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芷妍到達頒獎典禮現場,天色還未暗去。

    她下車走在紅毯上,從容不迫落落大方。

    看到來人是今晚最佳女主角的最大熱門得主許芷妍,所有記者的鏡頭瞬間聚焦在她的身上。

    許芷妍抬起手揮了一下,臉上綻放出笑容。

    那甜美的笑容像一陣清風拂過所有人的面龐,吹散了他們聚在這里這么久的燥熱煩悶。

    走過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紅毯,許芷妍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她的位置。

    她的位置和整個《女宗師》劇組安排在一起,坐在陳元道導演的旁邊。

    一見到陳導,許芷妍立即笑開了花,親切地喊道:“陳導!”

    陳導笑瞇瞇地說:“你來啦小妍,快過來坐。”

    許芷妍坐下后,陳導卻變了臉色,故作生氣地覷她,“小妍啊,好幾天沒見到你的人影了,你干什么去啦?快說說,是不是有情況了?如果有的話,把人帶到家里來,我和你干媽一起參詳參詳,幫你把把關。”

    “哪有什么情況?我窩在家里都快發霉了!”許芷妍自嘲了聲,賠笑說:“現在開學了,干媽在學校里挺忙的。我去打擾干媽,不是添麻煩嗎?”

    陳導煞有介事地點點頭,“也是,學校雜七雜八的事務,你干媽都好幾天沒回家了。”

    他似是想到什么,倏地開懷大笑,樂呵呵地說:“不過這一屆招到了幾個好苗子,你作為她們的師姐,有時間好好指導指導她們。”

    “陳導您說笑了,我還年輕著,可不敢誤人子弟。”

    “你就別謙虛了。”陳導笑得和藹可親,慈祥地看著許芷妍,“真不是我用自己人的濾鏡夸你,這些年來你的成長我全部看在眼里,特別是你在這部戲的表現”

    他豎起大拇指嘖嘖稱嘆,贊不絕口。

    隨后陳導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現在的年輕人都太浮躁,光想著爆紅,卻又不肯下苦工,能像你這么踏實又刻苦的人太少了。更別說所有的打戲全部親力親為,有幾個女演員能夠做到?她們中有的人甚至連威亞都要讓替身去拍。”

    《女宗師》這部電影里面,許芷妍的角色有著大量的武打戲份。

    但她沒有使用替身,特意去拜師學了好幾年武術,最后所有的戲份全部親自完成。

    在拍攝過程中,許芷妍每天回到酒店脫掉衣服,白皙光滑的皮膚表面總會印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甚至還有一些已經結痂的小疤痕。

    李曉晴幫她擦藥酒,好幾次心疼得掉下眼淚。

    陳導想到圈里的一些現象,無奈地搖了搖頭。

    許芷妍沒法接話,干笑了幾聲。

    陳導沒再說什么,拍拍許芷妍的手說:“小妍,今晚我看好你,祝你,祝咱們劇組好運!”

    許芷妍露齒笑開:“對,祝咱們劇組好運!”

    所有的嘉賓都到達后不久,頒獎典禮開始。

    十年磨一劍,歷經陳導嘔心瀝血幾年創造出來的作品,《女宗師》毫無懸念地成為今晚的大贏家,幾乎囊括所有的獎項。

    他又一次拿到最佳導演獎,寵辱不驚閑庭信步地上臺領獎。

    《女宗師》是大女主電影,男性角色只是作為襯托,無緣最佳男主角。

    最令人期待的最佳女主角獎環節到來,大屏幕上播放出四位入圍女嘉賓的電影片段。

    許芷妍面露微笑正襟危坐,雙手交疊自然放在身前,蓋在下面的那只手卻悄悄成拳緊緊握住,掌心早已捏滿汗水。

    剛才十分平靜的陳導,此刻身子也微微向前傾,眼里飽含希冀。

    當頒獎嘉賓念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許芷妍喜極而泣,轉身擁抱旁邊的陳導。

    陳導臉上滿是老父親的欣慰笑容,輕輕拍打許芷妍的后背像哄自己的女兒一樣,“別哭了小妍,這是你應得的,實至名歸!上去領獎吧。”

    許芷妍接過同劇組男演員遞來的紙巾擦掉眼淚,昂首挺胸,笑意盈盈地上臺領獎。

    場館內播放著激昂高亢的音樂,粉絲們的尖叫聲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整個舞臺星光璀璨,許芷妍站在這上面看過全場,內心洶涌澎湃。

    這是她第一次拿到影后,不可能不激動。

    她憑著精湛的演技,竭力管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強行鎮定地發表獲獎感言。

    只有獎杯被握住的地方,沾滿了緊張激動的汗水。

    頒獎典禮結束,獎項滿盆的陳導大手一揮,整個劇組一起去某個五星級大酒店舉辦慶功宴。

    坐進保姆車內,李曉晴立即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笑聲,“姐恭喜你!影后!新生代第一位影后!”

    她的兩只眼睛迸出精光,垂涎欲滴地盯著獎杯,“能不能,能不能把獎杯給我摸摸!”

