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走到客廳, 董若梅招呼許芷妍先坐下,拿起座機撥打關志峰的電話, 對著座機大聲喊道:“老公你快下來!妍妍過來了!”

    關弘遠擔心許芷妍被董若梅的樣子嚇到,抹了把臉,拉著許芷妍的手安撫她,湊到她耳邊小聲說:“呃我母親的性子就是這樣有點風風火火嗯你”

    許芷妍回搭住他的手,給他一個放心的笑容, “阿姨挺可愛的。”

    就這三次見面而言,董若梅整個人由內而外地讓許芷妍的感覺到她是一個真實幸福的女人。

    董若梅家庭和睦,深受老公寵愛,兒子又有出息, 萬事不用操心,過得無憂無慮, 所以還能保持如此天真爛漫的性子, 許芷妍非常羨慕。

    董若梅放下座機,和藹地笑著說:“妍妍你先坐一會兒,廚房里還有兩道菜,我去弄一下, 等他爸下來我們就吃晚飯。”

    許芷妍連忙站起來, “我幫您吧。”

    董若梅按住許芷妍的肩膀, 把她重新按回沙發里,“不用不用,你坐著讓阿遠陪你就行。”

    關弘遠接話說:“妍妍,我陪你逛一下吧。”

    “對對對, 你帶妍妍先簡單逛一圈家里,晚飯馬上就好。”董若梅使了個眼色,示意關弘遠帶許芷妍隨處逛逛。

    關弘遠帶許芷妍參觀一圈一樓,準備上樓時,關志峰正好從樓上下來。

    許芷妍看到人,甜甜地喊:“伯父好。”

    關志峰露出和善的笑容,“妍妍你來啦。”然后拍拍關弘遠的肩膀,“以后好好對妍妍,知道了沒有?”

    “我會的。”

    董若梅聽到關志峰的聲音,把最后的裝盤工序交給劉阿姨,出去和關志峰正式接見許芷妍。

    許芷妍重新向關志峰和董若梅問好,然后送出準備好的禮物。她拿起一個禮品袋遞給董若梅,“阿姨,這是我下午買的禮物,準備不周,希望您不要嫌棄。”

    “哎呀你這孩子,上門還帶什么東西呀?”董若梅嘴上說著不要,卻伸出手毫不猶豫地拿過來,連推拒一下都沒有。

    這可是妍妍為她精心準備的禮物,一定要好好珍藏起來。

    許芷妍拿出另一個禮品袋給關志峰,“伯父,這是您的,也請不要嫌棄。”

    關志峰笑著接過,“妍妍客氣了。”

    董若梅拆開包裝,看到是一條圍巾,立即解下自己脖子上圍的,換上許芷妍送的這一條。

    許芷妍選的圍巾樣式和顏色與董若梅的氣質非常搭,關弘遠發自內心稱贊說:“媽,很好看!”

    董若梅賞給他一個白眼,“你這不是廢話嗎?妍妍送的怎么可能難看?”

    關弘遠:“……”得,看來真的是他多嘴,完全不用擔心妍妍和他母親會不和。

    董若梅低頭看了看,既好看又很溫暖,心里美滋滋的,當場作出決定,以后她就圍這條圍巾。

    “妍妍,你快跟我拍一張照。”她拿出手機拉著許芷妍擺造型,“你送給我一條這么好看的圍巾,我要趕緊發朋友圈炫耀炫耀!”

    董若梅摟著許芷妍的脖子,許芷妍靠在董若梅的懷里抱著她的腰,兩個人像母女一樣親密,然后圍巾又不會被擋住,非常醒目。

    關弘遠卻忽然阻止道:“別發朋友圈。”

    董若梅拍好照片在修圖,不解地問:“為什么不能發?”

    關弘遠解釋:“目前還不是公開我和妍妍戀情的時機,你發出去不就讓別人知道了。”

    阿姨高興就好,他搗什么亂?許芷妍不豫地瞪了關弘遠一眼,然后笑著對董若梅說:“沒事的,阿姨您發吧。再過一段時間我就會公開,提前發不會有影響。”

    “對哦,差點忘了。”董若梅很想炫耀,但還是忍住了。

    她作為許芷妍的資深阿姨粉,當然有在粉絲群里面有看到吳思琪前幾天發的公告,知道這段時間許芷妍的風頭過盛,不宜再生事端。

    不能發朋友圈,但照片可以留著自己欣賞,董若梅又拉著許芷妍多拍了好幾張。

    關弘遠看著和許芷妍拍照得不亦樂乎的母親,完全忘記晚飯的事,心累地問:“媽,能吃飯了沒?”

