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昨天晚上許芷妍喊董若梅一聲“媽”, 更多的還是停留在口頭上的改變。而現在,她真心實意感受到被母親呵護的溫暖。

    許芷妍把臉埋在董若梅的胸上蹭了蹭, 隨后深吸一口氣,仰起頭滿懷孺慕的眼神望著董若梅,由心而發,從喉嚨里真切地喊出甜甜糯糯的聲音,“媽!”

    董若梅摸著許芷妍的后腦勺, 和藹可親地說:“好妍妍,有什么想法盡管跟媽說,媽給你做主!”

    許芷妍沉默了下,組織好語言緩緩道出原因, “我想回轉到幕后,是因為我想空出更多的時間陪孩子成長。”

    “我小時候的情況你們也知道, 我不愿讓我的孩子再過上和我一樣的童年。”

    她想起了小時候, 她遇到困難時回家找媽媽求幫助,考好成績時回家找媽媽求表揚,收到打擊時回家找媽媽求安慰,可是都找不到媽媽。

    她一次又一次的在村口等待她媽媽回來, 結果什么也沒有等到, 滿心失望地回家。

    她無數次在夢里抱著她媽媽的腿哭求著不要走, 醒來后擦掉眼淚繼續面對冷冰冰的現實。

    許芷妍的臉色黯淡下來,低落的聲音里帶著無奈,“真正要拍好一部戲,不管是電視劇還是電影都要好幾個月, 長一點的甚至一年半載。”

    “像我拍這部《女宗師》,就整整拍了一年。遇到這樣的情況,孩子一年到頭見不到我幾次面。就算阿遠可以帶孩子過去探班,可是來回奔波非常麻煩,孩子容易吃不消。”

    董若梅和關弘遠理解和明白許芷妍的考慮,默然不語。

    董若梅提議道:“你可以取舍,不一定要接這么長的片子,也不一定要演那種從頭出現到尾的角色。”

    許芷妍淡然一笑,“所以我準備回學校當老師,然后偶爾去我學生的劇里客串一下角色就可以了。”

    “我努力教出些優秀的學生,指導他們為大家帶來更多優秀的作品,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董若梅低頭盯著懷里的許芷妍看了良久,重重嘆了口氣,“妍妍,看別人演戲,和自己入戲,終究是不一樣的。”

    她了然于胸地說:“隨著年齡的上漲慢慢變老,能出演的角色越來越有限制。我不希望你將來后悔,后悔為什么沒有趁著年輕的時候,多挑戰一些高難度的角色。”

    董若梅忽然繃直身體,慈祥的臉色變得嚴肅,眼睛瞇起,眼角出現了幾道魚尾紋,銳利的目光一眼看穿許芷妍的癥結所在,幽幽地預警道:“更不希望你到時候埋怨阿遠,怨他當時說過這樣的話,才導致你提早退出這個大舞臺。”

    “媽,我不會”

    “別這么早下結論!”董若梅斬釘截鐵道。

    她很清楚,許多她的長輩或者和她同輩的人,因為“家里有皇位要繼承”“需要聯姻挽救家族”等因素,迫不得已地放棄當初的夢想和追求。

    如果后來日子過得好的,不會后悔,但也會在閑暇時遺憾和感嘆一下,當初自己若是選擇別的路,如今是不是也別有一番成就,是某個領域的泰山北斗。

    而那些沒有勇氣獨立自立,現在貌合神離硬撐或者已經吞下苦果的,夜深人靜時不知后悔了多少次。

    所以董若梅從來都不想做惡人,也不想讓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成為惡人,更不想為難以后的兒媳婦。

    許芷妍沉默下來,認真思考董若梅的話。

    關弘遠也是一陣后怕,后悔當初自己為何要如此傷害許芷妍。明知道她不是那種演員,卻還故意嘲諷她,逼迫她做選擇。

    “妍妍,媽今天就在這里把話說明了,不管你想做什么,媽都會無條件支持你!”董若梅以退為進,見許芷妍聽進去,再下一劑藥,苦口婆心地勸說:“但媽希望你回去后好好想想,想清楚你做的事情,是能夠最讓你心潮澎湃永不停息的那件事。”

    然后她斜眼睨著關弘遠,怒氣洶洶地警告他:“至于你這臭小子,要是再讓我知道你說出這種傲慢又愚蠢的話,非讓你爸打斷你的腿不可!”

