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芷妍的活動全都結束,國慶的最后兩天便窩在家里發霉,哪里都沒有出去。

    那天晚上和關弘遠不歡而散,她的心情非常低落,但她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

    許芷妍重新審視了她和關弘遠這段時間的相處,發現兩人一直停留在表面上的合作關系,沒有實際性的人際關系進展。

    她每次想要往前一步,關弘遠就豎起一道墻阻隔開兩人。

    她認真思考后,找出她和關弘遠的問題所在,歸根結底還是接觸太少。

    在這次代言之前,關弘遠和現在的她“完全不認識”,她卻在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就開始撩撥他。

    相當于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口口聲聲說喜歡他要追求他,他沒把她當成神經病趕走,已經是看著他們合作的面子上。

    她和關弘遠所處的是一個利益為上,充滿了金錢、欲望、明暗交易、爾虞我詐的圈子。感情對于他們來說不是必需品,是一種奢侈品。

    他們兩人需要的是脫掉那層光鮮亮麗的外衣,回歸到兩個普通的人,一起出來吃頓飯看看電影聊聊天,促進對彼此內在的了解,改變關弘遠對她的偏見。

    但是又因為她的特殊性,她不方便大張旗鼓地去他的公司堵他,強行制造接觸。

    所以要如何接近關弘遠,制造相處的機會,這是她目前需要解決的問題。

    許芷妍想得都快禿頭了,還是沒想出個辦法來。

    吳思琪上門看見許芷妍悶悶不樂的樣子,關切地問:“怎么了小妍?”

    許芷妍按著遙控器一臺又一臺的換著電視,最后發現那些人的演技實在太辣眼睛,干脆關掉,無精打采地說:“沒什么。”

    “你都這個樣子了還沒什么?”吳思琪尋思著原由,半看笑話的神情問:“是不是在關總那里碰壁了?”

    “你怎么知道?”許芷妍頹喪著臉,抱著抱枕縮成一團。

    “除了和關總有關的事情,我還沒見過幾件能讓你這個樣子。”

    “姐,你幫我想想,要怎么樣才能讓關總喜歡我?”

    “不好意思,此事我無能為力。”吳思琪想也不想就拒絕,“畢竟總裁的思維不是吾等凡人能夠參透的。”

    但她看許芷妍蜷縮在沙發上,整個人可憐弱小又無助的模樣,實在于心不忍,提議說:“你可以問陳導的女兒,她不就把我們的頂頭boss拿下了。”

    “對呀!我怎么就沒想到?等雅明姐回來我就去問她!”許芷妍有了希望,頓時滿血復活,開心地笑了出來,隨后問:“你有什么事嗎?”

    吳思琪坐在她的身邊,從公文包里拿出一些劇本給她,“現在代言結束,也休息這么久了,該開始在接戲了。這些是我幫你篩選好的,你看自己喜歡什么,挑一兩個出來接一下。”

    “對了,最上面的那本電視劇《金陵諜影》有個特殊角色的演員臨時不接了,王導想看看你能不能去救場。”

    “行,我接了。”許芷妍接過劇本應下,拿起最上面那本翻開來看。

    吳思琪接著說:“工作室已經收到這次的代言費了,在原來的金額上還額外增加了百分之四十,改天就轉到你的賬戶上。”

    男人要不知何時才能納入懷中,但錢可是現在就能摸到,還是先暴富吧!許芷妍心花怒放,仿佛手里厚厚的劇本就是那一疊疊鈔票。

    吳思琪問了句:“還是要幫你捐一半給青云基金嗎?”

    “對。”

    “你為什么每次都要捐一半出去給這個基金會?”

    許芷妍每次獲得的酬勞除去工作室分成后,剩下她自己所得的還會再捐一半給青云基金會。

    吳思琪好幾次問過原因,許芷妍都只是笑而不語。

    所以她今天也只是順嘴感嘆一句,并沒有指望許芷妍回答,許芷妍卻開口了,“因為這個青云基金會是百棱集團的。”

    “什么?”吳思琪驚呼一聲,轉頭一臉震驚地看著許芷妍,“真的假的?為什么沒人知道?”

    “關董事長很早以前以小關總的名義成立,并沒有公開。”

    “那你為什么會知道?”

    “他幫我交了快十年的學費,我要是不知道,對得起他嗎?”

    一想到小時候的事情,許芷妍眉眼間滿是笑意,聲音不自覺地輕快起來,“關總小時候要把他的壓歲錢給我交學費,我沒有接受。開學那天,我拿著爺爺賣糧食給我的一點點錢去學校,校長卻說我們不用交學費,有個基金會幫我們交了。”

    “后來關董事長來過學校幾次,我無意中聽到他和校長談話,才知道小關總把所有的壓歲錢都拿出來,要關董事長想辦法給我交學費,關董事長便以這樣的形式資助我們。”

    吳思琪聽得動容,原來她的妞和小時候的關總還有這么段過往,想必不止如此,難怪她會對關總念念不忘。

    “因為有這個青云基金,我們村里的孩子才讀得起書,也才有走出大山的機會。”許芷妍揚起嘴角,語氣里滿懷感激,“沒有關總和關董事長,就沒有現在的我。人要懂得感恩,現在我也有能力幫助他人,那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吳思琪頻頻點頭,非常贊同許芷妍的話。她把許芷妍抱進懷里揉揉許芷妍的腦袋,溫柔地說:“好妍妍,我明白了。”

