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總, 這是張滿富和他公司的全部資料,請您過目。”

    王子騰把一個文件夾遞給關弘遠, 同時簡單匯報張滿富公司的一些情況。

    “關總,請問下一步我們要怎么做?”

    關弘遠一目十行翻閱完整份文件,找出張滿富公司的好幾處漏洞。

    他盯著照片上那張油膩的臉,止不住惡心,臉色比窗外嚴冬臘月的景象還要肅殺, 森寒冷峻的語氣有條不紊地下達一系列指令。

    王子騰聽完關弘遠的指示,在心里開始為張滿福默哀。

    “明白,我馬上傳達下去!”

    關弘遠又吩咐說:“順便通知全體員工,今年年會提前到臘月十六舉辦, 然后臘月十九公司閉門,臘月二十開始正式放春節假期。”

    王子騰愣了下, 隨后聯想到昨晚的事, 恍然明白,他的老板是準備提前結束工作,然后去找許影后了。

    他現在已經可以十分淡定地回答:“是關總,我馬上通知各部門開始準備。”

    “還有, 在洛安找一個安保最好的小區, 買一套房子掛在妍妍的名下。”

    “好的。”

    關弘遠昨晚有看到王子騰發給他的視頻, 才知道當時的情況比許芷妍說的還要嚴重。

    有那么一個自不量力卻膽大妄為的蠢貨在覬覦他的妍妍,他實在放心不下,唯有親自在她身邊才能安心。

    然而妍妍一再強調他不許過去,那他便提前結束辦公, 放假了再去找她,這樣總沒問題了吧。

    不過在這段時間里,先把那個渣滓敗類解決掉再說。

    另一邊銀龍集團的辦公室,顧婉昕同樣面若霜雪,清冷的聲音帶出陣陣寒氣,“盈盈,照我剛才說的吩咐下去。同時安排人去劇組鎮場一下,如果張滿富過來鬧就讓他滾蛋!不過他沒有那個精力了。”

    “是!”

    顧婉昕又問:“這兩天我的行程緊嗎?”

    “你要去劇組?”蘇錦盈調出顧婉昕的行程,“明天下午有個不太重要的會議。”

    “那幫我推了。”

    蘇錦盈面無表情地提議說:“許影后說過要低調,我建議你明天傍晚再過去,到達那邊時剛好晚上,不容易引人注目。”

    “也行。”

    許芷妍和紀彥彬照常來到劇組,立即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各種目光洗禮。

    所有人都看到視頻,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他們打心里佩服許芷妍和紀彥彬,因為不是誰都有勇氣反抗投資商,甚至還敢暴打他一頓,他們兩人可以說替許多人出了一口惡氣。

    但是得罪了金主,即使公司保住他們兩人,也要付出一些代價。所以除了李茵茵和劉雨珍幾個極少數內心陰暗的人在等著看好戲,大家都在為許芷妍和紀彥彬感到擔憂。

    沈清晗看他們兩人像個大英雄一樣,雙手抱拳捧在胸前,眼睛發出崇拜的光芒,“妍妍姐,你昨晚真是太帥了!那一套動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我好想學!”

    許芷妍笑笑,“你想學的話,下戲時我可以教你啊,女孩子學一點防身術總沒錯。”

    陳雅明沒想到昨晚那個張滿富會這么大膽,竟然敢公然在片場門口搶人,而且看網上的評論,還不是第一次。

    萬般慶幸妍妍保鏢的本事厲害,而且她自身為了她爸那部電影,從大學開始就學武術,是真正的硬功夫,不然昨晚單獨面對張滿富時就有危險了。

    好在只是虛驚一場,妍妍沒事就好。

    至于打完人會有什么后果,她作為全劇組唯一一個知道許芷妍和紀彥彬的底細的人,完全不擔心。

    該擔心的是張滿富,他恐怕不知道他自己踢到的是兩塊超級鐵板,今天要是能出現在片場才怪。

    陳雅明掃了眼另一邊幸災樂禍的李茵茵,嘴角勾起不屑的嘲諷,嗤笑一聲,然后走到許芷妍,故意大聲夸道:“妍妍,小彬,你們干得漂亮!這種人渣就應該好好揍他一頓!”