    關弘遠垂頭誠懇地說:“我知道錯了,謹記媽的教誨。”

    許芷妍若有所思地說:“我回去后好好想想。”

    董若梅欣慰地笑了出來。

    霸占了雙十一前后幾天熱搜的許芷妍又一次消失在大眾的視線里,不管是電視劇電影還是衛視綜藝網絡綜藝,全都看不到她的人影。

    網友們非常好奇她到底去做什么事情,紛紛私信詢問各大狗仔營銷號,結果同樣的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感覺被戲耍的網友怒而把那些營銷號罵了個狗血淋頭,讓營銷號很郁悶,頭一次懷疑自己的業務能力。

    他們在華光娛樂和金章陽光城外蹲點的人,連續蹲了兩個星期,都沒有看到許芷妍進出過。

    機場動車站等交通運輸點,同樣沒有人拍到她的身影。各大片場劇組節目組,也沒有工作人員傳出許芷妍的片花場照。

    這個許影后仿佛憑空消失了一樣,沒人知道她到底在哪里在做什么。

    唯有在粉絲群里潛水的百棱集團工作人員,一個個憋得快要窒息。她們非常清楚她們總裁的手腕,不敢存僥幸心理,強行克制住自己的沖動,沒有把許芷妍和關弘遠正在交往的這個驚天大消息放出去引起全網轟動。

    好在吳思琪的耐心安撫下,粉絲們不再執著許芷妍的動靜和去向,網上關于許芷妍的熱度漸漸散去,許多想要上熱搜的明星總算松了口氣。

    當人們實在找不到一個東西時,就會想辦法找出另一個東西作為替代品。娛樂圈更是如此,一個演員突然消失匿跡了,沒關系,第二天就會有新人頂上。

    于是在這段時間里,一個許芷妍的學妹漸漸進入到大眾的視野里。

    這個許芷妍的學妹名叫劉雨珍,今年帝都戲劇學院錄取成績的第一名,和許芷妍同一個老師,是許芷妍的嫡系學妹。

    這個“許影后的學妹”劉雨珍同樣很神秘,許多人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網上只有學校同學流傳出幾張她的側顏照,勉強看得出是一位美人胚子。而且據說她也極具表演天賦,平時幾次小測都是第一名。

    種種傳言增添了劉雨珍的神秘感,讓網友對她更感興趣。

    終于在某衛視舉辦規模比較小的銀麟雙十二晚會,大家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果真又是一位清甜可人的小姑娘。

    有顏又有演技,還是李教授的學生、許芷妍的學妹,這關系剛剛的。眾人紛紛預測,這位劉雨珍很有可能就是下一個“許影后”,一朵新興小花冉冉升起。

    網友們在對這個劉雨珍津津樂道的時候,吳思琪煩悶起來。

    她很清楚,劉雨珍的走紅不是偶然,一看就是圈里人的套路,準備借助許芷妍的名聲捧這個女孩子出道。

    如果劉雨珍也是華光娛樂的藝人,她們倒不介意拉她一把。但她簽在風行娛樂旗下,這就十分膈應人。

    本來吳思琪不想這么早麻煩許芷妍,但許芷妍下星期就要考試,萬一她考完試離開學校時被記者堵到,結果一問三不知,不免有些尷尬。

    所以還是提前知會許芷妍一聲,順便讓她問問李蘭靜,這個劉雨珍是什么情況。

    “妍妍,最近復習怎么樣了?有把握嗎?”