    “可以了可以了!”董若梅恍然想起,“妍妍餓了吧?吃飯去!”拉著許芷妍往餐廳方向走去。

    望著董若梅和許芷妍手挽手親密的背影,關弘遠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卻又說不出來,搖了搖頭,和關志峰跟上去。

    一家人圍坐在一起,董若梅指著一桌子菜說:“妍妍,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不用跟我們客氣。這是我親手為你做的菜,快嘗嘗。”

    許芷妍夾起一塊肉放進嘴里,細細品嘗,隨后眼里流露出幸福,真情實感地夸道:“好吃!阿姨的手藝真好!”

    董若梅開懷大笑,“好吃就多吃點,妍妍以后常回家,阿姨做給你吃。”

    許芷妍反夾起食物到董若梅和關志峰的碗里,甜甜地笑著說:“阿姨伯父,您們也開動吧。”

    “好好好,一起吃。”

    吃飯的過程中,董若梅時不時夾菜給許芷妍,許芷妍碗里的菜堆成小山包,都快看不見飯。

    而且不止董若梅,關弘遠也在旁邊添亂,頻頻把食物夾到許芷妍的碗里。

    許芷妍實在承受不住這樣的熱情,悄悄用胳膊肘撞了下關弘遠伸過來的手臂。

    關弘遠收回筷子,莫名其妙地看著許芷妍。

    許芷妍下巴指著碗里堆得像山一樣高的飯菜,擠眉弄眼瞪著他:夠了夠了!你這樣讓我怎么吃啊?

    關弘遠恍然明白她的意思,對還在夾食物過來的董若梅說:“媽,您先停一下,讓妍妍把這些吃完。”

    董若梅這才停下來,“那妍妍你等等喜歡吃什么自己夾,不用客氣。”

    “好的阿姨。”許芷妍乖巧地應下,然后趁著董若梅把注意力轉移到關志峰的身上,悄悄把碗里的食物勻一些給關弘遠。

    董若梅瞥見他們兩人的小動作,不禁勾起唇角,露出老母親欣慰的笑容。

    吃完飯后,董若梅把關弘遠打發到別處,自己拉著許芷妍到樓上的房間關起門說悄悄話。

    即使知道她兒子和許芷妍正在交往,但董若梅還想聽許芷妍親口再確認一下。

    她拉過許芷妍的手,親切地笑著問:“妍妍,你和阿遠現在是正式交往的男女朋友對吧?”

    “是的,阿姨。”許芷妍點點頭,頗為感激地說:“若是沒有您的幫助,我也不能這么快追到阿遠。”

    董若梅又問:“那阿遠知道你是當年的小花了嗎?”

    許芷妍搖搖頭。

    “為什么不告訴他?”董若梅皺起眉頭露出困惑的表情。

    許芷妍耷拉下腦袋,有些低落地說:“上星期我們無意間聊到他以前的事情,結果他已經不記得小花,所以告訴他也沒什么意思。”

    她其實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告訴董若梅,所以董若梅并不知道她和關弘遠還有一個約定。

    現在關弘遠完全忘記往事,許芷妍也不想再提起來,低聲央求道:“阿姨,你能不能就此把這個秘密藏在心里,不要讓阿遠知道我就是小花。”

    董若梅神色復雜地看著許芷妍,見她異常堅持,心疼地嘆了口氣,“好吧,阿姨也會跟他爸說一聲,一起幫你保守這個秘密。”

    許芷妍真誠地鞠了一躬:“阿姨,謝謝您。”

    董若梅聽許芷妍一直阿姨阿姨叫著,感覺有點刺耳,很想讓許芷妍改口。她試探著問:“妍妍,那不管你說不說以前的事情,以后肯定會和阿遠結婚對吧?”

