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九月,涼風習習。金章陽光城高檔小區內,一排排蒼綠的樹開滿桂花,仿佛點綴著片片金縷。濃郁的桂花香彌漫在空氣中,搭載著秋風進入家家戶戶,華光娛樂經紀公司為旗下藝人分配的住所就位于其中。

    一間裝修精致典雅的房子里,許芷妍貼著一張面膜,手里捧著平板電腦,聚精會神地觀看頭條熱搜。

    【百棱集團絲揚服裝質量出現問題,大量衣褲表面起球褪色收縮等等,強烈要求退貨!】

    【百棱集團服飾以次充好,欺詐消費者,無良企業快點倒閉!】

    【消費者集體討要一個說法,百棱集團卻遲遲沒有發聲,是否想逃避責任?】

    【實體產業龍頭出現信任危機,百棱集團該如何解決此次問題?】

    【……】

    許芷妍臉上敷著面膜,看不出面部表情波動。但那張蒼白的面膜仿佛就是她的臉色,露出的兩只眼睛里面,一重又一重的擔憂深不見底。

    “妍姐,可以把面膜撕下來了。”助理李曉晴拿著毛巾走到許芷妍的面前,慢慢掀起她的面膜,用熱毛巾輕輕擦拭她的臉,“我們準備一下,吳姐她們快到了。”

    正說著,又頻又急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噔噔噔”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許芷妍的經紀人吳思琪帶著造型團隊風風火火走進客廳。

    吳思琪一來就看到許芷妍滿面憂容,不由得疑惑地問:“發生什么事了?小妍怎么一臉愁眉不展的樣子?”

    李曉晴解釋說:“吳姐,小妍剛剛又在看百棱集團的新聞。”

    “百棱集團”吳思琪瞬間明白許芷妍的擔憂,“這次鬧得挺嚴重的,不太容易解決。”

    她嘆了口氣,“不過這和我們沒多大關系,開始做造型吧。”

    “唉!”許芷妍放下平板,憂心忡忡地祈禱一句:“希望他們能順利挺過去。”

    她閉著眼睛坐好,把自己交給化妝師。

    每次面對許芷妍的臉,化妝師總有點犯難。

    她清新甜美的鵝蛋臉滿是純天然膠原蛋白,雙頰水潤白里透紅。彎月般的眉眼,秀挺的鼻梁,淺淡的粉嫩櫻唇,完美嵌合在臉上。

    這張臉太完美了,完美得不允許有半點破壞。

    化妝師們深吸口氣,滿懷虔誠地用靈巧的雙手,開始在許芷妍的臉上變幻魔術。

    化妝的過程十分復雜枯燥,李曉晴閑著有些無聊,拿起平板打發時間。

    界面還停留在剛才的新聞頁面,李曉晴滑動指頭,“姐,你說百棱集團是手底下的工人偷工減料,還是真的企業出問題了?”

    許芷妍驀然睜開眼睛,讓化妝師停下動作,歪過頭給李曉晴一個白眼,涼涼的聲音反問道:“你覺得呢?”

    許芷妍的眼神充滿殺氣,李曉晴不禁嚇得打了個哆嗦。

    怎么給忘了?妍姐可是百棱集團的忠實消費者,確切來說是百棱集團總裁關弘遠的愛慕者,可容不得有人說半點百棱集團的壞話。

    李曉晴連忙露出討好的笑容,義正辭嚴地說:“我覺得肯定是手底下的人自己做的壞事,和關總一點關系都沒有!”

    “哦?”許芷妍勾起嘴角,對李曉晴的識相很是滿意,示意化妝師繼續,同時問:“為什么?”

    化妝師輕笑了聲,繼續幫許芷妍畫眼線。

    “別的不說,關總長得如此玉樹臨風,英俊帥氣,肯定不會讓下面的人做出有損自己,有損企業形象的壞事。”

    李曉晴的兩只眼睛瞬間變成了星星眼,一臉花癡傻傻地笑了出來。

    自家藝人一直對關弘遠有意思,吳思琪心知肚明,所以平時對關弘遠也有所了解,補充說:“而且自他接任總裁以來,做事雷厲風行,嚴格把控產品質量,不然也不會連續三年被評為十大優秀青年企業家了。”

