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劉雨珍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沈清晗聽完整段音頻, 完全無法理解劉雨珍的腦回路。

    “現在這個大環境啊,讓太多的人以為可以迅速成名。路從一開始就歪了, 思想能正到哪去?”陳雅明鄙薄地哼了聲,撇起嘴角不停冷笑。

    “太多人以為小妍妍所取得的一切是因為時運和命好,可是他們知道嗎?小妍妍接受的是我媽最嚴格的教育方式。她從大一就被李教授丟到各種舞臺劇團里,不僅要上課和完成課后作業,還要參加各種排練, 更要擠出時間去練武術,一天下來基本沒有閉上眼睛休眠。小妍妍在這種高壓下,老老實實蟄伏了兩年才出來接戲。”

    “有段時間她的嗓子都啞了,差點失聲。然后每天在藝術生的形體課和武術的基礎訓練中來回切換, 把自己練得渾身淤青疲軟,躺在床上酸疼得難以入睡。”

    “雅明姐”許芷妍想打斷她。

    陳雅明沒有止住, 繼續說下去, “可小妍妍從來沒有抱怨,更沒有想過放棄。她笑著跟我說沒關系,她很開心。”

    陳雅明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 “因為我看得出來, 小妍妍樂在其中。”

    “她從高中就開始打基礎, 再經過大學兩年的深度雕琢打磨。厚積厚發,當然會一飛沖天!

    但這些沒人看得到?大家只看到小妍妍一出道就是一部又一部的好劇,然后還年紀輕輕就拿到金牡丹最佳女主角獎,便天真愚蠢地以為成功就是這么簡單, 以為弄垮許芷妍,然后讓她們來出演主角,她們也可以一舉成名。

    呵呵!想太多了!

    真該把妍妍大學期間的學習安排表發出去,往他們頭上潑一桶冷水讓他們清醒清醒!要想拿影后,先做到這些再說吧!”

    眾人聽完陳雅明的講述,投向許芷妍的目光充滿欽佩和心疼。

    妍妍全部堅持下來,所以今天能夠風光無限,享受萬眾矚目,是她應得的成果。

    她們作為她的親友,更為她感到驕傲和自豪。

    沈清晗忽然發現自己做的遠遠不夠,要追上許芷妍,和許芷妍并肩站在這個娛樂圈的頂端,她還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

    她的心中燃起昂揚的斗志,眼中崇拜的火光閃爍不熄。

    顧婉昕也被許芷妍的堅韌折服,愈發覺得這個姐妹沒有交錯。

    關弘遠不由自主地加重雙臂的力道,緊緊圈住許芷妍,在她耳邊輕輕落下一吻,“你真的很棒!”

    許芷妍坦然接受男朋友的夸獎,回吻一個。

    隨后陳雅明扼腕嘆息一聲,“李女士聽完音頻,知道自己的女兒被自己的學生欺負,肯定會很傷心難過,今晚估計要氣得睡不著覺了。”

    顧婉昕這才想起劉雨珍和許芷妍李教授的關系,皺起眉頭問:“那這個劉雨珍要怎么辦?就這樣放過她?”

    “不用。”陳雅明篤定地說:“發生這種糟心的事,李女士會第一個清理門戶。所以你們明天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放手去做。”

    “那就好。”顧婉昕笑了出來,不然要是不能處理劉雨珍,那真令人憋屈。

    “從中午忙到現在,總算解決問題,可以安心吃一頓飯了。”她站起來舒展一下筋骨問:“話說今晚吃什么?有人會做飯嗎?”

    陳雅明和李曉晴下意識看向許芷妍。

    顧婉昕和沈清晗眼睛一亮,“妍妍你會做?”

