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號,舉國上下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為祖國母親慶祝生日。

    許多人會趁著這段時間出去旅游,到祖國各地的名山秀水逛一逛。

    而有些人不想出去看人山人海,選擇窩在家里睡大覺,或者上網玩游戲。

    也有人選擇出去看個電影,然后再去逛商場買買買。

    電影院幾乎場場爆滿,人均觀影量再上一個高峰。

    各大商場中的絲揚服飾實體店同樣迎來絡繹不絕的顧客,導購人員忙得連停下來喝口水的功夫都沒有。

    許芷妍這兩天的行程也安排得非常滿,跟隨《女宗師》劇組在全國各地的幾大電影院進行路演。

    又一場觀影結束,觀眾們都沒有急著離開,全都留在座位上,等待許芷妍和陳元道等人上臺和大家互動。

    主持人抽取幾位現場觀眾上臺和許芷妍她們合影,一起玩游戲。幾輪游戲過去,被抽到的幸運觀眾都抱著一堆獎品開開心心地下臺。

    大約二十分鐘過后,觀眾們才戀戀不舍地陸續退場。

    劇組人員回到后臺休息,許芷妍接過李曉晴遞來的水喝了幾口。

    陳元道拍拍許芷妍的肩膀說:“辛苦你了小妍,跟著我跑了這么多場。”

    許芷妍搖搖頭,“沒什么,您都沒說辛苦,我怎么敢喊累?”然后眉開眼笑地說:“而且票房越高,我的紅包越厚嘛!”

    劇組的其他演員有著各自的行程,有的這場來,有的跟下場。只有許芷妍比較空閑,除了前天國慶節的兩場絲揚服飾線下專營店的活動,她沒有別的通告,于是每場不落地跟著陳元道四處跑。

    一群人準備歇一會兒,然后前往下一個電影院,這時陳元道的助理過來說:“陳導,有個包廂的觀眾說是您的老朋友,想請您過去敘一下舊。”

    “老朋友?”陳元道好奇地問:“是誰?”

    他的助理俯身在陳元道的耳邊小聲說了個名字。

    陳元道聽后高興地笑了出來,“是他呀!我這就過去!”

    他對許芷妍招招手,“小妍啊,你跟我一起去見一個老朋友。”

    許芷妍擺擺手推卻說:“不了,您和朋友敘舊,我這個陌生人就不去打擾了。”

    陳元道毫不在意地說:“沒事,正好也介紹讓你認識一下,或許你見過他們也說不定。”

    自己可能見過?許芷妍一臉驚愕,那是該去拜訪一下。她懷著好奇心,跟著陳導來到電影院內部的貴賓接待室。

    陳元道一推門進去就看到那個老朋友,興奮地喊道:“嘿!志峰!”

    “老陳!”一個和陳元道差不多年紀的厚實男人出聲回應,他的旁邊還坐著一個打扮得很時髦的貴婦人,一點都看不出真實年齡。

    “原來弟妹也在。”陳元道也注意到了,笑著調侃道:“我就說嘛,你怎么會自己一個人跑來電影院。”

    陳元道和他們打完招呼,然后把許芷妍推了出來,剛要開口,貴婦人先激動地尖叫出來——

    “誒!是妍妍!”

    貴婦人立即站起來,離開座位向許芷妍走來。

    男人知道自己妻子風風火火的性子,對陳元道抱歉地笑了笑。

    陳元道擺手表示沒事,然后正式向那對夫妻介紹許芷妍。

    “志峰,若梅,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小姑娘叫許芷妍,是我和我老伴一起認的干女兒。”

    他看許芷妍,“妍妍,這兩位是百棱集團董事長關志峰先生和他的愛人董若梅女士。他們是你干爸的好朋友,你不用拘謹。”

    許芷妍神色自然,微笑著向關志峰和董若梅鞠躬問好,“關董事長好!關夫人好!”

    董若梅已經來到許芷妍的身邊,伸手攔住許芷妍沒讓許芷妍向她行禮。

    她拉著許芷妍的手說:“妍妍啊,你別跟阿姨見外!阿姨我可是你的忠實粉絲!”

    除了參加盛典的時候,許芷妍會盛裝打扮,不然平時都是比較小清新的造型。

    就像今天她一身荷葉領白襯衣加黑色百褶裙,頭發自然披散在肩上,穿著一雙白色平底鞋,一副最受長輩喜歡的典型乖乖女模樣,所以她的粉絲也有許多媽媽粉和奶奶粉。

    現在許芷妍見到董若梅激動熱情的樣子,馬上就相信了她的話。

    “我家那臭小子也真是的,請你做我們集團代言人的這種大事也不跟我說一聲,不然那幾天我就可以去絲揚服飾找你了!”董若梅異常欣喜,親切地拉著許芷妍的手,絮絮叨叨地繼續抱怨道:“我喜歡你這么久,卻還沒有你的現場簽名和合照,我這粉絲實在太不合格了!”

