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弘遠從男衛生間出來,果然看到了許芷妍,她站在洗手臺前對著鏡子補妝。

    他挽起袖子走過去,也沒打招呼,擰開水龍頭洗手。

    鏡子里的女人瞥了眼鏡子里她身邊的男人,又繼續專心抹著口紅。

    關弘遠洗完手走到烘手機前,慢條斯理地搓著雙手,一言不發。

    雖然只和這個女人見了三次面,但通過那天簽合同和下午的接觸,他清楚地意識到,這女人已經覬覦他很久。

    兩人如果一直像之前那樣沒有交集,這女人似乎會繼續按兵不動。

    然而集團需要代言人,便給了她可乘之機。她不再隱忍,像伺機已久的獵人,見到獵物后果斷出手。

    關弘遠討厭這種感覺,自己就像個香餑餑一樣,那些娛樂圈的女人都想要撲上來啃一口,以此謀得更大的好處。

    而這個女人比那些假胸假臉又無腦的花瓶更加讓人捉摸不透,也更難對付。

    烘手機嗡嗡嗡地響著,似乎是對兩人的沉默表達不滿,催促他們快點開口,或者快點走人。

    十幾秒過后,機器停止運轉,驀地收住了聲。

    關弘遠回到洗手臺前,對著鏡子打理領帶。他斜眼分出余光瞥去,許芷妍雙唇中間夾著一張薄紙巾,抿了下嘴唇。

    她拿開紙巾,口紅顏色顯然變淡,也沒有之前光亮,但看起來好像更均勻一些。然后她又補上一層口紅,再用紙巾抿嘴。

    這女人,還真有耐心。

    許芷妍重復抹了兩三次口紅,覺得色澤亮度滿意了,故意發出“啵”的一聲,然后也分出一個眼神,撞向鏡子里的另一道目光。

    墨色的眼珠快速滾動,關弘遠收回探尋的視線。

    偌大的鏡面將他的動作反射的一清二楚,轉瞬即逝的抿唇聲更像是嘲諷,讓他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窘迫。

    許芷妍揚起一個完美的笑容,轉過身直勾勾地盯著關弘遠,“關總,我們見過三次面,并且雙方有了合作,也算是朋友了吧?能否讓我加一下你的私人微信?”

    關弘遠放下袖子,將袖口折得平整,扣上袖扣,這才轉過身,好整以暇地和她對視。

    這女人嘴上說著要加微信,可是卻沒有拿出手機,還挺有自知之明。他心里呵笑一聲,面上平靜地反問道:“許小姐不是已經知道了結果?”

    “但我還是想試一試。”許芷妍微微一笑,拉開手提包內夾層的拉鏈。

    關弘遠垂眸看去,這才沒注意到,她的手提包是絲揚的暑假最新款。看起來是日常出門攜帶用的,并不是為了今天而特意裝飾。

    他的視線重新回到許芷妍身上,認認真真把她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她穿著一身香檳色無袖連衣裙,裙擺到了膝蓋下面。領口不是很大,只露出鎖骨和往下一點肌膚,和那些恨不得露胸露大腿的女星相比,簡直保守很多。

    肩頭圓潤,雙臂線條優美,上臂還有健美的肌肉,整只手臂好似白皙無暇的玉雕刻而成。

    眉目如畫,紅唇誘人,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干凈美好。

    怎么會有這樣的女人?能夠將清新自然與嫵媚妖嬈完美結合在一起,卻不會有違和感。

    關弘遠愈發看不透許芷妍,也不想看透,深邃的眼眸里隱藏好一切情緒,冷靜地說:“許小姐,關某很感謝你這次愿意幫助百棱集團,雖然不知你到底有何目的,不過也無非就那幾個,但你無需把精力浪費在我的身上。”

    “為什么?”許芷妍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你本身自帶流量,背靠華光娛樂,又是陳導和李教授的愛徒,能夠獨自一人走到現在,相信無需攀上我,以后的道路也可以繼續走得很順。”

    關弘遠語氣沒有一絲波動,陳述著客觀事實,“而且你現在還拿下金牡丹最佳女主角,已不再是那些二三線女星,更無需我的相助。”

    許芷妍聞言,單手托著下巴,似笑非笑地問:“關總以為我找上你,就是想找個金主?”

    關弘遠下意識否認,“我不是這個意思。”想了想說:“但現在競爭激烈,在這流量更新換代非常快的環境里,再多個百棱集團的名頭,肯定會走得更順。”

    “是,關總說得不錯,多個百棱集團的名頭,肯定會走得更順。”許芷妍認同地點了點頭,旋即臉色一變,掛起嘲諷的笑,“所以你認為我是那種人?”