    許芷妍作勢就要起身,今天大家幫她這么多,她做一頓飯沒什么。

    關弘遠一把按住她,溫柔地哄道:“你生理期不舒服,又受驚了一天,好好休息吧,不用再勞累做飯。”

    他瞟了眼其他人,冷冷的聲音說:“直接叫外賣。”

    “切欸~”顧婉昕一臉遺憾。

    不過有這兩位不差錢的主,眾人當然點最高級的外賣。

    一群人吃完晚飯,關弘遠想和許芷妍過兩人世界,準備趕人回去。

    許芷妍一眼看出關弘遠的心思,搶先出聲留客說:“時間很晚了,你們別回酒店,在這里將就一晚吧。”

    “好啊!”顧婉昕興致勃勃地提議說:“今晚我們幾個姐妹擠一張床吧。”

    “一邊去!”關弘遠立即拉著許芷妍往樓上走,丟下一句話,“一樓二樓的房間你們隨便用,別上三樓打擾我們。”

    陳雅明:“保險起見,我自己一張床吧。”

    “行。”顧婉昕也知道真正懷孕的是她,沒有強求,便笑瞇瞇地看著沈清晗,“那清晗妹妹今晚就跟我睡吧。”

    她挽起沈清晗的手臂往一個房間走去,“小妞,今晚把大爺我伺候得舒服,以后你和你爸的公司就由我罩著了。”

    沈清晗:“……”救命!怎么突然要賣身換取自己和家人的前途了qaq

    許芷妍和關弘遠躺在床上,關弘遠的手伸進許芷妍的睡衣里輕輕按摩她的肚子,幫她緩解生理期的疼痛,心疼的語氣問:“現在還疼嗎?”

    “沒昨晚那么疼,好多了。”

    關弘遠手里的動作不停,卻沉默了好一陣子。

    許芷妍也感覺不對勁,正想詢問原因,便聽到他低沉壓抑的聲音說:“對不起,我總是沒有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身邊。”

    許芷妍立即翻過身,兇神惡煞地瞪著他,“我那天不是說得很明白?我不想再聽到你向我道歉!”

    “可是我”

    許芷妍伸出食指抵住他的嘴巴,擰眉詰問道:“這次的事件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跟我道什么歉?而且你現在不就躺在我的身邊?”

    “妍妍你別生氣,我不自責了。”關弘遠連忙調整情緒,黯然神傷的臉上露出笑容。

    許芷妍也舒展眉頭,揚起唇角說:“雖然理智上不希望你因為我耽誤工作,但你知道中午聽到你叫我開門的那一刻,我的內心是多么高興嗎?”

    關弘遠已經熄燈,臥室一片漆黑,只有窗戶透進來微弱的光線。但此刻許芷妍的眼里仿佛星河熠熠,璀璨的輝光流瀉進關弘遠的心里,照亮了他的整個心房。

    “所以,我的蓋世大俠,你沒有來遲。”她凝望著關弘遠的眼睛,淡粉的唇微微啟開,吐露出深情款款的聲音,“阿遠,我好愛你。”

    “妍妍你”關弘遠的瞳孔倏地放大又收縮,靜謐的空氣中響起他如雷鳴般的心跳聲,

    “你沒有聽錯”許芷妍撐起身體湊過去,嘴巴貼到關弘遠的耳廓,一字一頓,“阿遠哥哥,我!愛!你!”

    因為她男朋友之前對娛樂圈的一些偏見和對她的誤解,導致他自己現在一直無法露面。雖說有些自作自受,但也使得他很沒有安全感,動不動就要把原因歸咎到他自己的身上。

    許芷妍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一直處于這種患得患失的狀態,他難受,她也心疼。

    所以她想用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回應以及肯定她男朋友。

    他雖然無法在明面上為她做出轟轟烈烈的事情,但不能就從認為他愛得不夠。

    因為陪伴,亦是深情的告白。

    兩人的口頭一直停留在喜歡的層面,現在,是該用言語表達更進一步的心意。

    許芷妍溫柔細膩的聲音,繼續吐露出她心底最真切的情意,“我的男朋友,每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會從天而降出現在我的身邊,不是嗎?這次依然一樣,所以你并沒有來遲。你是只屬于我的蓋世豪俠,我永遠愛你!”

    裹挾著濃烈情愛的天籟之音縈繞在關弘遠的耳邊,在心靈的最深處不斷回蕩。

    他的心跳與之達成共振,牽引著兩個靈魂產生共鳴,然后打碎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緊密歸一,再無隔閡。

    關弘遠的胸膛涌起一股無法言喻的情愫,滿腔愛意無處釋放,一介七尺男兒,此刻竟有一種流淚的沖動。

    他望著許芷妍的眼睛,神情肅然莊嚴神圣地回道:“妍妍,我也愛你!”

