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芷妍從女衛生間出來,看到洗手臺前杵著一個男人在打理他的領帶。

    她直接無視掉那個男人,洗完手繞過他,走到干手機前烘手。

    前些日子她和關弘遠在這個地方鬧的不愉快,她還記憶猶新。關弘遠對她的誤會頗深,她不清楚關弘遠現在對她是什么樣的態度,今天可不再想給自己找不痛快。

    許芷妍烘完手徑直向門口走去,忽然聽見身后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許小姐,請留步。”

    關弘遠頭一次被人當成透明人徹徹底底無視掉,感覺非常奇特。他原以為許芷妍至少會禮貌性打個招呼,可沒想到竟然一句話都不說,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他。

    他還不瞎,分得出這是無意還是欲擒故縱。

    他之前遇到過一個女星,用比上次還要狠厲的話語拒絕她,結果那女星像是聽不懂人話,假裝醉酒硬要往他身上貼。

    許芷妍的情況和那些女星大相徑庭,難道她真不是那種人?

    他看到許芷妍離開,立即出聲喊住。

    許芷妍前腳已經跨出門口,后腳高跟鞋細跟抬起,又原地落下,噠的一聲。

    她轉回身,雙臂交叉環在胸前,眼皮掀起,不豫的目光瞥向關弘遠,漫不經心地問:“關總,請問您有什么事?”

    關弘遠緩緩開口,“許小姐,我再次感謝你的相助”

    “關總已經在宴上謝過,無需再謝。”許芷妍冷漠地打斷他的話。

    關弘遠解釋:“剛才是以集團的名義,現在是我個人表示感謝。”

    “哦,不客氣。”許芷妍不咸不淡地應一聲,“若是沒有別的事,我先回包廂了。”

    關弘遠微微垂頭,那股凌人的氣勢減弱,“許小姐,我對那天晚上的事情向你說聲抱歉。”

    他居然向她道歉了?這是天方夜譚吧?許芷妍大吃一驚,但臉上表情沒有顯露出來,故作戲謔地問:“關總您說笑了吧?您又沒有做錯什么,何須向我道歉?”

    “我為我那天晚上粗魯的行為”頭一次向一個女人低頭,關弘遠內心有些別扭,話到一半就說不出口了。

    “只是行為嗎?”許芷妍諷笑一聲,“所以關總的心里還是認為我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

    “我”關弘遠怔住,感性上潛意識認為不是,可理性上還有待論證,他厚重的嗓音緩緩帶出三個字,“不知道”

    “呵!”許芷妍嗤笑一聲,抬手把鬢邊的劉海撩到耳后,不再被遮擋的目光中滿是嘲諷,“關總,我再向你重申一遍,我是想要你,但我要的從來就只是你單獨的這個人,而不是你所謂的百棱集團總裁。”

    她頓了頓,呵呵一笑,“言盡于此,至于相不相信,那就是你的事了。”

    許芷妍轉過身背對著關弘遠,正要動身,又偏回頭用余光掃去,撂下一句話,“關弘遠,我一定會把你拿下!”

    言畢她真不再停留,瀟灑走出洗手間,把關弘遠留在里面,讓他獨自凌亂。

    他的腦子里亂成一鍋,粥不斷循環許芷妍的自我辯解和最后一句狠話。特別是她那志在必得的語氣,讓他的頭更疼了。

    之前許芷妍讓吳思琪把通告都推了,現在絲揚服裝代言拍完,她的行程沒有其他安排,又成為了“無業游民”。

    閑著無事,她也好多天沒有見過她的干媽,尋思著回去一趟。

    許芷妍的干媽就是她的大學老師,陳元道的妻子李蘭靜。

    許芷妍十五歲那年拍完電影后,陳元道難得發掘一個這么有天賦的苗子,又是從山里出來的,踏實肯吃苦,他見獵心喜,便問她愿不愿意走上演藝的道路。

    許芷妍心里早就有這種想法,只是之前一直在山里的學校上學,沒有門路,也不知道該怎么操作。陳導提供了機會,她當然毫不猶豫抓住。

    許芷妍的十歲的時候,她的爺爺,最后一個親人也離開了她。她無牽無掛,孑然一身地跟著陳元道來到帝都

    李蘭靜心疼這個極具演藝天分又文靜乖巧的小女孩,便收她為干女兒。

    許芷妍從小就是留守兒童,后來母親又拋棄了她,她一直沒有體會過母愛,李蘭靜給了她這種感覺。

    她很幸運,她在十五歲之后,不僅改變了命運,更收獲了家人的親情。

    許芷妍有了想法,立即打電話給李蘭靜。

    李蘭靜看到來電顯示,沒有馬上接聽,清了清嗓子再接起,用陌生的語氣問:“喂,請問你是哪位?”

