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和許芷妍發完私信,關弘遠就有這種預感,這女人會再次約他,只是沒想到她會來得這么快,而且還親自來公司找他。

    “她人在哪?”

    王子騰:“許影后沒有預約,還在樓下前臺大廳等待。”

    關弘遠閉上眼睛揉揉眉心,“告訴前臺,讓她直接上來。”

    “是。”

    前臺小姐姐掛斷電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了妍妍,讓你等這么久。王助理說你可以上去了。”

    許芷妍簽完名并寫上一句祝福語,把筆記本推回去,給她一個安撫的笑容,“沒事的,這是你工作職責所在。好好工作,爭取早日升職加薪哦!我上去了。”

    小姐姐一臉迷妹的笑容,瘋狂點頭,“嗯嗯嗯!我會的!謝謝妍妍的祝福!”

    上回許芷妍過來談公事,小迷妹沒有機會找許芷妍要親筆簽名。今天她成功拿到,幸福得快要昏過去了。

    她目送許芷妍走向電梯間,又擔心許芷妍只來過一次,還沒有記住關弘遠辦公室的位置,大聲喊道:“妍妍,你直接坐電梯到最頂層,然后穿過秘書處,左轉第二個房間就是關總的辦公室了。”

    許芷妍回頭親切地笑了笑,“我知道了,謝謝你!”

    秘書處的人接到前臺的電話就知道許芷妍過來公司了。現在是下午五點四十,工作差不多都處理好了,紛紛望著電梯方向翹首以盼。

    她們本來就都是許芷妍的粉絲,而且通過公司群里的小道消息得知,這次是許芷妍主動幫他們公司解圍,對她們家小仙女的好感度在原有滿格的基礎上又強行暴增。

    她們一看到許芷妍從電梯里出來,馬上露出最真誠的笑容熱情相迎。

    “妍妍你來啦!”

    許芷妍微笑著打招呼,“你們好啊!關總在嗎?”

    “在的在的!我這就帶你過去!”

    一個女生馬上起身離開位置,帶許芷妍來到關弘遠的辦公室敲門,“關總,許影后來了。”

    “進來。”

    許芷妍向女生道聲謝,推門進去。

    關弘遠沒有起身相迎,不動如山地坐在位置上。

    許芷妍款款走到辦公桌前,雙手撐在桌上,彎下身湊到他的面前,看著他的眼睛說:“關總,我們又見面了。”

    她穿一件圓領連衣裙,遮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脖子處一點肌膚,卻故意擺出這樣的姿勢,更加刺激人探索的欲望,引人想入非非。

    可惜她面對的是有意不解風情的關弘遠。

    他沒有亂瞟,雙目清明不帶一絲色/欲,平靜地和許芷妍對視,“許小姐,我們就開門見山,你有什么事情請直說吧。”

    許芷妍抿嘴一笑,“好啊,關總也快下班了吧,我們一起用個晚餐如何?”

    “可以。”關弘遠脫口而出。

    “嗯?”他答應得太快,許芷妍頓時愣了下。她原以為要費一番口舌,都不一定說得動關弘遠,沒想到他今天不假思索就應邀了。

    許芷妍反而不敢相信,猶疑地打量他:“你沒開玩笑吧?”

    關弘遠直接站起來,許芷妍跟著直起身子。

    許芷妍身高一米七,穿著七公分高的高跟鞋,結果關弘遠比她還高了半個頭,她無端感到一絲壓迫,往后退了一步。

    關弘遠拿起西裝外套穿上,邊扣紐扣邊說:“天色馬上就要暗了,許小姐我們走吧。”

    他知道躲不掉和許芷妍的這頓飯,索性直接答應,省得讓她繼續糾纏下去。

    雖然不知道關弘遠為何如此痛快,但他答應了就好。許芷妍的心里樂開了花,美眸中流轉過欣喜的光彩,粲然笑開,伸出手想要挽關弘遠的手臂。

    關弘遠看到伸過來的手,側身往旁邊走一步閃開,沒讓她得逞,“許小姐,請自重。”

    許芷妍也不氣惱,非常自然地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淺笑一聲,“那就走吧。”

    兩人走出辦公室,路過秘書處,關弘遠吩咐王子騰和秘書說:“如果等等還有什么事情,不著急的話就明天再向我匯報。”

    “是關總!”

    關弘遠無視掉那群秘書八卦的眼神,徑直走向電梯。許芷妍笑著對她的迷妹們揮了揮手,跟上關弘遠的腳步。

    秘書組那群小姐姐看著關弘遠和許芷妍走進電梯離開,瞬間爆發出熱烈的討論聲。

    “媽耶!妍妍成功約到關總了!”

    “鐵樹開花了嗎?這是關總第一次和娛樂圈女星單獨去吃飯吧?”

    “你們說妍妍有沒有可能拿下關總?”

    “不知道呃?好多女星都鎩羽而歸了。”

    “妍妍才不是那些妖艷賤貨可比的!我希望妍妍馬到成功!”

    兩人來到地下停車場,許芷妍跟著關弘遠向一輛她從未見過的私家車走過去。

    走到車前看到車標,她認出來了。這是百棱集團聯手國家第一汽車廠共同自主研發生產的汽車品牌——紅星,只有在某些重大或特殊場合才能見到,這一款應該也是不外露的。

    許芷妍偏頭看了眼關弘遠,了然地彎起唇角。

    他們家一直堅持自主創新,用實際行動為國產品牌正名。他接管公司后的投入更大,許多領域已經趕上國際水平,甚至反超其他國家,遙遙領先。

    真不愧是她喜歡的男人,她的眼光真好!