    吳思琪走后,許芷妍挑著劇本,忽然接到李蘭靜的電話。

    “妍妍,你能不能回家一趟,我有點事要問你。”

    許芷妍不知是何事,但還是答應,“好,我這就回去。”

    國慶假期結束,絲揚服飾重新占據市場,關弘遠陰霾了一個多月的臉色終于放晴,讓絲揚服飾的員工輪流帶薪休假,他自己也準備休息幾天。

    關弘遠回到紫金嶺老宅,迎接他的一碗大雞湯。

    董若梅把關弘遠按在飯桌上,笑瞇瞇地看著他,“兒子啊,你這段時間為絲揚服飾的事情操勞,連續兩個星期沒回家了,也不懂得照顧好自己,你看你整個人都消瘦了不少。這是我讓劉媽熬的大補湯,你快喝下去補一補身子。”

    關弘遠看著這一碗大補湯,皺了下眉頭,然后一口氣喝掉。

    沒想到一碗喝完,家里的阿姨又端了一碗出來,董若梅慈愛的目光看著他,“兒子,再喝一碗。”

    關弘遠好久沒有享受到母親的熱情關懷,以往他幾天沒回家,也不見他母親這么熱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強迫自己喝下去后問:“媽,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說吧?”

    董若梅:“兒子啊,媽問你,妍妍沒給咱們公司代言之前,你認不認識她?”

    自己的母親怎么突然問起這女人?關弘遠的內心有點疑惑,臉上沒有顯露出來,“不認識。”

    “真不認識?”

    “真不認識。”

    董若梅追問:“那現在呢?”

    看著董若梅期待的眼神,關弘遠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母親是許芷妍的忠實粉絲,那天她見到許芷妍后在朋友圈里炫耀半天,他有看到,還看到那句抱怨沒有許芷妍這樣一個女兒的遺憾。

    他很確定,憑他母親對許芷妍的喜歡勁,若是她知道他和許芷妍有什么交情的話,絕對樂見其成,還想辦法促成兩人進一步發展。

    所以關弘遠冷淡地回答:“只是商業上的合作伙伴而已。”反問道:“怎么?有事?”

    董若梅拿出母親的氣勢來,準備教導一番關弘遠,語重心長地說:“兒子啊,妍妍這次幫了咱們這么大的忙,你得請人家吃頓飯好好感謝人家,知道了沒有?”

    關弘遠:“謝過了。代言拍攝結束的當天,我們就請他們工作室吃飯。”

    至于他和許芷妍兩次單獨吃飯的事情,就不用讓他母親知道了。

    “這只是公司名義的,你個人也要單獨感謝她才是。”董若梅就知道自己兒子是個公事公辦的木頭人,嘆了口氣問:“你有她的聯系方式嗎?微信有嗎?”

    “沒有,這就不必了。”

    董若梅殷切地說:“我有她的微信,我給你。”

    關弘遠漠然拒絕:“不用,以后若是還有事情,只需公司和他的工作室交談,我又不需要和她有交集。”

    董若梅恨鐵不成鋼,還要說什么時,關弘遠喝完最后一口湯放下碗,推開椅子站起來,“媽,這幾天我沒睡好,我上樓補覺去了。”

    “你這孩子!”董若梅氣得牙癢癢的,憤憤地瞪著他的背影。

    如果不是這兩天暗地里找王子騰,她剛才真的要被她兒子給騙了!

    她家這個臭小子,什么時候也變得會演戲了?怎么不干脆跑去娛樂圈拿個影帝,和妍妍湊成一對cp呢!

    那天董若梅得知許芷妍就是關弘遠小時候想娶的那個女生,不管是不是玩笑話,都非常希望這件事能夠成真。

    于是董若梅打電話給李蘭靜,想從她那邊入手。

    李蘭靜作為許芷妍的娘家人,當然要為許芷妍好好考慮。她把許芷妍叫回家詳細了解前因后果,最后決定尊重許芷妍。她知道許芷妍是個倔的,也只能支持了。

    董若梅和李蘭靜聊了半天,最后和諧地達成共識。

    之后董若梅又詳細了解許芷妍代言的整個過程,確定了一件事情,她的妍妍八成喜歡她的兒子,她這兒媳婦跑不了了!真是太好了!

    所以董若梅今天故意試探關弘遠,是想驗證他到底記不記得許芷妍,對許芷妍還有沒有意思。

    結果她兒子沒認出許芷妍是真,對許芷妍好像也沒有意思。

    人家都上門約她兒子吃飯,免費給她兒子干活了,結果她兒子還對人家挑三揀四!他就這么想不開?想要孤獨一生嗎?!

    而且就她兒子這一根筋的腦袋,還有他對娛樂圈的態度,要讓他們兩人自然發展,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看來還是得她出手,不然她兒子不知道要光棍到什么時候!

    董若梅心中漸漸有了思量,臉上浮現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小天使們給我灌溉了營養液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1234567 5瓶、取名太難了我放棄 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_</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