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門關上,緩緩上升。

    關弘遠面朝電梯門站得筆直,冷冷睥著身邊人,“許小姐,關某不想明天的頭條熱搜就是我們兩人的八卦新聞。”

    他要到專營店視察情況,旁邊跟個許芷妍,整個百棱廣場顧客這么多,隨便拍一張照片發出去,就算他們兩人再清清白白,幾分鐘后也會變成他和許芷妍關系親密,兩人逛商場公開秀恩愛。

    許芷妍側身一步站到關弘遠的面前,臉上揚起云淡風輕的笑容,打個響指說:“這很好解決,當成我來出席你的專營店活動就行了。”

    許芷妍的氣息噴灑在關弘遠的身前,他清晰地感受到她呼出的清香。

    狹小的空間讓人體內的燥熱無處發散,關弘遠往后退了一大步,呼吸變得急促,面部抽搐了下。

    許芷妍和關弘遠一起走進專營店在百棱廣場的辦公室,所有人頓時大吃一驚。

    王子騰目瞪口呆看著他們,“關總…許影后…”

    關弘遠神色如常,冷靜地詢問這家店的負責人,“上次做的活動策劃還在嗎?”

    負責人:“在,請問關總有什么吩咐?”

    “把流程簡化一下,許小姐愿意再幫助我們一次。”

    負責人再次被震驚到,瞠目結舌地看著許芷妍。

    許芷妍淡定地點了點頭,“你們這邊有化妝師嗎?我簡單做個造型吧。”

    “有有有!我馬上安排!”

    負責人欣喜若狂,立馬讓工作人員帶許芷妍去化妝,然后召開緊急會議,迅速修改出一個新的活動方案。

    為了避免吳思琪操勞過度早生華發英年早逝,許芷妍在化妝的時候打個電話給向吳思琪報備一下她的行動。

    “吳姐,我現在在關總這里。”

    “小晴有跟我匯報了。”吳思琪叮囑說:“你自己注意點,別被人拍到了。”

    “這我知道。”許芷妍不好意思地笑了聲,“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可別生氣。”

    “什么事?”

    “我現在要臨時增加一場絲揚服飾的銷售活動,關總他們已經在安排了。”

    許芷妍說完馬上拿開電話遠離耳朵,電話里靜了一會兒,都沒有傳出吳思琪的咆哮聲。

    她拿回電話,小心翼翼地問:“你怎么不說話?”

    許芷妍看不到吳思琪的表情,但大概猜得到她現在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吳思琪幽幽地說:“你都自作主張了,還要我說什么?”

    “你不生氣嗎?”

    “已經氣死了,現在跟你說話的是我的魂魄。”

    許芷妍:“……”

    吳思琪嘆了口氣,“既然已經在準備了,那就發個微博通知一下,不然等等沒有顧客參加活動,你這代言人就變成一個笑話了。”

    許芷妍乖乖應下,“好,我馬上發。”

    “結束后要我派車去接你嗎?”吳思琪話音剛落又自我否定掉,“算了不用了,你肯定要和關總雙宿雙飛去。”

    “吳姐…”

    吳思琪不管她,自顧自說:“再提醒你一下,千萬別被拍到!祝你們愉快!”說完直接掛掉通話。

    手機里傳來嘟嘟聲,許芷妍嘴角扯了扯,在化妝師小姐姐的輕笑聲中點開微博圖標,編輯一條微博發布出去,然后繼續讓化妝師做造型。

    另一邊李蘭靜看到只有陳元道一人回到家里,不滿地問:“不是說讓你把妍妍帶回來嗎?怎么就你自己回來了?”

    陳元道嘿嘿一笑,“小妍有情況了!”

    李蘭靜態度立即一百八十度轉變,興沖沖地問:“是誰?快告訴我!現在她的親人就只有我們了,我們要幫她把好關!”

    “是志峰家的孩子。”

    李蘭靜大吃一驚,她這干女兒也太會找了吧!一找就是年輕有為的總裁。

    不由得擔憂地問:“那孩子靠譜嗎?小妍鎮得住嗎?”

    陳元道:“我剛才見到他人,看了眼他的五官面相,不是那種會花心的人。而且他是志峰教育出來的,應該是個可靠的孩子。”

    李蘭靜卻沒有想得這么簡單,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關家可是實打實的頂尖豪門,許芷妍雖然是他和陳元道的干女兒,但在那些人的眼里,這身份不算什么。更別說她無父無母孑然一身,不知道會不會被他們嫌棄?