    被男朋友的母親直白地問這個問題,許芷妍羞紅了臉,細如蚊蠅的聲音說:“阿姨,只要您不反對,只要阿遠愿意。”

    “我怎么會反對?還有阿遠敢不愿意?我打斷他的腿!”董若梅不自覺激動起來,提出建議說:“要不你們現在就去領證吧,婚禮等你閑下來再辦。”

    許芷妍:“我們現在的感情還不夠。”

    董若梅內心有點生氣,要不是她兒子那榆木疙瘩腦袋,妍妍早就是她的兒媳婦了好嗎!

    董若梅不想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妍妍啊,既然你遲早都要嫁給阿遠,那我就是你的母親了,你提前喊我一聲媽吧。”

    許芷妍愣住,“阿姨”

    “還叫阿姨?”董若梅不滿地瞪著她,“叫媽!”

    “這不合規矩”許芷妍忽然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董若梅突然變了臉,抱著許芷妍的手臂,眼眶濕潤,一副子不認父母的傷心說:“妍妍,你就喊我一聲媽吧。”又賭氣似的哼了一聲,威脅道:“你要是不喊,我就不讓你嫁給我兒子。”

    許芷妍不知所措,被婆婆逼著叫媽,恐怕她是頭一人了吧?

    不過她看到董若梅淚眼汪汪的樣子,實在于心不忍,而且她早就決定非關弘遠不嫁,提前改口叫婆婆一聲“媽”,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吧?

    許芷妍遲疑再三,做好心理準備,深呼吸了下,緩緩張開嘴巴,喉嚨里發出一個輕快的音節,“媽。”

    這個稱呼,從她三歲之后就再也沒有喊過。后來面對李蘭靜,每次也都是喊“干媽”。

    這一刻喊出來,一種久失復得的別樣溫情油然而生。

    “誒!”董若梅瞬間收掉眼淚,笑容可掬,隨后將許芷妍攬進懷里,輕輕拍打她的后背,“好孩子,媽的好孩子。”

    她一直想要個女兒,可是關志峰心疼她懷孕時受的苦,一直不肯再讓她生育。

    她知道許芷妍從小沒有享受過母親的關懷,心里十分難受。雖然妍妍長大了,但母愛什么時候都不會嫌棄沒有。

    俗話說女婿如半子,那兒媳婦也可以當女兒。妍妍缺失的母愛,以后就由她來補給她。

    許芷妍不知道董若梅心中所想,但此時內心的確暢快許多。

    董若梅抱著許芷妍,放輕聲音,溫柔地哄道:“好妍妍,以后你就是媽的孩子了,如果受到什么委屈盡管跟媽說。就算是阿遠,我也會為你做主。如果他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媽,媽讓你爸來揍他。”

    “小時候他不乖,可是讓你爸揍了好幾次,哭得哇哇大叫。”

    許芷妍想象出小關弘遠哭的樣子,頓時笑了出來,然后信心十足地替關弘遠打包票說:“媽,阿遠不會欺負我。”

    許芷妍順利改口之后,發現董若梅待她更不一樣。

    最初是粉絲和明星,剛才之前是未來婆婆跟準兒媳婦。現在不知為何,感覺她真的像是變成了她的女兒。具體表現在給她安排睡覺房間時,把她和關弘遠分開了。

    董若梅領著許芷妍前往一間裝修得很少女風的房間,關弘遠跟了過去,疑惑他母親帶許芷妍到這間房間做什么。

    這間房間不是客房,是董若梅特意留的房間。

    當初她懷孕時,關志峰和她都以為懷的是女兒,所以專門裝修出一間女孩子住的房間。

    結果生下來的是關弘遠,這房間暫時沒用上。

    而且關弘遠小時候太皮,董若梅一直想再生個乖巧的小棉襖,卻一直無法懷上。后來一問才知道,原來關志峰不忍心她吃苦,偷偷去結扎了。

    她的女兒夢就此破碎,這個房間卻保留下來。

    董若梅帶著許芷妍進去逛了一圈,整個房間呈粉色調,一張非常大的公主床,床單被罩全都是粉色,墻壁窗簾也是粉色,墻上還貼上許多少女漫的動漫貼紙。

    房間里面還有另外一個門,董若梅走過去打開,許芷妍探頭一看,差點被里面的布置亮瞎了眼。

    這是一個衣裝間,各種各樣的衣服裙子鞋子包包首飾配飾琳瑯滿目,而且還全都是最新流行款式。

    這個衣裝間簡直是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天堂,許芷妍當然無法抗拒,兩只眼睛直冒精光。

    她想象得出,若是董若梅真有一個女兒,必定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真公主。而現在,這一切好像便宜她了。

    董若梅攤開手,視線隨著身體轉了一圈,“妍妍,今晚你就睡在這間。不只是今晚,以后這就是你的房間了。”露出恨不得把許芷妍寵上天的笑容,“這屋里的東西你隨便使用,里面的服裝你隨便換。”

    關弘遠聽后疑惑地問:“媽,你說什么?晚上妍妍要睡在這間?”