    她雙手抱臂橫在胸前,下巴一點一點,“我相信他不會這么傻,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吳思琪的話戳中許芷妍的心,許芷妍抿著嘴上妝,唇角不禁揚起。

    李曉晴看完網上內容,收起笑容,眉頭抽成一團說:“整個百棱集團涉及的產業太多了,重工機械制造,化工日用品,服裝紡織業等等等等。天高皇帝遠的,底下的人很有可能被對家鉆空子偷偷收買了,故意搞破壞。”

    她信誓旦旦,像是為了說服自己也為了說服許芷妍,瘋狂點頭說:“沒錯,一定是這樣的,你們都是這么演的。”

    吳思琪撲哧一笑,調侃道:“你的腦洞不錯,別當小妍的助理了,去當編劇吧。”

    許芷妍抿了抿口紅,隨后重重嘆息一聲說:“關總已經承諾會給出一個交代,但也需要時間去調查。大家為什么就這么迫不及待?非得把百棱集團的口碑噴沒,毀掉一家老牌企業嗎?”

    李曉晴鎖掉屏幕,把平板放在桌子上,雙手托腮故作老成地說:“姐,各行各業都這樣,巴不得把風頭鼎盛的人拖下來。”

    吳思琪接著李曉晴的話尾,悠悠地說:“就像今天晚上的金牡丹獎,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我們,盯著那個影后的位置呢!”

    “是啊,我們也幫不上忙百棱集團的忙,還是先做好自己吧。”

    倒騰了近兩個小時,許芷妍做好造型。

    她今晚的禮服是一件青花瓷旗袍,長發用木簪盤起,眼角和眉梢都用畫筆微微描出上揚的線條。

    整個人儼然一位溫婉優雅的民國時期貴女,又不失一代宗師該有的英氣和干練,非常符合她出演的電影《女宗師》里面飾演的角色形象。

    吳思琪單手支著下巴,用欣賞珍寶的目光,把許芷妍從上到下認真盤了一遍。

    她真的是撿到個寶,她家這個深受老天爺眷顧的藝人,注定是要在娛樂圈里吃這碗飯。

    在許芷妍十八歲那年,吳雪琪開始帶許芷妍。

    猶記得她見到許芷妍第一眼,腦海里瞬間浮現出的就是白紙一張,由里到外干干凈凈,充滿無限可能。

    當年國內著名導演陳元道陳導尋找他電影里面的角色,跑遍全國各地。終于在一座大山里面,遇到了年僅十五歲的許芷妍。

    陳導瞬間就確定是她,讓她出演電影里女主角小時候在山里的模樣。

    許芷妍的形象只存在于女主的回憶里,但仍然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且拿到那年的最佳新人獎。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小女孩會憑著陳導的名頭進入演藝圈,一朵小花即將冉冉升起。

    可這個小女孩卻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等三年后才再次出現。

    她以藝考第一的成績進入帝都戲劇學院,拜入陳導的妻子李蘭靜李教授的門下。

    女大十八變,三年前那個青澀懵懂,對外面充滿好奇的小女孩,已經變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唯一不變的是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以及愈發清新自然的小仙女形象。

    許芷妍沒有像其她小花那樣從一開始就接戲,而是老老實實在學校里面學習。

    她聽從老師的意見,參加各種各樣的舞臺話劇表演,以此來夯實基礎,等到大三那年才開始出演作品。

    吳雪琪設定的規劃非常好,讓許芷妍穩扎穩打穩步發展。

    許芷妍極具表演天賦,又能吃苦耐勞,肯腳踏實地。

    終于,她厚積厚發,憑著《女宗師》里面的出色演出,入圍華語電影界最重要的金牡丹獎的最佳女主角候選人。

    而且不出意外的話,她今晚應該能夠成功拿到最佳女主角,成為這一代小花里面的第一個影后。

    看著許芷妍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吳思琪感慨萬分,欣慰地笑了出來,拿出準備好的獲獎感言稿子給許芷妍,“小妍,今晚你很有可能拿到影后,到時發表致謝辭時別出紕漏了,路上你再熟悉一下。”

    “吳姐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輕重。”

