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局結束, 張滿富喝得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穩, 被李茵茵攙扶著。

    結果他臨走前還不忘惡狠狠地瞪了眼許芷妍,撂下一句話,“許影后,你給我記著!”說完拉著李茵茵猴急地離開包廂。

    “呵!”許芷妍冷冷地笑著,滿不在乎, 只把他的話當成一聲狗吠。

    以前她獨自一人的時候,面對這種投資商就沒有害怕妥協過。現在有了關弘遠,更不用害怕和妥協。

    她是不喜歡借關弘遠的勢力,但如果張滿富賊心不死還想打她的壞主意, 她才不會傻傻地自己硬扛到底,果斷向男朋友求助, 讓張滿富天涼喝西北風去。

    林雪蓉從許芷妍的身邊走過, 怪里怪氣地嗤笑一聲。

    林文軒也來到許芷妍的身邊,“學姐…”他嘴巴蠕動了下,終是因為自己太弱小,什么保證的話都說不出來, 被劉雨珍拉走。

    紀彥彬一臉云淡風輕, 絲毫沒把張滿富放在眼里, 微笑著說:“妍妍姐,我表…”他順嘴就要說出表哥二字,趕忙改口成,“表現得好不好?”

    許芷妍猜到他想說的原話, 幸好收住口,心照不宣地笑笑,“多謝你了,不過我自己可以解決。”

    紀彥彬:“不用自己一個人擔著,我們的老板周總會維護我們。”

    沈清晗也是無所畏懼,笑著安慰道:“妍妍姐不要怕,張滿富也就那樣,我家就不怕他。”

    許芷妍的心頭感到十分溫暖,親切地笑著說:“真的謝謝你們!”

    吳思琪和李曉晴已經把許芷妍的房間更換好,她和沈清晗回到同一樓層,沈清晗看著許芷妍的新房間,總覺得許芷妍此地無銀三百兩,心情比剛才的事情還要復雜。

    許芷妍淡定地說:“下午那房間只是意外,小朋友就不用操心那么多啦~”

    沈清晗:“……我懂。”

    “你不懂。”許芷妍豎起食指擺了擺,然后摸摸沈清晗的頭,“安心去睡覺吧,晚安~”

    “妍妍姐晚安。”

    走進房間,許芷妍簡單把飯局上的事情告訴吳思琪。

    吳思琪身為經紀人,了解得比較多,十分清楚張滿富的為人,臉上露出惡心的表情,然后寬慰道:“對,不說我們華光娛樂有投資,現在劇組還有個神秘的投資商,輪不到他做主,他無權把你換掉。”

    “但你自己也要注意點,他什么齷齪的手段都干得出來,你下戲后記得讓保鏢時刻跟著你。”

    遇到這種事情,許芷妍才不會托大,謹慎地點點頭。

    吳思琪打趣地看著許芷妍,饒有興致地問:“那個神秘的投資商是不是就是關總?”

    許芷妍微笑:“我問一下就知道了。”

    她今天敢這么強硬地拒絕喝酒,除了自己的原則之外,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她有關弘遠。

    以前許芷妍遇到類似的事情,劇組能呆就呆,不能呆就走人。

    但現在不一樣,她知道她的男朋友會保護她。遇到這種業界渣滓,她可以不必再退讓。

    而且她聽得出來田導維護她,不然酒桌上出現這種情況,導演一般都是和稀泥,極少直接和金主對上。今天她拒絕了,導演什么話都沒說,事后還對她笑臉相向,若是沒有神秘投資商的囑托,她才不相信會這么輕松過關。

    所以現在許芷妍只想快點見到那位神秘的投資商,好好向他表白一番。

    視頻一接通,顯示出兩個小時前的那張臉,她的嘴角就止不住上揚。

    關弘遠看到許芷妍的笑容快要溢出屏幕,心情也跟著好起來,“妍妍,飯局上遇到什么好事了嗎?這么開心?”

    許芷妍哈哈一笑:“是呀,我的金主爸爸!”

    關弘遠頭一次聽到許芷妍這樣稱呼他,頓時愣住,“金主爸爸?”

    “對啊!”許芷妍撇了撇嘴角,故作不滿地說:“金主爸爸你就別裝了,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關弘遠露出迷茫的神色,卻暗自腹誹道:不是叮囑顧婉昕要瞞著妍妍?怎么還是讓妍妍知道了?

    “還裝?”許芷妍斜眼看他,眼神滿是審視的意味,“我知道你給我的劇組砸錢了!”

