜歡的那個女演員嗎?還是他們公司的代言人,他怎么能忘了!唉,老了老了。

    他正準備開口打招呼,又聽到關弘遠補了句,“也是我的女朋友。”

    李廠長整個人直接僵住,內心的小波紋變成驚濤駭浪,隨后更加恭敬地笑笑,“抱歉了許影后,我一時沒認出來。”

    許芷妍微笑,“沒事沒事。”

    她看著面前這個比以前精神了許多的大叔,又親又怯的情緒涌上心頭。

    這位李廠長她當然認識,是她爺爺朋友的兒子,以前幫襯過她許多。

    她很想喊人,卻抿了抿嘴唇,什么話都沒說。

    關弘遠作為許芷妍的戀人,能夠感覺到她情緒的波動,大概猜到原因。

    然而她沒有和這個工廠的負責人相認,他也只好裝作不知情,若無其事地帶著許芷妍參觀工廠。

    村長聽說百棱集團總裁到來,也抽空前去工廠見關弘遠。

    “關總好久不見,你父親還好嗎?”

    “許村長好,勞您牽掛,我父親身體還算硬朗。”

    村長看到關弘遠身邊的女伴后同樣覺得很熟悉,怔怔地打量著許芷妍。

    許芷妍的淚水差點崩了出來,可關弘遠在身邊,她只能管理好一切情緒,裝作不認識,但臉上的笑容止不住的親切,乖巧地自我介紹說:“村長您好,我是許芷妍。”

    “許芷妍?”村長皺起眉頭,蒼老的面容浮現出許多皺紋。

    李廠長小聲對村長說:“她就是咱們家里老太婆和孫女喜歡的那個姑娘,也是絲揚服飾的代言人。”

    經李廠長這么一說,村長有印象了,一拍腦袋恍然大悟,但又覺得不對勁,除了電視上,他好像還在哪里見過這個姑娘。

    許芷妍看著仍在思索的老村長,害怕自己忍不住開口相認,不動聲色地轉身望著別處。

    關弘遠一邊和村長廠長攀談,心思卻全在許芷妍的身上。

    他和許芷妍在這里的兩個月,到底還發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原因讓她如此諱莫如深,寧愿隱瞞自己的身份,也不愿和她的鄉親父老相認。

    他望了眼在樹下發呆的許芷妍,心里不是滋味。

    晚上,村長和李廠長邀請關弘遠和許芷妍一起用晚餐。

    這里不是旅游度假村,沒有那種大酒店賓館,只有一家普通的招待所。在村長的吩咐下,店長做了一大桌豐盛的晚餐招待眾人。

    村長委婉地說:“關總,許影后,都是一些家常便飯,還請你們不要嫌棄。”

    “不會不會,多謝村長和李廠長的熱情款待!”

    現在還處于春節末尾,飯桌上都是本地特色年味。許芷妍望著這一桌熟悉的味道,再也忍不住,趁著他們男人喝酒的時候,悄悄抹掉眼眶里的濕潤。

    她以為自己的動作很隱蔽,卻還是被關弘遠看在眼里。關弘遠默不出聲,一口悶下杯子里的烈酒。

    店里的電視開始播放《玲瓏局》的最后兩集,劇中的主演就坐在這里,眾人放下便杯子,邊吃東西邊看電視,為許芷妍捧場。

    村長望著電視里的許芷妍,再看看對面的許芷妍,思索了半天,終于把她和一個人對上。

    他想起來了,他在五年前見過許影后,那次她過來辦理土地交接手續,還是個高中生,而那塊土地的原主人不就是…

    關弘遠離席去上廁所的時候,村長看了許芷妍半天,樂呵呵地說:“許影后,你就是小花吧,沒想到你如今這么出色!”

    許芷妍沒有否認,用方言親切地喊道:“村長阿伯!”

    “小花?”李廠長當場愣住,“什么小花?”

    村長用方言說:“她就是當年老許家的孫女。”

    李廠長大吃一驚,將信將疑地瞪著許芷妍,也講起了方言,“你真是許老爺子的小花?”

    “是我。”

    李廠長一拍大腿,“哎呀你這丫頭,一下午的怎么不說呀?”

    許芷妍不好意思地笑笑,沒有解釋。

    村長突然樂了起來,“小關總來的那兩個月就是跟你在一起玩,沒想到現在你們在一起了,真是緣分!”

    許芷妍難為情地說:“村長阿伯,他不知道我是小花。”

    “嗯?”村長和李廠長驚詫地問:“怎么回事?”

    “這其中故事說來話長。”許芷妍一時半會解釋不清,含糊地說:“總之是我瞞著他,所以下午才不敢跟你們相認。”

    村長和李廠長沒有刨根問底,而是和藹地寬慰她幾句。等關弘遠回來后,兩人看他的目光就像在看女婿一樣,愈發親切和善。

    電視結束,飯局也結束,眾人意猶未盡,一頓飯吃得賓主盡歡。

    村長和李廠長臨走前看著關弘遠欲言又止,最后嘆息一聲,什么話都沒說,轉身離開。

    許芷妍洗漱好躺在床上,以為關弘遠會對她動手動腳。結果她等了半天,關弘遠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是從背后靜靜抱著她,完全不像他平日里的作風。

    剛剛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現在突然變了個人?

    許芷妍十分疑惑,正想轉身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況,卻忽然聽到他深沉的聲音吐出令她腦子一片空白的兩個字——

    “小花。”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垂死病中驚坐起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