    許芷妍接過稿子,一群人一起前往頒獎典禮現場。

    帝都的中心區,一棟棟摩天商務大廈鱗次櫛比。這里是國內眾多企業的總部所在地,各行各業的精英匯聚在此,大施拳腳各顯神通。

    有幾棟大樓矗立在最中間,其余商廈如眾星拱月般環繞在他們的周圍,

    而中間最顯眼的一棟,就是百棱集團的總部。

    總部大樓頂層的總裁辦公室內,關弘遠合上文件,往后一仰倚在背墊上。

    他閉上眼睛,抬起手揉揉微蹙的眉心。

    須臾,他的助理王子騰手里拿著一堆文件進入辦公室,走到他的面前恭敬地說:“關總,這是初步調查報告,請您過目。”

    “放在桌上吧。”關弘遠依然閉眼揉著眉心,另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食指一點一點,“現在網上的輿論如何?”

    王子騰的臉色變了變,放好文件,皺著眉頭低聲說:“官博下的負面留言比前兩天減少一些,但仍然有許多不接受道歉的聲音。”

    “嗯?”關弘遠的聲音低沉,無端令人感到壓迫。

    王子騰神色一凜,“不過我們查了一下這些留言的ip地址,集中在兩三個地區。明顯是有人買水軍,刻意引導輿論打壓我們的口碑。”

    “不想著提升他們自己,娛樂圈的臟套路倒學得有模有樣。”關弘遠陡然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眸里滿是輕蔑和不屑。

    他撇起嘴角,冷笑一聲,“不必理會這些跳梁小丑,找出我們自己哪個環節出的問題才是正事。”

    “關總,我要向您匯報的正是此事。”

    關弘遠拿起文件翻開,示意王子騰繼續匯報。

    王子騰清清嗓子,簡明扼要地說:“帝都總部的品管部已經查出原因,是那一批服飾的原布料質量不合格,不是我們工廠生產的問題。”

    聽出王子騰話里的意思,關弘遠的臉色霎時如陰云密布,整個辦公室里的氣壓驟降,“也就是說,底下有分廠私自偷換了原布料?”

    感受到關弘遠的怒火,王子騰戰戰兢兢地說:“是的關總。這一批服裝全部是x省分廠生產,源頭應該是那個分廠的管理層。但具體是誰,還需我們派人下去走一趟。”

    關弘遠冷哼一聲,語氣森寒地說:“你把行程安排一下,我親自過去!”

    “是關總!”

    “還有其他的安排嗎?”

    “等等六點半有個飯局。這次幾個經銷商的損失有點嚴重,我們組個飯局向他們表示賠禮。”

    關弘遠看下手表,時間已經差不多,拿起西裝的外套穿上,“我們先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開始更新啦!歡迎各位小天使小可愛閱讀評論和收藏,愛你們mua~

    為自己的接檔文《女總裁的小臘肉[娛樂圈]》求一下預收,感興趣的小天使小可愛可以點進我的作者專欄前去收藏一下哦~愛你們!

    新文文案: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偏要用演技秒殺一眾奶油小生,還我行我素懟天懟地懟一切潛規則。

    紀彥彬就是小鮮肉里的這么一股泥石流,成功引起眾怒,卻沒人能夠奈何他。

    于是好些人不遺余力抹黑他,傳他被超級大佬包養才能如此肆無忌憚。

    紀彥彬對此從未理會,直到有人拍到他和銀龍集團總裁顧婉昕在車上激吻。

    第二天早上,紀彥彬發了一條微博:【@顧婉昕:爸爸】

    全網沸騰了。

    顧婉昕沒想到自己一個總裁也會被母親催婚,于是“包養”了一個母親喜歡的年輕演員來當自己的男朋友,讓母親高興就行。

    她原以為這只小狼狗很好控制。

    可萬萬沒想到,小狼狗是一匹真正的狼,她這個飼主天天被他拆吃入腹。

    顧婉昕:怎么辦?現在不養了還來得及嗎?

    紀彥彬:不可以,我認定你了,一輩子的那種!

    小劇場——

    顧婉昕甩出一疊支票:“你以后所有的劇本都由我投資了,我就是你的金主,還不快點叫爸爸!”

    紀彥彬邪邪一笑,開始解開扣子:“看來有必要幫你回憶一下昨晚的事情,看看誰才是爸爸!”

    女霸總x當紅小臘肉

    這是一個男女主一起造作,互相想讓對方叫自己爸爸的故事

    ps:男主自己家里有礦,不存在被包養</p>
6场半全场分析