    關弘遠今晚沒讓司機開車,自己拿出車鑰匙解鎖,走進駕駛位。

    許芷妍打開副駕駛的車門進去坐下,拉過安全帶系好。

    引擎啟動,低沉的轟鳴聲響徹整個地下停車場,直到離開停車場,里面還有余音回蕩。

    路上的車輛行人川流不息,兩邊的高樓商廈不停在眼中倒退,許芷妍看膩了這些熟悉的建筑,收回視線,歪過頭好整以暇地盯著關弘遠。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平靜地打量關弘遠。

    從這個方向看去,他的額骨平整,鼻梁高挺,薄唇輕輕抿住,整道臉線棱角分明,如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刻出來塑像,端嚴高貴,剛毅俊朗,渾身散發出不凡的氣質。

    饒是在娛樂圈里見過各種各樣的人,許芷妍也找不出幾個可以和他相提并論的男星。某幾位前輩年輕時候的樣貌或許可以和他媲美,但年輕一代,她搖了搖頭。

    許芷妍癡癡地凝望著關弘遠,溫柔的眼波里蕩漾著越來越深的迷戀之意。

    她那毫不掩飾,灼熱癡迷的目光,炙烤著關弘遠的臉龐,起先他還能鎮定自若地開車,慢慢的耳根開始發燙,后來逐漸承受不住。

    一個紅燈停下,關弘遠低沉冷冽的聲音道:“許小姐,請自重。”

    “噗!”許芷妍開口大笑。

    他也太好玩了吧!每次都是這句話,也不會換成別的。

    關弘遠臉皮抽搐了下,終于忍不住,偏頭瞪了她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許芷妍笑得更歡樂,隨后抬起手抹掉眼角笑出來的淚滴,輕咳一聲緩解尷尬的氣氛,好奇地問:“請問關總,除了你的家人外,我是不是第一個坐在這個位置上的女人呢?”

    她頓住,挑了挑眉梢,目光中增加了一絲期許,“又或者,是非常幸運地成為第一個坐進你車里的女人呢?”

    關弘遠沉默地看著許芷妍,沒有回答。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一樣的。除了他母親,他從來沒載過其他女人。

    他不屑說謊,但又不愿意開口回答。他覺得自己如果回答“是”,會無端給這女人一種感覺,讓她以為她是特殊的。

    關弘遠始終沒有出聲。等到聽見后面催促的喇叭聲,直接收回視線踩下油門。

    關弘遠有沒有開口都一樣,他的態度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不過許芷妍可沒有高興得沖昏頭腦,自戀地以為自己在關弘遠的心中不一樣。但不管今天是因為什么原因,她總歸是第一個坐上他的車的人。

    她開心地笑了出來,對今晚愈發期待。

    關弘遠帶著許芷妍穿來到一家私人餐廳。這家私人餐廳需要會員才能進去,許芷妍只來過幾次。她公司的老板,華光娛樂的總裁周修杰是陳雅明的男朋友,有幫陳雅明辦一張貴賓卡,陳雅明帶她來過幾次。

    這家私人餐廳的隱蔽性非常好,一般狗仔不知道,知道的也不敢過來蹲點,所以關弘遠才選擇在這里和許芷妍用餐,省得明天早上出現他們兩人戀情的熱搜。

    許芷妍和關弘遠一進門,服務員立馬過來迎客,輕車熟路地帶著他們前往關弘遠的固定包廂。

    兩人坐下后,關弘遠不了解許芷妍的的口味,便把菜單推給許芷妍,讓她自己做主。

    “許小姐,你來點吧。”

    許芷妍接過菜單翻開,“請問關總你有什么忌口的嗎?”

    關弘遠搖頭,“沒有,許小姐請隨意。”

    “那我不客氣了。”許芷妍根據自己所了解到的信息,給自己和關弘遠點了幾樣菜。

    關弘遠聽到許芷妍報出來的菜名,內心又驚訝了一下,因為她點的菜也合他的胃口。

    這女人,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許芷妍又補充了一句,“對了,湯里不要放姜。”

    “好的,還有別的吩咐嗎?”

    “沒有了。”許芷妍把問題拋給關弘遠,“關總你呢?”

    現在關弘遠可以確定,許芷妍是有意的,她很清楚他的口味,連細節都知道。他沒什么要補充的,對服務員說:“不用了,就這些。”

    “好的,兩位請稍等。”

    服務員離開房間后,關弘遠別有深意地看著許芷妍,故意試探地問:“許小姐不喜歡吃姜嗎?”

    裝!你給我裝!許芷妍不想點破,似笑非笑地說:“是啊,因為某人不喜歡。”

    關弘遠半瞇眼睛,唇角微微翹起,“許小姐,看來你對關某挺了解的。”

    許芷妍得意洋洋地應下,“那是當然。既然要追求關總,必須充分了解關總的喜好,做足一番準備再采取行動嘛。”

    關弘遠呵笑一聲,“你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過獎過獎,若是關總愿意接受我,還會有更多的驚喜等著關總哦~”許芷妍美麗明亮的雙眸閃了閃,雙手抱拳支著下巴,眼皮往上又掀開一些,直勾勾地盯著關弘遠,輕柔的聲音說:“而且關總今晚邀請我一起用晚飯,還讓我坐上你的車,我是不是可以誤會一下”

    “你,也開始對我有意思了呢?”</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