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 許芷妍六點半準時起床。這是在男方家里過夜的第一個早上,無論如何都要給董若梅和關志峰留下一個好印象。

    她醒來時發現自己沒有窩在關弘遠的懷里, 松了口氣,同時在心里默默祈禱他過來的事情沒有被人發現。

    許芷妍洗漱好下樓,董若梅和劉阿姨在廚房做早餐。

    “媽,早上好!”

    “劉姨早上好!”

    “妍妍,早上好!”董若梅放下手頭上的事情, 拉著許芷妍關切地問:“昨晚睡得好嗎?可還習慣?”眼睛有意無意地飄向許芷妍的脖子和領口周圍的肌膚。

    許芷妍當然明白董若梅的眼神在尋找什么。

    還好昨晚她和關弘遠只用手互相幫助一回就睡覺,管住自己的嘴巴沒在對方身上種草莓。

    但她依然有些心虛,使出精湛的演技保持臉色不變,任由董若梅打量, 若無其事地走到料理臺邊上問:“今天的早餐是什么?需要我幫忙嗎?”

    董若梅平日里比許芷妍和關弘遠還要早起,六點不到就醒。她起床后特意下樓敲關弘遠的門, 想看看她的寶貝兒子有沒有聽話。

    結果她兒子確實在他自己的房間里, 但到底是他兒子真沒去敲許芷妍的門,還是一大早提前回房,董若梅就不得而知,便想著等許芷妍起床后觀察她的精神狀態如何, 再做判斷。

    現在許芷妍整個人的精神非常好, 不像勞累過的樣子, 也沒有刻意穿高領的衣服,董若梅不好意思再看下去,姑且相信兩人是乖孩子吧。

    她和顏悅色地吩咐說:“那你把這幾盤小菜拿出去吧。”

    “好的。”

    許芷妍拿起盤子走出廚房擺在外面的桌子上,關弘遠正好繞山晨跑回來。

    他一見到許芷妍, 立即大步流星走過去,扣住她的腰低頭就要吻下去。

    許芷妍連忙抬手擋住關弘遠的嘴,偏頭躲開望了眼廚房,低聲喝道:“干什么呢你!媽在里面,你給我克制點!”

    關弘遠眼里跳動著細微的情熱火苗,伸出舌頭舔了下她的掌心,

    仿佛被羽毛被撓了一下,掌心連心,密密麻麻的酥癢感瞬間傳到許芷妍的心臟,她不禁打個顫栗,下意識抽回手。

    沒有阻擋物,關弘遠順利啄了下許芷妍的嘴巴,厚著臉皮說:“沒事,我親我的女朋友,媽才不會有意見。”

    許芷妍翻個白眼,狠狠跺了他一腳,壓低聲音問:“你今天早上幾點走的?沒被媽看到吧?”

    “嘶!”關弘遠放開許芷妍,老實回答:“五點半,結果媽六點就來敲門。”

    許芷妍:“……好險!”

    “確實。”關弘遠也沒想到他母親會這樣提防他,搞得他真像是撿來的女婿一樣。

    吃完早餐,許芷妍陪董若梅看電視。

    現在十一月底,各大衛視翻來覆去都是國慶檔的那幾部電視劇。

    董若梅全部看過,覺得沒什么好看的。

    她突然發現,好像很久沒有在電視上看到許芷妍的身影。再一想,發現一個更嚴肅的問題——她的妍妍非常閑,閑得可以天天跟他兒子在一起膩歪。

    照理說,一個演員最經常待的地方應該是劇組才對。就算上一部電影拍完要休息,從八月底休息到現在也休息夠了。

    如果其他演員可能因為沒劇本拍,迫不得已賦閑在家,但妍妍剛拿到影后,有的是劇本找上門,不應該這么清閑。

    董若梅疑惑地問:“妍妍,媽怎么好久沒有看過你演的電視劇?”

