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一退場, 就有人把許芷妍赴宴的事情傳出去。

    這么一個結交真金主的大好機會,她肯定會好好利用, 若是關系攀得好,日后的資源還會再上一頭,這些明星已經找不到什么詞語能夠形容他們的羨慕嫉妒恨。

    沒去到現場的其他人表示懷疑,認為是許芷妍放出來的炒作,期待那些大佬出來啪啪打臉, 給許芷妍一點教訓。

    許芷妍坐上飛機后,顧婉昕把包廂眾人的合照發到微博上,力證許芷妍和眾多商業大佬一起吃早餐的事情不是空穴來風,更沒有被人耍了一道。

    這張照片里面許芷妍和顧婉昕站在中間, 離鏡頭最近,妥妥的c位, 成功又雙叒叕登上熱搜。

    回到帝都下飛機, 吳思琪打開手機,手機差點被公關部的微信和未接來電短信提醒轟炸爆。

    顧婉昕那張的合照沖擊力太大,公關部不清楚早茶宴到底是什么情況,不敢擅自回應。

    萬一人家只是出于尊重女士的禮貌, 讓許芷妍站在中間。而他們會錯意, 自以為許芷妍結交到他們, 發出得意的公關。到時候上面一個人隨便出來否認一聲,許芷妍會直接成為笑話。

    所以他們急需吳思琪和許芷妍的確切消息,好做出應付。

    從昨天下午到現在,許芷妍已經霸占熱搜超過十八個小時。

    熱搜前五有三條關于許芷妍, 甚至連雙十一銷售額再創一個新紀錄的熱搜也打不贏她。

    若是再被人拍到和關弘遠一起離開機場,那她今天的熱搜就不用下來了。

    許芷妍:“阿遠,咱們分開走,我要回公司一趟,你也去公司吧。”

    關弘遠知道輕重,走貴賓通道先離開。許芷妍估摸著關弘遠離開機場,然后才出去。

    三人一坐上保姆車,吳思琪又接到電話。

    “我知道了,這次工作室不要出面,全部讓妍妍自己處理就好。”她鎮定下來,有條不紊地發出指令。

    等吳思琪掛斷電話,許芷妍做好迎接暴風雨的心理準備,無所畏懼地問:“說吧,我又多了哪條新熱搜?”

    “顧總嫌熱鬧不夠大,又發了一條微博。”攤上這么個大佬,吳思琪心力憔悴,生無可戀地拿出平板登上微博,“她關注你了,網友在等著你回關。”

    許芷妍:“……”顧婉昕是來坑她的吧!

    她打開微博,顧婉昕這個大v號在一群新粉絲中特別顯眼。

    顧婉昕還發了一條新的微博——【顧婉昕v:@許芷妍,正式介紹一下,這是我剛認的妹妹[心]以后若是有人欺負她,就是跟我顧婉昕過不去!】配圖是她摟著許芷妍,兩人的臉蛋親密地貼在一起。

    許芷妍既感動又鬧心,忽然發現,一個兩個當她姐姐的,都是些不怕事的主。而且她們都把她當成小白花,好像她很容易被人欺負似的,都想保護她。

    問題她沒想象的那么弱啊,更不會主動惹是生非。兩個姐姐才是需要收斂的那掛,別讓她操心行不行!

    還是沈清晗乖巧可愛,定時向她問候,發一些劇照寄點零食,不會大張聲勢,多省心。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要先去回應她和顧婉昕的塑料姐妹情。

    許芷妍回關顧婉昕,然后發一條微博——【許芷妍v:@顧婉昕,姐姐好,請多關照!】

    【臥槽!所以妍妍真的是早餐團里面的c位!】

    【先是百棱集團關總,再是銀龍集團顧總,妍妍已經和兩位超級大佬互粉了!厲害了我的妍妍!牛逼!】

    【所以妍妍這是要收集個大總裁集團的節奏嗎?下一個會是哪位大佬!】

    許芷妍和顧婉昕在微博上互動了一會兒,讓網友為她們的姐妹情深恰檸檬。

    吳思琪關注完網上的情況,閉眼重重感嘆道:“妍妍,你這次的風頭真的太大了!”

    大到令人感到心悸,她自己都倒吸一口涼氣,“新生代的就不管了,估計一些前輩都會眼紅。他們前兩年出席晚會的時候,可沒有受到如此隆重的待遇。”

    她憂心忡忡地說:“幸好你之前讓我把直到考研前這段時間的公告推了,剛好可以安心待在家里復習。”

    許芷妍鎖掉屏幕往后一躺,長舒口氣,“嗯,不然一直霸屏太久,也會引起路人反感,這樣剛好。”

    “別人是絞盡腦汁費盡心思想著要怎么上熱搜,而咱們卻是巴不得從熱搜榜撤下來。”吳思琪自嘲一聲,“其他人要是知道咱們這樣逆天,非得自閉到退圈不可。”

    “嗬嗬嗬~唉~”

    關弘遠也第一時間知道網上的事,看著許芷妍和顧婉昕互動,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一個剛認的姐姐可以肆無忌憚的親密,他這個正牌男友卻要在后面見不得光,造化弄人吶,唉!