    下一刻,四唇相貼吮吸啃咬,毫不克制地交換自己和對方的愛戀。

    許芷妍縱情享受這個纏綿悱惻的深吻,很想就此沉溺進去,吻到天荒地老,永遠不要蘇醒過來。

    然而她卻倏地睜開眼睛,美眸恢復清明,推開關弘遠,縮回身子微微往后挪了一點,逃離男人溫柔鄉,竭力平復體內叫囂的渴望,異常郁悶地抱怨道:“這大姨媽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兩天才來!這么好的氣氛卻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真的好氣呀!”

    關弘遠瞬間冷靜下來,下意識又要說出對不起,猛地閉上嘴巴,身體往外挪,準備起身去衛生間自己解決,卻被許芷妍拉住。

    “大冷天的別去洗冷水澡,當心感冒了。”她把關弘遠拽回來,手伸進被子里說:“你忘了還可以這樣嗎?我幫你。”

    結束后,許芷妍洗好手回到床上,掀開被子迅速滾進去,在他懷里找到舒服的姿勢躺好,“今天真的是最后一次,以后如果你再不分緣由地內疚自責,就一個月別想爬上我的床,聽明白了沒有?”

    關弘遠隔著衣料輕嚙了一口她的后肩,喉嚨里傳出渾厚而性感的低笑聲,“聽明白了,我的妍妍大人。”

    然后緊緊將她摟在懷里,臉上帶著笑容入眠。

    第二天早上,許芷妍和關弘遠來到樓下,眾人已經坐在一起吃早餐。

    許芷妍坐下后,發現陳雅明投來的眼神非常詭異,“咋啦雅明姐?又鬧出什么幺蛾子了嗎?”

    陳雅明故意調侃道:“你們昨天晚上是不是干壞事了?今早咱媽說一直打不通你的電話,后來打到我這里。”

    許芷妍翻個白眼沒好氣地說:“你想啥呢?我們還沒饑渴到浴血奮戰的那個程度!”

    她拿出手機一看,原來忘記充電關機了,拿出充電器插上,“是關于劉雨珍的事嗎?”

    “對。”陳雅明喝了口營養粥說:“那劉雨珍不聽李教授的話,曠課離開學校搞事情,結果現在出問題了,才想起回去找李教授求救。”

    她毫不留情地恥笑道:“真不知道劉雨珍哪來的臉,壞成這個樣子還以為李教授會護著她?”

    沈清晗語氣非常八卦地嘲笑著說:“昨天晚上劉雨珍被人扒了。”

    墻倒眾人推,李茵茵得罪的人太多。這回沒人組織,網友們自發開始扒她和劉雨珍的黑料。

    李茵茵就不用說了,黑料本就滿天飛。但之前有張滿富罩著,才能繼續胡作非為。

    現在張滿富已經進去了,她卻不知收斂,還敢得罪許芷妍和顧婉昕。這回可沒人能夠保住她,所有的壞事全被曝光出來,瞬間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網友們還扒到她與張滿富的果照和激情視頻,五花八門什么都有,完全就是個成人電影寶庫。

    不僅如此,還順藤摸瓜扯出了劉雨珍。

    劉雨珍去年才剛露面,而且十分小心謹慎,眾人找半天都沒有挖出實質性的東西。

    結果萬萬沒想到,李茵茵和張滿富的動作片里竟然有她的出演。三人激戰,各種放蕩不羈,尺度大到令人匪夷所思。

    陳雅明早上看到那些,惡心得吐了出來,現在一想起來仍有些不適,忍著惡心感說:“劉雨珍曠課又缺席期末考,再加上品性不端行為惡劣形象崩毀,特別是那句‘她才是帝都戲劇學院的天之驕子’,嚴重抹黑了咱們學校的名譽。”

    她冷笑一聲,“李教授已經準備要上報學校,開會決定把她開除。所以等等你們不用顧及李教授的面子,盡管幫小妍妍出氣就是了。”

    “好咧!”顧婉昕再無顧及,準備好大殺四方。

    吃完早餐,關弘遠也要跟去片場,卻被許芷妍攔住,“男朋友,今天你就先別去湊熱鬧了好不好?”

    關弘遠非常郁悶,抱著許芷妍來個法式深入熱吻才放她去片場。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桃李不言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