    關弘遠以為許芷妍不喜歡,矢口否認,“沒有,我一分錢都沒投。”是顧婉昕投的,他也沒有轉錢給她,所以跟他沒關系。

    “嗯?”這回換許芷妍愣住,一臉懵逼地問:“劇組的神秘投資商不是你?”

    “不是我。”關弘遠斬釘截鐵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所以我只安排了你的酒店,其他的事情都沒做。”

    許芷妍托著下巴,神色困惑,“這就奇怪了,那還有誰呀?”

    “不知道。”關弘遠挑起眉梢,“要不我去問問?”

    “不用麻煩了。”許芷妍搖搖頭,喃喃自語,“我還以為你就是我的金主爸爸,想要感謝你一番呢!”

    “感謝?”關弘遠試探著問:“如果是我投資的,你不會生氣?”

    他忽然反應過來,許芷妍臉上的笑容從視頻接通到現在就沒有消失過,顯然不是生氣的模樣,他自己嚇自己緊張干什么?

    許芷妍脫口而出,“不生氣。”

    她男朋友投資她的劇,她為什么要生氣?

    她不喜歡的是像李茵茵那樣子仗勢欺人,或者仗著自己有錢有勢,強行拉人配合她拍出一些毀導演毀其他演員口碑和毀觀眾眼睛的劇。

    而她自己不一樣,就像沈清晗所說,她不會倚靠背的勢力掠奪角色,但屬于自己的角色,她要維護好她。

    更何況這是一個能夠賺錢的劇本,她男朋友投資是一件好事,她當然不會生氣。

    關弘遠瞧著許芷妍的表情,不是說反話,神色變得有些復雜,不禁在心里嘀咕:早知道妍妍不會反感,他就自己出錢,哪用得著讓顧婉昕做好人?

    許芷妍饒有興致地說:“不知道這位神秘的投資人是誰,看樣子好像是幫我的,不會是我的粉絲或者某個暗戀我的人吧?”

    “不是的!”

    許芷妍在暢想這個投資人,有些走神,關弘遠驚慌的大叫一聲顯然嚇了她一跳。

    許芷妍驚了一下,拍著胸口沒好氣地問:“你這么激動做什么?”

    關弘遠瞬間繃著臉,眼神里流露出極強的占有欲,緊緊盯著許芷妍,“如果是暗戀你的人,你想怎么做?”

    許芷妍瞧見視頻里的人齜牙瞪眼,神情緊繃,像一只雄師豎起爪牙想要捍衛自己的配偶,頓時噗的笑了出來,“阿遠哥哥,你是不相信你自己,還是不相信我啊?”

    關弘遠的聲音異常沉重,“我相信你,但不相信我自己。”堅定不移地要一個說法,“告訴我妍妍,你會怎么做?”

    他有給許芷妍造成太多傷害的前科,這時候突然蹦出一個暗戀者,默默關注呵護許芷妍。

    他拒絕許芷妍拍戲,那人支持并投資許芷妍的戲。

    兩人一對比,高下立見。

    關弘遠今晚才發現,原來這件事不僅是許芷妍的心結,也是他的心結。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引起他的自責和恐慌。

    關弘遠越想越害怕,雙手攥成拳頭緊緊握住,心臟猛烈跳動,仿佛要從嗓子眼跳出來,焦躁煩悶地等待著許芷妍的審判。

    許芷妍看著視頻里的人臉色漸漸發白,額頭青筋迸出,呼吸變得急促,陷入極度緊張的情緒中。

    她好像明白了他的想法,也明白了他驚懼不安的來源。

    許芷妍臉上的笑容愈發真誠自然,猶如春風化雨,穿過屏幕,輕輕灑落進關弘遠的心田。

    關弘遠看著滿屏溫柔的笑顏,倏地迷住,一時也忘記要緊張,心靈受到滋潤,滌蕩掉所有的負面情緒,緊握的拳頭悄然松開。

    許芷妍這才啟唇說:“阿遠哥哥,我不會怎么做。”

    “嗯?”關弘遠癡癡地望著許芷妍,有些迷茫。

    許芷妍滿不在乎地說:“他就是一個有錢的陌生人,我對他一無所知,能做什么?”

    “可是他喜歡你?”關弘遠緊追不放。

    許芷妍毫不遲疑,“可是我只喜歡你。”

    時間被定格這一刻,兩個空間的男女靜止不動,視頻的畫面仿佛被人按下暫停鍵。

    良久,關弘遠的嘴角緩緩咧開,“妍妍,我也只喜歡你!”

    許芷妍輕和地笑著,繼續寬慰關弘遠,“不管這人喜不喜歡我,我都不會對他有別的想法。”

    “如果他一直不現身,只是我們的自作多情,這樣最好。”

    “如果他出現了,也真的喜歡我,那□□不是你的事情嗎?”