    不過妍妍已經是他的,早晚有一天他也可以這樣堂堂正正地站出來守護妍妍。現在讓顧婉昕先在外面頂著也好,至少接下去妍妍的道路會無比通暢。

    關弘遠全然忘記,之前他是如何看不起那些靠關系的演員,又是如何猜疑許芷妍接近他的目的。

    不過就算他記得,他也不會在意,只要和許芷妍有關,他就是這么沒有原則。

    勞累了兩天,許芷妍去公司處理好事情便回家補了一個下午的覺。

    結果晚上吃飯時,關弘遠得知后很郁悶。

    早知道許芷妍下午三點就回家,他還回公司做什么?直接回家等許芷妍就好了。

    “妍妍,你回家了為什么不告訴我一聲?”

    “告訴你做什么?讓你翹班嗎?”

    關弘遠一本正經地點頭,夾了一大把肉給許芷妍。

    許芷妍把關弘遠夾給她的肥肉還回去,“你離開公司兩天,肯定堆積了很多事情。”

    關弘遠不依,堅持要許芷妍吃下去,“你這么瘦,多吃點。而且我出發前已經安排好后三天的工作,他們能處理。”

    “你當我不想吃啊?問題是吃一口肉要做十組塑身運動,太不值了!”許芷妍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又聽到他帶著遺憾的語氣說,“本來今天明天想和你在鷺城約會,可惜泡湯了。”

    許芷妍哂笑了聲,“這次動靜這么大,再和你約個會,我真的會成為娛樂圈公敵。”

    “怕什么?”關弘遠滿不在乎地說:“有我給你撐腰,你可以橫著走。”

    “我說過,我要的從來這不是你背后的百棱集團。”許芷妍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說:“我記得你討厭我靠你的關系。”

    打臉了,大型真香現場。然而關弘遠面不改色,仿佛自己沒說過這話,霸氣側漏地說:“關系就是用來給你靠的!”

    他忽然嘆了口氣,“什么時候我也能像顧婉昕今天這樣,光明正大地把你納入我的羽翼之下。”

    “你們不用這樣。”許芷妍一臉糾結。

    他們的好意她心領了,但她真不喜歡,不然也不會一再強調她不希望冠上某個名頭。

    關系太硬是一把雙刃劍,有利有弊。她憑自己的能力得到的角色不會再被換掉,但也容易被人質疑成純靠關系。

    不過她已經得到影后,演技有目共睹,影響不是很大,但也是能不用就不用。

    關弘遠見許芷妍為難,沒有繼續談論下去,改個話題問:“你和顧婉昕是什么情況?”他直到現在也沒想明白,“為什么你們兩個出去回來,關系突然變得這么親密?”

    許芷妍喝完湯,抽出面巾紙擦擦嘴說:“不告訴你,這是女人之間的秘密。”

    關弘遠:“……”

    關弘遠兩個晚上沒睡覺,洗好碗便拉著許芷妍想要睡覺。不是要運動,是單純閉上眼睛睡覺。因為許芷妍比他更累,更需要休息。

    許芷妍下午睡了一覺,現在不是很困,拿出行李箱,打開衣柜往箱子里裝衣服,“你先睡吧,我開始收拾一些東西,這兩天搬到樓上。”

    關弘遠一聽,頓時睡意全無,下床走到衣柜旁,“要帶什么?我來幫你。”

    許芷妍指著一排衣服說:“那你幫我整理這些白天要穿的衣服,我去收拾化妝品。”

    “好。”

    女明星的服裝一般都是要風度不要溫度,關弘遠看著柜子里一大堆在冬天露背露腰露胳膊露大腿的衣服,腦袋有點疼。

    改天還得帶妍妍去找杏林堂的資深老中醫,看看需不需要調理身體。不然現在要是落下寒氣病根,以后老了三天兩頭遭一番罪可就麻煩。

    現在進入換季,絲揚服飾馬上有一批新的服裝上市,許芷妍作為代言人會第一時間收到新的衣服。因此關弘遠要收拾的衣物其實不多,主要是她的內衣褲。他的目光停留在各式各樣的文胸上面,佯裝鎮定面不改色,耳根子卻開始充血泛紅。

    許芷妍也想起來,從衛生間里喊話,“你只要幫我拿那些外衣就好,內衣等等我自己來。”

    關弘遠裝作沒聽到,臉不紅心不跳拿起東西裝箱。

    他裝著裝著,看到一個盒子。他拿起盒子搖了搖,挺輕的,裝的好像也是衣服,可為什么要放在衣柜的最底下?

