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包廂的路上,許芷妍在心里把關弘遠噴了個千百遍。

    “我就是洪水猛獸嗎?要你這么唯恐避之不及?”

    “一點都不了解我,就急著給我貼標簽下定義,你個堂堂總裁就這么傻逼嗎?”

    “真是個不解風情,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榆木疙瘩!”

    “虧我惦記了你這么多年,今晚真的幻滅了。”

    “你妹的關弘遠,我不想喜歡你了,你自己注孤生去吧!”

    一陣吐槽結束,許芷妍心里舒坦多了。

    她走到門口,駐足收拾好心情,推開門進去又變回之前的許影后,沒有人看出她發生過不快的事情。

    等到關弘遠回到包廂,眾人已經喝多,也沒有注意到他微慍的臉色。

    “野小花,野小花,小花是沒人要的野孩子!”

    一群小孩子圍著一個小女孩,用間酸刻薄的話語嘲笑,譏諷,奚落她。

    小女孩紅著眼睛,倔強地反駁,“我不是野孩子!”

    一個比較高個的男孩破口大笑,“你爸死了,你媽跑了,你不是沒人要的野孩子是什么?”

    小女孩一聲不吭,直接沖上去跟小男孩扭打在一起。

    “你們在干什么!還不快點放開小花!”關弘遠去找他爸拿個東西,回來就看到小女孩被欺負的這一幕,立即跑過去一腳踢開那個男孩。

    男孩倒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但周圍沒有一個孩子敢去扶他。

    “誰讓你們欺負小花的!”關弘遠朝這群小孩子怒吼一句,拉起小女孩,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周圍的孩子都害怕地后退一步。

    關弘遠瞧著小女孩只弄臟了衣服,松了口氣。隨后他把小女孩護在身后,捏起拳頭怒火洶洶地瞪著所有人,“我警告你們,小花是我的朋友!以后你們要是敢再欺負她,我揍死你們!”

    這一群小孩子都聽說村里來了個有錢人要幫大家修路,眼前這個男孩就是那個有錢人的兒子,他們惹不起,便一哄而散。

    看著這群小孩子屁滾尿流跑開,關弘遠又哼了一聲,然后安撫說:“沒事了小花,他們都被我的氣勢震跑了。我是大俠,我會保護好你的。”

    可他轉過身來,發現剛才堅強的小女孩已經淚流滿面,頓時慌了,“怎么了小花?你別哭啊”

    “阿遠哥哥,我不是野孩子”

    關弘遠馬上拿出紙巾幫小女孩擦眼淚,連聲不停安慰說:“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野孩子,你是許爺爺最喜歡的小花”

    小女孩哭夠了,抹掉眼淚,斷斷續續地說:“聽村長阿伯跟我爺爺說,我爸爸在工地上出事,送到醫院時已經晚了。工地老板賠了一筆錢,然后我媽就帶著錢走了……”

    她抽泣了下,隨后一臉平靜,“我知道,我們這里窮,你也說了,外面很好,有好吃的東西,有好看的衣服,有好玩的……可是…我真的好想爸爸,好想媽媽…”又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關弘遠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小女孩,但他記得她媽媽每次看電視看哭的時候,他爸爸就會抱著他媽媽。

    他學著他爸爸的動作,小心翼翼地把小女孩攬進懷里,羞紅了臉。

    小女孩不懂得關弘遠為什么會這么做,但靠著他的肩膀,感覺自己的心里踏實多了。

    小女孩沒有抗拒,關弘遠差點興奮得叫了出來。他忍住自己,輕聲哄道:“小花,你還有我,我永遠是你的阿遠哥哥。”

    “阿遠哥哥”

    “我在!”

    關弘遠稚嫩的童聲鏗鏘有力,小女孩哭花的臉笑了出來。

    “唉!又夢到小時候的事了!”許芷妍坐起來抓了抓頭發,羞惱煩悶,小聲呢喃道:“阿遠哥哥,就算你不認識我了,也別這么抗拒我吧?至少給我個接近你的機會啊”

    “姐,你起來了沒有?九點半我們就要到絲揚拍攝今天的照片了。”

    李曉晴的大嗓門穿透門板傳了進來。

    許芷妍抹了把臉,掀開被子下床去洗漱。

    下午五點多,工作結束,靜態的平面照拍攝全部完成。

    關弘遠今天一整天都沒有來到拍攝現場,許芷妍也不在意。

    她公私分明,絲毫沒有受到昨天晚上的影響,拿出最好的狀態完成作品。然后明天休息一天,后天開始拍動態的廣告片和宣傳片。

    接下來的幾天里,關弘遠再也沒有在絲揚服飾出現過。

    他作為一個大集團的老板,每天事務非常多,拍攝代言的事情無需他特意盯著。

    再者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關弘遠也不太想面對許芷妍,所以這段時間都沒有去過絲揚公司,只在快下班前,讓王子騰去了解一下拍攝進程,便沒再多管。

    宣傳片拍攝的最后一天下午,剩下的兩個場景小片段再拍完,整個絲揚服飾的代言工程就全部結束了。

    第一個小片段拍完,許芷妍回化妝間換衣服,李曉晴發著牢騷,“姐,好些天沒見到關總了。好像除了第一天,他再也沒來過了。”