    之前不是關志峰有事情,就是她有什么聚會,因此董若梅經常錯過許芷妍的電影宣傳活動。

    這回她和丈夫終于都空閑下來,聽說許芷妍會再次進行電影宣傳活動,董若梅立即讓關志峰和她出來看電影。

    她苦著臉嘆了口氣,隨后興奮地喊道:“好在今天總算有機會得到了!”

    “妍妍,你現在能不能給我簽個名,然后我們一起拍張照?”董若梅可憐兮兮地看著許芷妍,大有許芷妍不答應她就哭出來的架勢。

    她的態度讓許芷妍受寵若驚,許芷妍連聲答應,“可以的關夫人,感謝您對我的喜歡!”

    看著自己的愛人對那個小姑娘撒嬌,都快把那個小姑娘嚇懵了,關志峰忍不住笑出聲來,然后盯著許芷妍的臉若有所思,似是在回憶什么。

    “老陳啊,你這個干女兒,我好像在哪里見過?”

    陳元道早有預料,悠悠地說:“她是我從大梧村帶出來的。”

    董若梅說好筆記本和照片,親密地挽著許芷妍的手臂,有說有笑地走了過來。

    大梧村?關志峰細細端詳著許芷妍,在腦海里搜尋記憶,隨后把她的臉和一個女孩的臉對上,恍然提高聲調,“哦!原來是那個小女孩。”

    他見那個女孩如今的生活很好,欣慰地笑了出來,“不錯不錯。”

    董若梅把他們兩人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聽進耳朵里,走到關志峰的面前,看看他老公,又看看許芷妍,好奇地問:“你們認識?”

    關志峰和藹地笑笑:“你是小花吧?”他的語氣非常篤定,然后認真地感謝道:“這次絲揚服飾的事情多謝你了,要不是你主動幫忙,后續銷售無法這么快恢復。”

    陳元道還沒介紹的時候,許芷妍就已經認出關志峰了,只是沒有顯露出來。

    現在關志峰想起她了,她沒打算否認,笑著點頭,又鞠了一躬真誠地說:“許芷妍感謝關董事長過去的相助!”然后謙遜地說:“我只是盡一點綿薄之力,當不起您的一聲感謝。”

    董若梅看著她丈夫和許芷妍打啞謎,內心非常感興趣。但她強行按捺住好奇心,打算等回去后再好好詢問關志峰。

    陳元道和關志峰年輕時在一次偶然的聚會上碰到,兩人志趣相投一見如故。

    雖然后來兩人的事業各不相同,來往也不密集,甚至幾年沒見一次面,但交情卻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淡,反而越來越篤厚。現在一見面便大有恢復往日熟識的趨勢,熱情地攀談起來。

    董若梅則拉著許芷妍坐在她的身邊,拿起桌上的手機打開微信,“妍妍,我能不能加一下你的私人微信呢?”

    “可以的關夫人。”許芷妍馬上打開包拿出手機。

    董若梅卻忽然故作不滿地瞪她一眼,“妍妍,既然你和你關叔叔認識,那就更不要跟阿姨見外了。別夫人夫人的,喊我阿姨就好。要不是差個輩分,我更希望你喊我姐姐。”

    董若梅保養得非常好,臉色紅潤一點皺紋都沒有。穿著打扮又非常減齡,看起來宛如二十幾歲的溫婉美人。和許芷妍站在一起,真的像是只大了許芷妍幾歲的姐姐。

    許芷妍笑著甜甜地喊道:“阿姨。”

    “誒!”董若梅開心地應了聲,添加好友成功。

    接下來她和許芷妍各種聊天八卦,和她愛豆熟絡起來。

    許芷妍發現董若梅完全沒有盛氣凌人的架子,非常好相處。

    董若梅對許芷妍也越看越喜歡,在原有的粉絲和愛豆的感情基礎上再次升溫。

    她家妍妍實在招人喜歡,比家里那個臭小子可愛多了!怪不得陳元道和李蘭靜會把她收為干女兒。她不止想當媽媽粉,更想讓妍妍也喊她一聲媽!

    董若梅嘆了口氣,滿臉遺憾地說:“妍妍啊,要不是被陳導和李教授搶先一步,現在我也想把你認為干女兒了。”

    許芷妍頓時驚住,內心掀起一陣驚濤巨浪。

    阿姨,您別嚇我好嗎?我喜歡您的兒子,不想當您的干女兒啊!我只希望到時候您知道我想嫁給您兒子,不會討厭我就行了。

    許芷妍臉上堆滿微笑,繼續和董若梅談天說地,把異樣的心思深藏在心底。

    之后陳元道的秘書過來敲門,提醒陳元道和許芷妍還有行程,董若梅才戀戀不舍地和許芷妍說再見。

    一行人在電影院的停車場分別,許芷妍和陳元道前往下一個電影院,董若梅和關志峰回紫金嶺。

    作者有話要說:  許芷妍拍拍胸脯平復那顆受到驚嚇的小心臟:“好險好險,差點和男主成為兄妹了!”

    關弘遠邪魅一笑:“沒關系,禁斷play了解一下。”</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