    關弘遠怔怔地點了點頭,許芷妍瞧著他的傻乎乎的樣子,抿嘴不笑出聲來,而后繼續說:“如果他想要一個回答,你可以把他帶到我的面前。因為我隱瞞戀情,讓他對我產生了想法,這是我的問題,由我來親口拒絕。”

    “這樣做對他很殘忍,也顯得我很無情無義…”她頓了頓,黛眉微微斂起,神色凝重,深吸口氣斬釘截鐵地說:“但愛情容不得第三人插足,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這個壞人由我來當!”

    關弘遠沒想到許芷妍會說出這樣通透的話,心中郁結的那一團驚惶和擔憂被許芷妍鏗鏘有力的聲音擊碎。

    他松開緊繃的神經,眉頭舒展,咧嘴吐出一口氣,釋然一笑,“妍妍你說得對,是我過于敏感和自擾了,任何人都無法插足我們兩人的感情。”

    他低下頭,緩緩道:“妍妍,對不起。”

    “阿遠,這是我聽到的最后一句對不起,好嗎?”許芷妍笑著問。

    “好。”

    視頻掛斷,關弘遠才想起來許芷妍并沒有說飯局上發生了什么。不過她這么開心,應該不是什么壞事。

    盡管那天晚上的飯局不歡而散,但眾人盡量維持著表面上的平靜。這部劇還要繼續拍攝,如果沒開拍就鬧翻,那籌備階段耗費的資金就白損失了。

    所有人照常舉辦開機儀式,勉強順利地拍攝了一個星期。

    說是勉強,因為李茵茵的演技擺在那里,一條戲要ng好幾次,效率實在無法提升上去。

    說句實話,這部劇主配角演員的實力都非常高,其余小角色也不差,整體演技在平均線以上。結果李茵茵能一個人強行拉低整個劇組的下限,也是非常牛逼了!

    就連紀彥彬和劉雨珍兩個純新人,表現都比李茵茵要好。

    劉雨珍以藝考第一名的成績進入帝都戲劇學院,基礎實力擺在那里。

    紀彥彬這個也很有天賦,而且虛心好學,很會說話,把老戲骨鄭國強哄得一套一套,鄭國強樂得指點他一二。

    田導忽然十分后悔,為什么要接受張滿富的投資,讓李茵茵來出演女二。

    現在合同簽好,除非李茵茵惹出嚴重影響劇組的事情,不然沒辦法把她趕走,只能按住耐心繼續拍攝下去。

    不過有一點不平靜的事,許芷妍在飯局上得罪張滿富的事情傳遍整個劇組。不用想,肯定是李茵茵的功勞。

    一些小演員本來想跟許芷妍攀談,看能不能幸運地讓她提攜一下。

    可聽到這個消息后,許多人止住了心思。他們打心里羨慕和佩服許芷妍,卻不敢再靠上去。

    許芷妍拿到影后,是華光娛樂炙手可熱的實力兼流量演員,不管出什么事情,華光娛樂都會保住她。

    張滿富或許不能把許芷妍怎樣,但他們這些小蝦米如果依附許芷妍,肯定會成為張滿富的出氣對象。

    之前一些演員見到許芷妍都會熱情地打聲招呼,偶爾還會過來獻一下殷勤。結果這兩天全部唯恐避之不及,似乎要和許芷妍劃清界限。

    沈清晗發現這情況,憤憤地說:“妍妍姐,這些人幾天前還圍著咱們打轉,煩得要死。可這兩天全部躲得遠遠的,仿佛咱們要吃了他們一樣,真是氣死我了!”

    許芷妍看得很開,無所謂地說:“別生氣啦,人都是趨利避害。又不是人人都和我們一樣背后有個大公司,他們害怕跟著一起得罪張滿富,當然要躲著咱們。”

    她掐了掐沈清晗氣鼓鼓的臉頰,滿臉膠原蛋白,q彈q彈的非常好玩,哈哈一笑,“咱們又不是人民幣,用不著人人都喜歡。”

    沈清晗當然清楚這一點,但還是有些氣不過。

    之前這些人一個勁的撲上來想要混臉熟抱大腿,現在事情都還沒發生就急著躲開,也太勢力了吧!

    不過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人,犯不著為了他們而讓自己不開心。

    但她還有一點不明白,疑惑地問:“那個劉雨珍又是什么情況?她怎么跟李茵茵走在一起了?”

    許芷妍看著片場另一邊和李茵茵“相談甚歡,親如姐妹”的劉雨珍,內心十分復雜。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執燈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