    片場里的其他人聞聲望了過來,搖搖頭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表”紀彥彬差點又要喊出“表嫂”二字,猛地收住嘴巴,“不用表揚,妍妍是我半個老師,徒弟保護好師傅是應該的。”

    陳雅明哈哈大笑:“不錯嘛,還挺有覺悟的。”

    李茵茵原以為今天許芷妍就會倒大霉,高興得一整天都不在狀態,ng次數比前幾天還要多。

    田健又一次喊停后,許芷妍也重復得不耐煩,重重哼一聲,向李茵茵投出死亡凝視,涼涼地問:“是不是也要我把你的胳膊掰了,你才會好好演戲?”

    李茵茵見許芷妍還敢恐嚇她,本要反吼回去。可一想到許芷妍就要被趕出劇組,萬一破罐子破摔對她動手怎么辦?

    她看完昨晚的視頻,可不敢領教許芷妍的身手,被碰一下那絕對要進醫院,才不想受一番罪。

    李茵茵害怕許芷妍真打她,暫時忍下這口氣,色厲內荏地說:“等等我干爹來了,我看你還能不能這樣囂張!”

    許芷妍無所畏懼,抱著劍走到李茵茵面前,居高臨下地瞪著她,“管你干爹來不來,你先給我把戲演好再說!不然別怪我對女人動手!”

    她比李茵茵高了好幾公分,再加上凌厲的眼神和冰冷的語氣,給李茵茵造成十足的壓迫。

    李茵茵心驚肉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她發現自己露怯,倏地又壯起膽子,指著許芷妍便要破口大罵,“你!”

    話未出口,一邊的劉雨珍見勢不妙,連忙把李茵茵拉回到她們的休息區。

    李茵茵甩開劉雨珍,不滿地撇了她一眼,把火氣撒在她身上,“你拉我做什么?”

    劉雨珍眼底掠過惱恨的神色,臉上依然保持親和的笑容,一副為李茵茵好的樣子,“學姐現在很生氣,當心她真的對你動手。”

    李茵茵這才發現自己差點沖動,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氣,隨后又浮現出猙獰的笑容,“那就讓許芷妍再蹦噠一會兒,看我干爹來了怎么收拾她!”

    “等她一走,我的角色就可以提升為女主了!哈哈哈”她迫不及待地開始自鳴得意,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恩賜似的對李茵茵說:“到時候我再把你角色的番位也提上來,跟著我,好處少不了你的!”

    劉雨珍瞇起眼睛盯著李茵茵,嘴角微揚似在和她一起高興,心里卻在冷笑:就你那演技,怎么可能挑起女主角的大梁?要也是我的角色直接升為女主!整個劇組能夠取代許芷妍的人只有我!

    不過許芷妍的威嚇到底起了效果,只要張滿富還沒來,李茵茵不敢再放肆,稍微認真了一點,勉強繼續拍攝下去。

    她不停在心里告訴自己,只要再忍一會兒,她就可以翻身做主了!

    然而李茵茵千盼萬盼,等到晚上所有拍攝結束準備收工,張滿富都還沒有過來劇組教訓許芷妍。

    這不僅讓她感到意外,簡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許芷妍和沈清晗下戲回化妝間卸妝,沈清晗也是感到驚異地問:“奇怪?張滿富怎么到現在還沒過來?”

    許芷妍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沒來不好嗎?你還想讓他過來找我麻煩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沈清晗發現說錯話,瘋狂搖頭認錯,“但張滿富是個非常記仇的人,照理說今天就會過來大鬧一場。他今天不來,難道等著明天直接放大招嗎?”