    許芷妍:“干媽,是我啊,我是妍妍~”

    李蘭靜腔調一變,一副老佛爺的架勢,“呦!是妍妍呀?你還記得我這個干嗎呀?好些日子沒見到你的人影,我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

    “嘿嘿嘿~我怎么敢?”許芷妍討好地笑了聲,趕緊為自己辯解道:“每次開學您都比我們學生還忙,我怎么敢去打擾?再過幾天就放假了,您應該有時間了,所以我這不馬上就會回去?您是在學校還是在家里啊?”

    “你個小丫頭,借口還真多。”李蘭靜笑罵了聲,“我在學校,你明天早上九點直接來辦公室找我吧。”

    許芷妍輕聲問:“不會影響您上課嗎?”

    李蘭靜:“沒事,讓學弟學妹們見一下你這個新晉的金牡丹影后,好好鞭策鞭策他們。”

    “好,明天見!”

    第二天早上,許芷妍帶著些茶葉和潤喉片,自己打車到帝都戲劇學院。

    她今天的打扮很簡單,就跟學校里的學生一樣,學生們都急著去上課,也沒留意自己擦肩而過的同學,可能就是許芷妍。

    路過表演系時,許芷妍看到一個班級的門口有一群人圍著一個男生。

    她遠遠一瞥,只看到那個男生的側臉,非常白,像奶油一樣。看他這受歡迎的勢頭,應該是個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學校風云人物。

    不過她大三后就不怎么在學校,對這些新學弟沒什么興趣,徑直往辦公樓走去。

    “干媽!”許芷妍走進辦公室把東西放在桌上,轉身撲進李蘭靜的懷抱,“親愛的干媽,我好想您!”

    “你別給我來這套,我一點都不想你。”李蘭靜一臉嫌棄地推了推她。

    “嗚嗚嗚~”許芷妍的眼淚說來就來,可憐兮兮地看著李蘭靜,“干媽,您不愛我了。”

    李蘭靜冷酷無情地說:“你們兩個孩子,每次一離開家就是好幾個月,早就沒有愛了。”

    許芷妍:“我這不是回來了嗎?雅明姐過幾天也結束跟組了。”

    “唉,你們吶”李蘭靜也只是感嘆一下,沒有真的計較。畢竟她丈夫是導演,親女兒是編劇,干女兒是演員,一家人都在娛樂圈工作,聚少離多的事情早就習以為常了。

    許芷妍和李蘭靜坐下來聊了一個小時。十點十五分李蘭靜有表演基礎訓練課,她拿起教案說:“小妍,你等下跟我去上課吧,當一回我的助教。”

    許芷妍略一思索便答應了,“好。”

    兩人離開辦公室前往教室,路上遇到一位教師和他的學生。

    那位教師和他的學生向李蘭靜問好,李蘭靜和他點頭意思一下。

    許芷妍笑著打招呼:“王老師好!”

    視線轉向他的學生,她遲疑了。

    這位陽光白凈的同學她好像在哪見過……哦,就是剛剛被人包圍的那個男生,但是他的名字…叫什么來著?

    那位老師見許芷妍不認識他的學生,尷尬了下,笑著介紹,“小妍啊,這是你的學弟林文軒,以后有機會合作的話,你照顧一下。”

    林文軒揚起溫和的笑容,“學姐你好。”

    呀!原來他就是最近爆紅起來的那個小鮮肉。許芷妍禮貌地笑了笑,“學弟你好。”

    王老師:“他這學期開始正式出去接戲,我帶他去報備一下。李教授,我們先走一步。”

    那位老師和林文軒走后,李蘭靜忽然嘆了口氣。

    許芷妍聽見李蘭靜的嘆息聲,疑惑地問:“怎么了干媽?”

    “沒什么。”李蘭靜搖了搖頭,和許芷妍繼續往教室方向走。

    走了幾步,李蘭靜還是忍不住,憂傷地說:“剛才那個男生也算是個挺好的學生,平時課業成績非常好。我看過他的期末作業,有想法也有演技。但暑假他卻接了一部那樣的劇,真是可惜了。”

    許芷妍完全想起來了,之前李曉晴跟她安利過,是一部瑪麗蘇狗血偶像劇,網上一片吐槽,評分甚至連三分都不到。

    林文軒接了一部這樣的爛劇,對以后的發展可是有一定影響。而且他簽的是風行娛樂公司,走的是流量明星包裝路線,更不利于往實力派演員的方向發展。

    李蘭靜非常惜才,難怪會為他感到惋惜。

    許芷妍再次感到慶幸,自己遇到的是陳導和干媽,后來借著他們的面子簽了華光娛樂,能夠安安心心地做一個演員。不過人各有志,或許他的選擇就是如此。

    許芷妍沒再為一個不相關的人多想,翻閱今天李蘭靜的教學內容,認真思考等等該如何配合她教學。</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