    “還行吧,應該沒問題!”許芷妍胸有成竹地笑了聲,然后問:“怎么了姐,發生什么事了嗎?”

    “你最近上網有看到這個劉雨珍的消息嗎?”

    “我好久沒上網了,你說誰?”許芷妍一臉疑問。

    吳思琪:“就是你的學妹,李教授班里那個今年藝考第一的劉雨珍。”

    “她怎么了?”許芷妍有些莫名其妙。

    “她簽到了風行娛樂,開始借著你學妹的名頭炒作,為以后出道造勢。”

    “啊?”許芷妍打開電腦,輸入劉雨珍三個字,馬上彈出一些“許芷妍的學妹”“小許芷妍”“下一個許影后”的詞條。

    emmmmm不知道有一句mmp該不該講?

    面對林文軒的強行捆綁,她們可以正面開撕果斷打臉。

    但劉雨珍來這一招,她們卻無法作為。

    吳思琪:“你能不能問一下李教授,看看這劉雨珍想干什么?”

    “不用了,這些煩心事就不要去麻煩干媽了。”

    兩人都是李蘭靜教的學生,結果許芷妍讓李蘭靜出面找劉雨珍談話。這如果傳出去,只會讓人覺得李蘭靜偏心,質疑她為什么偏袒許芷妍,不怕寒了另外一個學生的心嗎?

    許芷妍不想讓李蘭靜為難,哂笑一聲,“算了,既然她走上這條路,那么她應該要明白一點,直到她拿到影后前,她都別想擺脫我的陰影。”

    “也是。”吳思琪諷笑了聲。

    金牡丹獎可是華語電影屆的最高獎項,好多演員不知努力了幾年都沒能得獎。許芷妍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才只用三年就獲獎。

    這劉雨珍想成為下一個“許影后”,可沒那么容易!

    吳思琪釋然地笑笑:“行吧,那你繼續安心復習。就是到時候萬一有記者問起來,你心里要有個底。”

    “我知道。”

    許芷妍掛斷電話,無奈地搖搖頭嘆了口氣。

    關弘遠洗好一盤櫻桃過來,便聽到她的嘆息聲,拿起一顆喂她,溫和地問:“遇到什么事了?”

    許芷妍一口把整顆櫻桃叼進嘴里,咬開肉吐出核,邊嚼邊帶著憂郁的語氣說:“唉!我是不是自帶大腿光環啊?怎么每個人出道時都想來蹭我?”

    “又是哪個男藝人煩你了?”關弘遠不屑地嗤笑聲,“我直接把它扼殺在搖籃里。”

    他努努嘴張開,示意許芷妍喂他。

    “不是,這次是我學校里的一個女生。”許芷妍捏起一顆塞進關弘遠的嘴里, “算了,不說了,沒什么意思。”

    關弘遠見許芷妍不開心,黝黑的眼珠一轉,忽然捧起她的臉吻了下去。

    這個吻毫無預兆,許芷妍微微怔住,接著要回應他時,嘴里被推進來一顆櫻桃。她又愣了下,隨即咬下一塊櫻桃肉反推回去。

    酸酸甜甜的櫻桃肉在兩人的唇齒間來回推擠,碾碎出來的果汁沿著唇角邊溢了出來。

    柔軟靈巧的舌頭裹著果肉互相挑逗,邀請對方品嘗新鮮的“美味”,令這個不含□□的深吻,增添幾分酸澀的果香。

    許芷妍吐出果核,嘴里回味著馥郁的甘甜。

    關弘遠舒眉掀起眼瞼,清明的眼底蕩開笑意,唇角彎起柔和的弧度問:“櫻桃甜不甜?”

    許芷妍星目閃閃,撲上去又啄了他一口,眼尾翹起一抹嫵媚的風情,紅唇啟開輕輕吐出三個字:

    “沒你甜!”

    作者有話要說:  董若梅:我家沒有皇位要繼承,只要妍妍開心就好!

    關弘遠:媽說地對!

    許芷妍:</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