    所以她和關弘遠能成嗎?李蘭靜的心里完全沒有譜,滿面愁容,憂心忡忡地想著改天一定要把許芷妍叫回來,好好問清楚是怎么回事。

    關弘遠和專營店的負責人開完會,馬上讓人去布置現場。

    許芷妍換成專營店里的衣服,化好妝出來,商場中央的小廣場已經搭好舞臺,保安人員在維持現場秩序。

    粉絲們看到許芷妍的微博,那些剛好在商場內或者附近閑逛的行人,還有離百棱廣場不遠的人,聞訊紛紛趕來現場。

    由于時間緊迫,專營店最后做出的活動比較簡單,只準備了一些國慶套裝大禮包,內附許芷妍的同款服裝簽名海報。

    然后根據消費額度進行不同次數的抽獎,最幸運的那位歐皇顧客,可以像宣傳片里的那樣讓許芷妍當她的導購,同時最后的總消費還能享受五折優惠。

    有人把現場整個活動實況轉播出去,那些遠在全國各地和正在趕來路上的網友各種羨慕嫉妒恨——

    【我再一站地鐵就到了!妍妍還在不在?】

    【為什么我早上剛結束帝都七日游坐上動車回家,下午妍妍就有活動了!】

    【我搶到大禮包了!里面有三套秋季最新限量款式衣服!真的超值啊!】

    【還好我看完電影沒有馬上回家,閑著無聊來商場這邊逛逛,今天下午妍妍的兩次活動我都遇上了!剛剛的電影活動我就抱回一堆獎品,現在又抽到了妍妍的周邊商品,真是太幸福了!】

    【天啦擼!歐皇誕生了!妍妍的服務開始了!趕快跟過去圍觀咯!】

    【實名羨慕樓上的各位姐妹!注定到不了現場的我去恰檸檬了!再見!】

    關弘遠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觀看現場轉播,看著許芷妍向那位幸運顧客推銷他們的服裝。

    她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容,態度認真地為顧客推薦適合她的服裝款式,幫她搭配換裝,沒有一絲不耐的表情。

    關弘遠看得出來,許芷妍享受其中,他的嘴角也跟著翹起愉悅的弧度。

    因為是臨時策劃的活動,時間沒有很長,許芷妍最后笑容滿面地為絲揚服飾念完廣告,向所有顧客揮揮手,然后在工作人員和保安的帶領下回到后臺換衣服。

    許芷妍換回自己的衣服來到辦公室,看了眼電腦,整個店內的顧客摩肩接踵,導購員完全不夠用。

    她非常有成就感,開心地笑了出來,美目泛著期許的光彩問:“關總,你覺得我今天帶來的業績如何?憑我剛才的表現,能不能獲得本月的最佳銷售獎呢?”

    有了她剛才的活動,這家店強行再增加一波銷售,營業額都快和她國慶節那天過來出席時的齊平。

    負責人笑得一臉燦爛,連忙稱贊說:“絕對可以!您絕對是我們的最佳銷售!”

    關弘遠心知不能夸獎這個女人,不然她的尾巴絕對要翹得老高,得意洋洋地找他邀功,但還是忍不住頷首。

    關弘遠又看了眼電腦,覺得沒什么問題,和許芷妍走出辦公室,駐足轉身看著許芷妍,“許小姐,我…”

    “等一下…”許芷妍從包里拿出手機,嘿嘿一笑,“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直接來點實際的,給個微信吧。”

    關弘遠愣了下,反問道:“你之前不是說過,這是你作為代言人該盡的責任和義務?”

    “是這樣子沒錯。”許芷妍點了點下巴,然后從容不迫地解釋,“但是合同上沒有今天的這場活動呀。別忘了,我的出場費可是很貴的。然而我分文沒取,還給你拉了這么多銷售,你好意思讓我白干活嗎?”

    關弘遠一臉錯愕地看著她,無話可說。他忽然發現,他已經連續兩次在許芷妍這里落了下風,實在不可思議。

    但給她微信是萬萬不可能的,得用別的代替,關弘遠無奈地嘆了口氣,“那請許小姐稍等一會兒,我交代好助理一些事情,然后我們一起去用晚餐。”

    能賺到一頓飯也不錯,許芷妍沒多計較,知足地說:“也行,咱們走吧。”

    現場效果已經很明顯,關弘遠無需再下去店面視察。他吩咐王子騰處理好后續工作,拿過車鑰匙,和許芷妍走商場貴賓通道去地下停車場開車,成功避開所有人。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小天使們給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隨便起名 1枚、卷耳 1枚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_</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