    許芷妍:“我上個月去客串了一部,元旦左右應該就能播出。”

    “那你這段時間沒事做嗎?你發微博說充實自己,可我看你好像天天跟阿遠在一起…”董若梅聲音越說越小,神色復雜地看著許芷妍。

    所以妍妍所謂的充實自己,就是跟她兒子談戀愛嗎?

    作為一個母親,她樂得妍妍多充實一段時間,繼續談下去談到把婚結了。

    但作為妍妍的粉絲,自家愛豆不接劇本而談戀愛,這不是不務正業嗎?她面對其他粉絲也會感到心虛。

    而且如果接下去許芷妍再懷孕,便會將近一年的時間沒有作品產出。在這個更新換代比光速還要快的娛樂圈,哪怕再有影后加持,也頂不住那些新冒出來的流量小花,照樣會被取代掉。

    董若梅萬分糾結,憂心忡忡地看著許芷妍。

    許芷妍被董若梅看得不自在,紅著臉為自己辯解一句:“我準備考研,阿遠上班的時候我都在家里看書復習。”

    “考研?”董若梅有些不解,因為很多演員都是非科班出身,并不需要專業影視學校的學歷。而且許芷妍的演技這么好,就算要繼續提升,在片場打磨也比單純的進修更有用才是。

    許芷妍解釋說:“去年干媽就勸我繼續讀上去,我沒有。結果今年我拿獎之后,才發現自己還有些虛浮,所以決定聽干媽的話,繼續往上進修沉淀自己。”

    “片場好是好,但事情太多太喧鬧了,靜不下心來。”

    董若梅聽完她的解釋,若有所思。

    現在有幾個年輕人在成功之后還能做到不驕不躁,靜下心來審視自己?她的妍妍能夠如此,實在難得!不愧是她的好孩子!

    關弘遠靜靜盯著許芷妍輕快的笑容,想起吳思琪的話,內心一陣鈍痛。

    事實才不像妍妍向他母親說的這么輕描淡寫,明明是妍妍默默做出極大的退讓。

    他不想再讓她獨自背負,想和她一起分擔。擇日不如撞日,與其等到考試結束,不如今日就說開。

    關弘遠驀地出聲:“媽,這件事怨我。”

    董若梅還沒高興起來,又被關弘遠的話弄糊涂。

    妍妍決定考研和他有關系嗎?為什么要怪他?

    許芷妍也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關弘遠,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插話。

    關弘遠頹著臉閉上眼睛,吸口氣說:“因為妍妍準備轉到幕后,回學校當老師。”

    他的話猶如一道驚雷,震得董若梅頭暈目眩,“你說什么?”

    “你怎么知道?”許芷妍也是大吃一驚,她沒有跟關弘遠提過她想回學校當老師的事,他也沒有問過她,所以怎么會知道?

    忽然,她靈光一現,“吳姐告訴你的?”

    關弘遠沒有回答,垂頭垮下肩膀,低落的聲音說:“妍妍,對不起,對不起”

    許芷妍一聽到關弘遠向她道歉,幾乎已經形成條件反射,馬上就能想到他接下去要說的話,連忙開口打斷他,“我說過不是你的問題,你不用自責。”

    關弘遠顯然不信,臉色黯淡,渾身散發出無盡的懊悔之意,語氣沉重地懇求道:“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不要因為我而委屈了你自己。”

    許芷妍抬手一拍額頭,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小聲嘀咕了句:“怕的就是這樣,所以讓吳姐先別透露出去?可她怎么卻告訴阿遠了?”

    現下關弘遠已經知道,她得先安撫好他,“阿遠,你別聽吳姐嚇唬你…”

    “妍妍…”

    關弘遠一直攬責和道歉,許芷妍不停勸解,董若梅在一旁聽得云里霧里,不明白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間他們兩人就爭執起來了。

    她有些頭疼地揮揮手說:“哎哎哎,你們先別鬧,都給我停下來!”