    不待關弘遠出聲,她呵笑一聲,繼續說:“說句實話,我很幸運能夠遇到陳導,那個從大山里出來一無所有的女孩,可以守著自己的底線,用演技打拼到今天。我是借著陳導的名頭,路順了許多。但去試鏡和被選進劇組,靠的一直是陳導和老師嚴格指導出來的演技。”

    “我也有被拒絕過,被投資方直接換掉,但我從沒有妥協,更沒想過再多個干爹或哥哥。不管是從前,現在,還是以后,我都不會。所以我找上你,要的根本就不是那百棱集團的背景。”

    關弘遠:“那你要什么?”

    “你啊!”許芷妍挑起眉稍,眼波勾人,“就不能是單純的你這個人嗎?”

    “我這個人?”尾音拉長,關弘遠顯然不信,嘴角慢慢翹起質疑的諷笑,“這有什么區別?哦,還是有所區別。”

    他玩味地盯著許芷妍,意味深長地說:“你想光明正大地頂著我的名頭,胃口還真大。”話音落下,一聲冷笑響起。

    被他如此誤解,許芷妍氣得胸悶,怒極反笑,“那是因為你剛好是百棱集團總裁!如果你是別的職業,警察醫生教師甚至是工地上的小伙子,我一樣會找上你!”而且還更容易!

    關弘遠顯然不相信許芷妍的說辭,嘴角嘲諷的弧度愈大。

    頭頂的白幟燈照得有些刺眼,狹小的空間讓人呼吸不暢。

    許芷妍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再睜開后,兩顆黑珍珠般的眼眸苦澀黯淡,不見半點光澤,投向關弘遠的目光毫無溫度,冰冷凍人。

    她嘆了口氣,自嘲一聲,“關總一再堅持認為我是那種人,那便是了吧。”卻陡然氣勢一轉,雙目灼灼,直直逼視關弘遠的眼睛,“既然如此,那請關總聽好,我賴定你了,絕不放棄!”

    關弘遠也瞇起眼來,“許小姐,我真不知道,跟你合作到底愉不愉快?”

    許芷妍反唇相譏,“但我知道,你如果現在跟我解約,你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會非常不愉快。不談那對你來說九牛一毛的違約金,就這當口,網絡上再傳出你毫無理由的違約,絲揚服飾的口碑肯定會再受打擊,無異于雪上加霜。”

    她往前一步,欺身到關弘遠面前,間隔不過方寸,在他深潭般的眼眸里搜尋自己的倒影,吐氣如蘭,“關總,你可得慎重考慮。”

    淡淡的幽蘭清香一縷又一縷撫過男人的面龐,溫柔的表象下隱藏著無盡的欲望,想要侵襲他的神志,將他一步步引到獵人設好的陷阱前,然后讓他自己跳下去。

    關弘遠怔了半晌,忽而雙目變得清明,抬起手緊緊擒住許芷妍的手腕,那只白凈的手即將碰到他的領帶,卻無法再前進分毫。

    他怒目瞪著許芷妍,薄唇啟開,呵出比寒冬臘月還要森冷的聲音,“許小姐,別逼我翻臉。”

    關弘遠的力道很重,把許芷妍纖細的腕臂捏得生疼。

    這回許芷妍真的是無妄之災。她看到關弘遠的領帶又歪向一邊,想幫他擺正一下。

    然而再糾纏下去,她和關弘遠就徹底沒有可能了。許芷妍自認倒霉,升起一絲無力感,垂眸不再看他,頹然地吐出兩個字,“松手!”

    關弘遠甩開許芷妍的手,而后看到她那羊脂白玉的手腕肌膚表面,印上了四道紅色條痕,周圍微微發青變紫。

    他發現自己不小心下了重手,瞳孔一縮,有些不知所措。最終嘴唇嚅動兩下,低聲說:“許小姐,抱歉。”

    許芷妍抬起手,注視著那四道勒痕,紅唇微張,發出沉悶的嗤笑聲。

    她不做任何處理,直接放下手臂給了關弘遠一記白眼,轉身走出洗手間。

    關弘遠愣在原地,隨即后腳跟了出去。

    許芷妍的步伐飛快,他出來時,人影已經消失在走廊拐角處,只剩下一角飄揚的裙擺,和暗黃的燈光融為一體,隨后也隱沒在陰影中,徹底消失不見。

    冷風裹挾著余留的清香,灌在關弘遠的身上,澆滅掉他的火氣,整個人瞬間清醒許多。

    回想著剛才的所作所為,他,沖動了。

    他一直對許芷妍存著刻板印象的偏見,所以在許芷妍為她自己辯解的時候,忽略掉了她坦蕩的語氣,更對她眼里的委屈視而不見。

    他再三質問她怒斥她時,她黯淡無光的眼神,滿是對他不信任她的無聲控訴和失望,剛才有多無視,現在腦海里就有多清晰,揮之不去。

    關弘遠不禁自我懷疑:他,真的是誤會許芷妍了嗎?

    不過無論如何,他今晚都傷了許芷妍的心,以后她應該不會再來糾纏他了。

    這樣也好,兩人本就不應該產生交集。此次合作結束,就沒有關系了。

    最后一抹幽蘭馨香飄散,關弘遠煩悶地捶了墻壁一拳,動身回去包廂。</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