    陳雅明打了個呵欠,悠悠地說:“放心,他來不了了。”

    “為什么?”

    陳雅明沖著許芷妍擠眉弄眼,“惹到不該惹的人,自然會有人教訓他。”

    許芷妍頓時明白,肯定是她男朋友替她出氣。

    她也是有后臺的人了,這種感覺……真特么爽!

    沈清晗轉頭看著許芷妍,再次想起她先前的猜測,目光變得十分復雜。

    所以妍妍姐第一天住的總統套房并不是個意外,她背后真的有個超級大佬嗎?

    沈清晗又回頭望著陳雅明,一臉糾結地問:“雅明姐,妍妍姐是不是”

    “沒有沒有!你想到哪里去了?”陳雅明摸摸沈清晗的腦袋,“不用擔心啦,人家可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系。”

    沈清晗立即轉憂為喜,好奇心十足地問:“真的嗎?那妍妍姐的男朋友是誰呀?”

    陳雅明抬了抬下巴,“你自己問她唄。”

    沈清晗轉過頭,兩只眼睛布靈布靈地看著許芷妍。

    許芷妍神秘一笑,“不告訴你。”

    沈清晗:“……”

    她的心里仿佛被什么抓撓一樣,十分難受,抱著許芷妍的手臂搖晃,“妍妍姐,你就告訴我吧。”

    許芷妍:“時機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

    沈清晗:“……”

    許芷妍飛快地卸妝換上衣服,只想快點回去向她男朋友瘋狂表白。

    她回到酒店,一接通視頻,立即對著屏幕親了一大口,“mua!阿遠哥哥,這次就是你的功勞了吧?謝謝你!”

    關弘遠坦然收下女朋友的隔空熱吻,心情非常好,“我說過我會保護好你!誰敢欺負你,我弄死他!”

    許芷妍知道沒那么嚴重,但還是提醒道:“阿遠哥哥,千萬別弄出人命啊!不要為了那種人渣觸犯法律,不值得!”

    關弘遠氣定神閑地說:“安心,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肯定不會做殺人犯法的事。”

    “那就好。”許芷妍淺笑嫣然地看著關弘遠,沉默了好一會兒。

    此刻兩人都不再分一分一毫的心情給張滿富,深情款款地凝望對方,眼里深不見底的思念噴涌而出,小小的手機屏幕承載不住如此洶涌澎湃的情緒,仿佛隨時會爆裂開來。

    她終是忍不住,緩緩啟唇發出溫柔且繾綣的聲音,“阿遠,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關弘遠的眉峰塌陷,眸色深沉而憂郁,撇了撇嘴角問:“妍妍,你還要拍攝多久?”

    “不清楚,我們現在才拍到第七集。”許芷妍嘆了口氣,關弘遠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她語氣里透露出的無奈,“就這效率,都不知道能不能趕上臘月十四的首播。”

    關弘遠不豫地問:“什么情況?有人不好好拍攝?”

    許芷妍苦笑一聲,“劇組里有個人的演技太差。”

    關弘遠勃然變色,“我馬上讓人去把她換掉!”

    “別。”許芷妍立即出聲阻止,倒不是她圣母心發作,而是現在換掉李茵茵,她們前面拍好的內容便要全部從頭再來,只會更麻煩。

    “先這樣吧,等這先頭十集拍好了再看看。”

    關弘遠再次強調說:“千萬不要讓自己受到委屈,一切有我給你撐腰。”

    “好~”許芷妍開懷一笑,“我去洗澡了。”

    “去吧,這兩天就不玩了,你早點休息。”

    “嗯,晚安~”

    “晚安。”

    作者有話要說:  來晚了,各位小天使小可愛對不起!昨天存稿放進后臺后忘記設定發布時間,到剛剛才發現沒更新

    作為補償,本章24小時內留言的小天使都會發紅包,再次說聲對不起</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