    “拿去吧~”許芷妍已經平復好激動的情緒,輕盈地把獎杯遞給李曉晴。

    李曉晴視若珍寶地把獎杯捧在手里,小心翼翼地輕輕摩挲。

    “小妍恭喜你!這是你應得的!恭喜你!”吳雪琪也是笑容滿面,語氣里的激動和喜悅怎樣也掩飾不住。

    許芷妍美目中流轉著感激,嫣然笑開,真誠地說:“吳姐,曉晴,謝謝你們這些年來一直陪著我,謝謝!”

    她張開雙臂,和吳思琪李曉晴緊緊擁抱在一起,每個人的眼里都閃爍著淚光。

    從許芷妍出道到現在,吳思琪和李曉晴一直跟著她。她們三人早就超出普通的合作關系,感情勝似親姐妹。

    自家的姐妹有出息了,吳思琪和李曉晴心中滿是與有榮焉的驕傲和自豪。

    好一會兒三人才分開,擦掉眼中的淚水。

    吳思琪說:“小妍,你加幾句自己的話,轉發一下工作室的抽獎微博。”

    “好,我這就轉發。”

    許芷妍拿出手機對著獎杯拍張照,然后登上微博,配上之前的劇組合照,還有她和吳思琪李曉晴三人的合照,弄成九宮格發布出去。

    接著她再轉發工作室的微博,感謝所有人這么多年來對她的支持和鼓勵。

    發完微博,許芷妍瀏覽粉絲的評論,幾乎是清一色的360度無死角花式夸獎。有幾條酸溜溜的言論,也很快淹沒在粉絲們的熱情中。

    她揚起笑容,先回復幾個眼熟的忠實粉絲。然后開始隨機翻牌子,和網友們在微博下面嬉戲打鬧。

    瞄了眼許芷妍在做的事情,見她不驕不躁懂得分寸,沒有拿到影后就飄飄然,吳思琪放下心來,聯系工作室的公關團隊,讓他們時刻把控網上的風評,以免沒有得獎的團隊或者其他人眼紅,暗中誹謗攻訐許芷妍。

    “姐,我們到地方了。”

    “哦好。”

    許芷妍鎖掉手機屏幕,揣進口袋里走下車。

    陳導他們也到達目的地,一群人有說有笑地走進酒店大廳。

    忽然,李曉晴神色激動地抱住許芷妍的手臂瘋狂甩動,“姐!你看!那是誰!”她極力克制自己的音調,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許芷妍順著李曉晴指的方向看去,一群西裝革履,渾身散發出商業大佬氣息的男人從電梯間迎面走來。

    在這一群商業大佬中,其中一個男人尤為突出。相較于其他油光滿面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這個男人明顯十分年輕。

    那些中年人個個掛著一張笑臉,臉皮底下卻藏著老奸巨猾。

    但這個男人沉穩鎮定,舉手投足間與他們有來有往。

    這群商業大佬走了過來,許芷妍她們整個劇組不由自主地往旁邊一站,讓出道路。

    他們在酒店門口駐足,年輕男人和其中一個中年人握手又交談了幾句。

    中年人笑容滿面地拍拍年輕人的肩膀,樂呵呵地走了出去。

    年輕男人始終一臉嚴肅,現在卻是挑了挑眉毛,嘴角微微揚起。

    許芷妍他們這些學表演的人,十分注重面部表演傳遞感情。

    這個年輕男人面部的微妙變化,許芷妍一絲一毫都沒有錯過。

    她知道,目前這個男人是高興的,他們剛才應該是談妥了一些問題。

    察覺到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視自己,關弘遠轉頭瞥去,視線恰好和那道目光撞在一起。

    這一瞬,他恍然失神。

    目光的主人一襲青花瓷紋旗袍,滿頭青絲用一根鳳頭木簪綰起,仿佛一位穿越時空,從舊照片中走出來的民國女子。

    修身的旗袍勾勒出她婀娜的腰肢和嬌俏玲瓏的身段,夜里的涼風從大門口灌進來,微微掀開她大腿邊衩開的裙擺,筆直纖細的長腿若隱若現。

    若是只如此來看,關弘遠肯定誤以為她是一位綽約多姿,風情萬種的女人。

    可當他的視線重新回到那人的臉上時,他發現他錯了。

    那張臉清純自然,五官秀氣甜美。一雙鳳眼里完全沒有料想中的嫵媚妖嬈,而是如鏡子般干凈明亮,炯炯有神。

    她整個人佇立端莊,唇角勾起掛著淺淺的笑意,眼神毫不扭捏,淡然自若地和他對視。

    不知為何,關弘遠無端想起自己小時候看過的武俠小說里面的一句話:自來美人,不是溫雅秀美,便是嬌艷姿媚,這位卻是十分美麗之中,更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

    好久沒有這么中二文藝過了,關弘遠莫名感到詭異,連忙轉移視線,掃一眼那群人。

    里面有個人好像是他父親非常喜歡的一個導演,看樣子他們是一個劇組來著。

    關弘遠對這群人沒有興趣,準備收回視線,可是又不由自主地在那個女人身上停留片刻。

    又不是沒有見過娛樂圈的女人,以往自己都對她們沒有任何感覺,怎么今晚差點就對這位入迷了?

    關弘遠心中一驚,回過神在心里自嘲了聲,頭也不回地走出酒店。</p>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