    許芷妍和關弘遠馬上像乖寶寶一樣安靜下來,縮在沙發里不敢動。

    董若梅拿出長輩的氣勢,不怒自威的目光在許芷妍和關弘遠的身上來回掃動,“你們兩個孩子,有話好好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媽,是這樣的…”許芷妍吸口氣準備認真解釋。

    關弘遠卻又一次打斷她,“起因在我這里…”

    許芷妍偏頭瞪了眼關弘遠:你閉嘴,我來說!

    關弘遠嘴唇嚅動,喉嚨里已經帶出聲音。

    眼見兩人又要吵起來,董若梅再次出聲喝住,“停!”

    她有一種預感,照她兒子以前的德性,事情的起因真有可能在她兒子這里。而妍妍為了袒護她兒子,自己吞下苦頭。

    董若梅拉過許芷妍的手拍拍手背,慈祥地看著她,“妍妍,讓阿遠先說吧。”

    許芷妍聽話地靜下來不出聲。

    “媽,事情是這樣的…”關弘遠挑出幾個重點,把自己之前如何拒絕許芷妍,又要求許芷妍息影退圈的事情說出來。

    董若梅聽完關弘遠的敘述,完全沒想到會是這個緣由,瞬間勃然大怒,中氣十足地怒喝道:“滾!我沒你這樣的兒子!”

    她橫眉豎目,指著關弘遠的鼻子大聲斥責道:“自己的女人都護不住,卻要妍妍做出這么大的犧牲,你是男子漢大丈夫嗎?你給我滾出這個家!”

    許芷妍被董若梅嚇到,連忙攔住董若梅,“媽,別生氣,別生氣,不怪阿遠。”

    從十歲暑假回來后,關弘遠再也沒有被董若梅這么不留情面地訓斥過,而且還是在女朋友的面前。但他沒有任何逆反心理,只覺得母親罵得對,垂頭不語,不做任何辯駁。

    董若梅把許芷妍摟進懷里,輕輕拍打她的后背,止不住替她感到委屈,“妍妍啊,阿遠以前對你這么不好,你怎么還護著他?”

    她看著許芷妍,眼里滿是心疼和憐愛,和藹可親地笑著安慰她,“你不用為了這個臭小子委屈自己,喜歡演戲就盡情去演戲,媽支持你!”

    “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許芷妍抬頭望著董若梅,想開口解釋。

    “我懂,你喜歡阿遠,所以不愿意責怪他。”董若梅揉揉許芷妍的頭,“但是你們這些優秀的演員不應該為某些藝人的陋習和惡劣行為買單,更不應該因此遭受某人的白眼。”

    董若梅說著又瞪了眼關弘遠,關弘遠非常溫順乖巧。

    “媽…”許芷妍想繼續解釋,董若梅卻不給她機會。

    董若梅一下又一下地撫摸許芷妍的腦袋,慈眉善目和顏悅色地說:“咱們家沒有那種豪門大宅的迂腐偏見,不會看不起演員。”

    許芷妍索性不說話,乖乖窩在董若梅的懷里聽她訓話。

    “媽也不需要你退圈在家當一個豪門太太,更不需要你急著生孩子。”董若梅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雖然媽很想抱孫子,但你還年輕,不應該這么早就在家里帶孩子。你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為熱愛的事業拼搏奮斗。”

    關弘遠在一旁附和:“對,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董若梅睨了眼關弘遠,冷笑連連,而后霸氣側漏地說:“要是有人敢說我關家兒媳婦的閑話,我來讓他們閉嘴!”

    關弘遠:“我也會出手狠狠教訓他們。”

    董若梅和關弘遠一齊看著許芷妍,期待她的決定。

    作者有話要說:  董若梅:這屆兒子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什么事情都要我來解決。唉!還是生女兒好!

    關弘遠:謝謝媽!謝謝媽!

    董若梅:滾一邊去!我只要我的妍妍。

    許芷妍: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孟婆賣煙不賣酒、29651250 3瓶;1234567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