    出于對許芷妍的尊重,哪怕關弘遠再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衣服也沒有打開,出聲詢問:“妍妍,你衣柜里有個盒子,要不要一起帶上去?”

    “裝進去吧。”許芷妍想都沒想便回話,謹小慎微地把這些瓶瓶罐罐裝進化妝盒里。

    忽然,她手上的動作一停,喃喃自語,“盒子?”轉頭向外面大聲問道:“放在哪里的盒子?”

    “衣柜最底下的。”

    “衣柜最底…”許芷妍猛地想起是什么東西,瞬間向外跑去。

    盒子挺占位置,關弘遠暫時先放在行李箱外面。

    許芷妍跑出衛生間,一眼就看到地上的盒子,馬上奔過去撿起來抱在懷里,想著要怎么處理這個燙手的山芋。

    本來關弘遠的好奇心還沒那么強烈,現在見到許芷妍的反應,反而有種不弄清楚盒子里裝的是何物就不罷休的念頭。

    他站起來走到許芷妍的身邊,目光盯著她護得像個寶貝似的盒子問:“里面裝的到底是什么衣服?”

    “沒什么,你不用知道。”許芷妍晃身跺著小碎步跑向衣柜,重新把它塞進衣柜底下,然后把關弘遠推向衛生間,“你不用收拾了,去洗澡吧,剩下的我自己來。”

    她的臉頰額頭和耳朵都染上了紅暈,關弘遠隱約明白,那里面可能是非常棒的東西,立即轉身繞開許芷妍,跑回衣柜想把盒子重新挖出來。

    “關弘遠!”許芷妍趕忙跑過去扯住關弘遠的衣服,用力把他往后拉,“停停停!你不許看!”

    關弘遠摔倒在地上,但盒子也被他挖了出來,迫不及待地想打開。

    許芷妍連忙撲上去搶奪盒子,“不許看!不許看!”她的動作太大,整個人壓在關弘遠的身上。

    “小心!”關弘遠霎時松開盒子,雙手托住許芷妍接在懷里。

    兩人抱成一團在地上滾了兩圈,盒子掉在地上摔開蓋子,里面的布塊撒了出來。

    許芷妍窩在關弘遠的懷里,身下傳來他擔心的問候:“你沒撞到吧?”

    “我沒事。”許芷妍撐起身體,余光瞥見灑落一地的情趣內衣,頓時發出尖銳的叫聲,連忙從關弘遠身上離開,收納地上的布塊。

    關弘遠眼疾手快,伸出長臂搶到一塊,坐起來攤開來看。他一時間沒認出來是什么東西,疑惑地看著許芷妍,“這是絲巾嗎?”

    這話他自己都不信,若是絲巾,許芷妍哪用得著這么激動。

    “啊啊啊!快還給我!”許芷妍把手里的衣料重新塞回盒子里,想也不想就要把關弘遠手中的也搶過來。

    關弘遠閃身躲開,許芷妍撲了個空。

    他興致盎然地問:“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不可說的?”

    許芷妍紅著臉,打死不開口。

    關弘遠仔細端詳,恍然大悟,“喔唔!原來是…”

    “閉嘴!”許芷妍嬌喝一聲,趁關弘遠不留神,成功從他手上搶回內衣。

    作者有話要說:  情趣衣物play(一)

    一天晚上,關弘遠把玩著一個盒子等待許芷妍洗澡出來,臉上浮現出蕩漾的笑容。

    他的妍妍總愛口是心非,說是扔了,其實還是舍不得。

    許芷妍洗完澡出來,看見關弘遠手里的盒子,感覺有點眼熟,好像是……艸!他從哪里翻出來的!

    關弘遠滿懷期待地看著許芷妍,“今晚穿這件吧?”

    “不要!”許芷妍想都不想就拒絕。

    “好老婆,你就滿足一下我嘛~”

    “滾!叫爸爸都沒用!”

    “你穿我就叫。”

    “真的?”

    “真的!”

    第二天中午,許芷妍軟在床上,心里只有一個想法——

    下次打死都不和陳雅明去買這種衣服了!然后不管是誰寄過來的也一定要扔掉!

    然而關弘遠還是時不時從家里的某個角落旮旯里翻出些寶貝,只要他找出來,許芷妍便沒有拒絕,當作獎勵滿足他。

    于是關弘遠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地毯式搜尋整個房子,這個藏寶和尋寶的游戲,成為他們之間的情趣,樂此不疲。

    ——————————

    注意注意!各位小天使請注意!為了保險起見,明天晚上那章改到明天中午十二點更新。

    然后本章24小時內2分留言同樣有紅包哦~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沉默寡言黃少天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