    許芷妍漫不經心地說:“人家堂堂一個大集團總裁,日理萬機得幾乎騰不開手腳,哪有時間陪我們在這里耗一下午。”

    李曉晴幫許芷妍穿衣服,即使在小更衣間里面,她還是怕被外面的工作人員聽見,聲音壓得非常低,“可是這樣的話,你都沒有機會和關總接觸,故事要怎么開始?而且我們下午結束后就回去,更沒有機會,你這趟不就”

    誰說沒有接觸?我們差點鬧翻撕毀合同了。當然許芷妍是不敢說的,那天晚上的事情她誰也沒有告訴。

    “沒事啊。”她故作輕松地說:“如果這次代言能夠幫他快速挽回市場,我也心滿意足了。”

    “你的心態真好。”李曉晴佩服她,雙手抱拳祈禱說:“今天是殺青的日子,希望關總看在我們幫了他這么大忙的份上,能夠過來一趟。”

    許芷妍只是笑笑。畢竟那晚兩人可是不歡而散,他對她的印象應該差到極點了,能夠眼不見為凈,怎么可能還會過來。

    兩個小時后,許芷妍邁著臺步念完最后一句廣告詞,停住腳步擺個造型,沖鏡頭揚起最美的笑容。

    “咔,過!”

    導演宣布全部拍攝結束,眾人大聲歡呼出來,同時響起的還有不遠處工作人員向關弘遠問好的聲音。

    李曉晴跟在許芷妍的身后走向化妝間,聽到喧嘩聲回頭望去,頓時興奮地捂住了嘴,一把拉住許芷妍,“姐,我的祈禱成真了!關總,關總真的來了!咱們不過去嗎?”

    許芷妍沒有停下,頭也不回地繼續走向化妝間,“要去也得先把衣服換回來,這套禮服這么貴,我可不敢弄臟。”

    前面的人打開化妝間的門,李曉晴和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提著曳地裙擺,和許芷妍一起走進去。

    關弘遠來到場地中央,吳思琪和導演立即圍過去和他打招呼。

    關弘遠點頭應下,看了一圈,沒看到他服裝公司的代言人。

    吳思琪眼尖,解釋說:“我家藝人在化妝間里換衣服,等等就出來。”

    “唔。”關弘遠頷首,問:“聽說所有的拍攝內容已經完成?”

    導演:“是的關總,接下去就是后期的剪輯和處理。”

    “那請你們再辛苦一下,爭取在這個月二十五號之前完工,我們希望能在二十八號投放出去。但質量也要有保證,酬勞我們可以再增加。”

    導演笑著點頭說:“好的關總!請您放心,我們一定加班加點盡快完成。”

    許芷妍換回自己的衣服出來,慢悠悠走到關弘遠面前,皮笑肉不笑地和他打招呼,“關總您來啦。”

    “嗯。”關弘遠淡淡應了聲,內心深處有些復雜。

    前幾次許芷妍見到他時,笑容很輕佻俏皮,但用心感受,會由內而外感到舒暢。

    而她今天的笑容,在所有人的眼里依然完美。但他看得出她是應付式的假笑,冷冰冰的沒有感情。

    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不是嗎?關弘遠的心卻揪了一下,煩悶難耐。

    今晚關弘遠再次訂包廂宴請許芷妍她們,表示對雙方合作完成的答謝。

    這些天他通過王子騰的反饋,深刻地認識到許芷妍的敬業程度。

    她是全心全意在幫他拍代言,有時候她自己覺得不滿意,也會主動要求重拍,直到她和攝像師或導演都滿意為止。

    關弘遠主動向許芷妍敬酒,“許小姐,關某由衷感謝許小姐這段日子的全身心投入,為百隆集團代言付出辛苦的汗水,我敬許小姐一杯。”

    許芷妍微微一笑,“既然我有幸成為貴公司的品牌代言人,盡心盡力為貴公司,為我自己的工作負責,本就是我該做到的事情。關總的這聲感謝,我愧不敢受。”

    她輕碰了碰關弘遠的杯子一口喝下,彎起唇角看他,一副職業的交際面孔。關弘遠在她的眼里完全看不到上一次的熱情,只覺得嘴里酒和白開水一樣,淡然無味。

    關弘遠感謝完,李總監也要有所表示,跟著稱贊說:“許小姐這些天所做的一起,我們絲揚服飾有目共睹。所有鏡頭都親自完成,精益求精,敬業負責,難怪年紀輕輕就能摘得影后頭銜,取得如此優秀的成就,名副其實!”

    “李總過獎了,我家藝人要走的路還很長。”吳思琪笑著接下話,舉杯和李總監共飲。

    接下來雙方商業互吹幾波,然后開始用餐。

    中途許芷妍離席去洗手間,關弘遠后腳跟著出去,這回換他在洗手臺前等候許芷妍。

    作者有話要說:  各位小天使小可愛,對不起&lt&gt

    因為要壓第一個榜單的字數,所以明天停更一天,后天晚上繼續更新。

    再次說聲抱歉對不起!

    感謝 wen 的地雷

    感謝 白老板 的手榴彈</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