    董若梅叉腰冷哼一聲,氣勢洶洶地瞪著關弘遠,“你個叼走妍妍的臭小子,難道今晚還想欺負妍妍嗎?”

    關弘遠一臉懵逼,難以置信地看著董若梅,

    他和妍妍都一起睡多久了?怎么回家了反而要分居,這是什么情況?

    許芷妍有些明白,董若梅這是站在一個母親的角度,當然不希望女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欺負”。就算這人是她的男朋友,也希望她的男朋友能夠給她足夠的尊重,所以才要兩人分開。

    許芷妍很想和男朋友一起睡,但這時候當然是要聽媽媽的話啦。她擁抱住董若梅,揚起一個甜甜的笑容,乖巧地說:“謝謝媽,您也早點休息,晚安~”

    “妍妍晚安~”董若梅親下了許芷妍的臉蛋,然后把在一旁呆若木雞的關弘遠拖出去。

    許芷妍朝關弘遠揮揮手,輕輕關上門。

    關弘遠直到站在門外,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

    董若梅再次厲聲叮囑道:“我警告你,今晚不許去找妍妍,聽到了沒有?”

    關弘遠郁悶地說:“媽,我們之前都同居了。”

    董若梅:“我知道,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給我老實點!”

    關弘遠:“……”

    董若梅看著魂不守舍的關弘遠,內心忽然有些復雜。

    妍妍一再強調不要把她就是小花的事情告訴阿遠,董若梅非常替她抱不平。

    明明就是她兒子先撩撥了人家,讓人家念念不忘十幾年,結果她兒子卻把人家忘了,這不是妥妥的渣男一個嗎?

    董若梅糾結再三,不想讓她兒子當“渣男”,決定給關弘遠一點暗示,希望他能想起一點。

    她狀似不經意地說:“兒子,你終于把小時候說要娶的女孩子帶回家了。”

    關弘遠一臉疑問:“媽,你知道妍妍就是小花?”

    董若梅一臉錯愕:“你記起來了?”

    原來媽/兒子都知道?這是什么大烏龍!關弘遠和董若梅面面相覷。

    關弘遠嘆了口氣,“妍妍一直不說,應該是有什么苦衷。等過一段時間,我再找個機會跟她談談吧。”

    他吩咐說:“媽,你現在先別告訴她。”

    董若梅:“……”妍妍的苦衷是以為你完全把他忘了,不想拿小時候的情誼強攀交情。

    她嘴唇微微張了張,又把話吞回去。

    算了,反正只是無傷大雅的誤會,讓他們小兩口自己去折騰吧。

    董若梅按了下關弘遠的肩膀,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轉身走上樓梯,又丟下一句話:“千萬不許半夜去撬妍妍的門!”

    關弘遠:“……”

    許芷妍洗完澡擦著頭發從衛生間出來,看見床上躺著一個男人,內心毫無波動,臉上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她走到床邊坐下,按照正常的劇情進展無聊地問一句:“你怎么進來的?”

    關弘遠:“這是咱們的家,我作為家里的一員,當然有鑰匙。”

    許芷妍插上電風吹,非常順手地遞給他,靠著他的胸膛找一個舒服的角度躺好。

    關弘遠輕輕撥弄許芷妍的頭發,烏黑稠密的頭發非常順滑,穿過指尖一順到底。

    電熱的暖風一縷又一縷地拂過她的發絲,許芷妍昏昏欲睡,打個哈欠問:“媽不是讓你別來敲門?”

    “我們都一起睡那么久了,哪有回到老宅就要分房睡的道理?”關弘遠理直氣壯的反駁,然后問:“晚上你和媽在房里聊了什么?怎么出來就改口了?”

    董若梅上樓后,他才回味過來,他女朋友和他母親之間的關系好像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兩人之間建立起親情的聯系,但又不同于婆婆和兒媳婦,更像是母女。

    他也才想起來,剛才覺得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女朋友對他母親稱呼發生了變化,由“阿姨”變成了“媽”。

    “沒什么,就是媽說一直想要個女兒,然后現在有現成的了,讓我給她當女兒。”

    關弘遠手上的動作一停,另一只手下意識關掉電風吹。

    沒想到真讓他猜中了,他無話可說。

    關弘遠低頭看著許芷妍,瞇起眼睛玩味地問:“所以你現在是我的妹妹?”這一趟回家是做什么?把女朋友變成自己的妹妹?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許芷妍仰頭看他,露齒一笑,“對呀,阿遠哥哥。”刻意加重“哥哥”的聲調。

    “妹妹?”關弘遠放下電風吹,幽深的眼眸里晦暗不定,透出一點點難于言喻的精芒,沉著聲道:“禁忌之戀?很好很好!”

    許芷妍瞪大眼睛故作驚慌,嬌聲怒斥他,“你是禽獸嗎?竟然敢對妹妹下手!”

    關弘遠邪邪一笑,“我們又沒有任何血緣和法律的關系,有何不可?”

    許芷妍感覺屁股硌到了硬邦邦的東西,驚呼道,“喂喂喂,你別亂來!”

    她連忙挪動身體離開關弘遠的大腿,坐到床的另一邊,渾身戒備地瞪著他,“今晚做了,你讓我明天早上怎么見咱媽?”

    關弘遠喉結滾動了一下,壓抑住體內的火氣,漆黑的瞳孔重新綻放出光亮,“妍妍,你都改口叫媽了,說明你決定好了對嗎?”

    許芷妍點點頭。

    關弘遠滿懷期待地凝望著她,“那我們什么時候結婚?”

    許芷妍勾起唇呵笑一聲,“你婚都沒求就想結婚?想得真美!”

    她拿起電風吹打開,繼續吹頭發,“再說我現在還沒安排好,等明年吧。”

    關弘遠想起吳思琪的叮囑,知道不可操之過急。而且妍妍也還沒有說開她就是小花的事情,那再等等吧。

    電風吹嗡嗡地響著,吹在許芷妍和關弘遠的心上,吹得他們的心有點躁動,心思各異地思考著下一步該做的事情。

    許芷妍吹完頭發,推了推關弘遠,“你不回自己的房間嗎?”

    關弘遠抱著許芷妍躺下,在她耳邊吹口氣,“沒我在身邊,你睡得著?”

    “我每次去劇組都是自己一個人,睡得可好了!”許芷妍到底沒推開關弘遠,還往里面挪挪窩進他的懷里,吩咐說:“那你明天早上早點回去。”

    “我懂。”

    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兩人躺了半天都沒有睡著。而且體溫不停上升,被窩里緩緩生出旖旎的氣息。

    關弘遠圈住許芷妍的手順著她的小腹往下探去,掀起睡裙鉆進里面。

    許芷妍不由自主地夾緊雙腿,用胳膊肘往后頂了頂他的胸膛,“別…”

    “我就這樣幫你…”關弘遠的聲音有些低啞,帶著燥火撲打在她的脖子上,激起密密麻麻的戰栗感。

    許芷妍覺得自己瘋了,整個人仿佛身處云端之上,隨風時而飄起時而落下。

    明知道關弘遠的父母住在三樓,她的房間在二樓,而且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關弘遠的父母不可能聽到動靜。但她就是不敢喊出聲來,貝齒緊緊咬住唇瓣,惟余齒縫間溢出稀碎細微的聲音。

    終于,她腳趾頭蜷縮起來,又緩緩松開,身體驀地一軟。

    關弘遠收回手,抽出紙張擦干凈,感覺到她的身體仍在微微顫抖,胸口起伏不斷,額頭起了一層細密的汗粒,眼神變得嫵媚而濕潤。

    許芷妍輕輕喘著氣,幽幽地說:“我總算體會到雅明姐第一次帶阿杰哥回家是什么感覺了,真是刺激!”

    作者有話要說:  看看評論吧</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